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老槐礼赞

2020-09-27 00:39 作者:李映泉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槐礼赞

2020年9月22日秋分日起笔

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庾信,在其名篇《枯树赋》中写道:……此树婆娑,生意尽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作者在赋文中从一颗庭槐引发感慨,从而写出了万木由盛转衰,以至于草木一秋,人生世事无常的忧闷叹息心情。顿感其人流露出太过忧愁、悲哀的情愫。

我随即忽然想到来靖虏卫地谋生三十余年,见槐树亦多矣!然其若红四矿上去,西格拉滩上之巨槐,实乃罕见,且望之极富生命力。此槐根粗冠大,杆壮腰圆,枝繁叶茂,高峻挺拔,凌风傲,伟岸气魄。且独树一帜,独此一颗,属周边之唯一。它像一道绿色的屏障,常年雄立在旷无人烟的荒沙戈壁滩上,实乃当地一大景观。我不知其成于何时,也不知它是否野生或是人栽的,因其生长在荒野,大概多是野生吧。通过问女儿查图文鉴定网知,此槐不像当地之国槐,亦别于其他各地之槐树,却极类似于沙枣树,繁茂时灰白相间,有沙枣之容貌,却无果实,有槐树之风格,却无相似的枝叶,花朵……总之,不好定论,我姑且名之曰:沙枣槐,或老槐吧。

丁酉,我奉派此滩上巡守一关闭小煤矿,从而与此树结缘。常常每周从长征出发到四矿下车,中间还要徒步往返二、三十里的戈壁沙滩,方才到达矿上或仍返回。首次路过此树时,眼前忽然一亮,心中忽感,它像个老朋友似的在前面等待着我的到来。从此每经此地,我总要停下来歇歇乏,乘乘凉,喝几口茶水,休息片刻再行赶路。有时来驻足细观,或放眼远眺;有时遇上大热天,还要爬到横枝杆上躺些许功夫;要坐时,旁边亦有巨石数块,可供歇缓。

春日来临,天气渐渐转暖,黄河两岸然慢慢展现出生机,然而,这里阴晴不定,仍然是寒暖无常,说下雪就下雪,说刮风就刮风。但见四野茫茫,静无人迹,荒凉之至!唯有远远地瞧见这颗老槐,依然傲立在荒滩上,亲切无言地迎接了我这个远道而来的落魄者。它也似乎知道我的到来,有时摇曳一下仍旧干燥苍劲的枝条,更多的是静静地陪着我,在寂寞无人的荒滩上歇脚缓乏。老槐寂寂,我也寂寂。我们又似乎是一对孤寂无依的兄弟,就这么背靠背缓着。一时竟忘记了起身、离去,看前路一片茫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秋时节,万木峥嵘,山川方显旺盛生机。在这里,似乎春天夏天是一起繁荣的,只见漫长的天,难觉短暂的春。暮春时节,远处先见有一层层白地膜铺入天际,继而见到点点绿色,透出地皮。瓜丫丫,麦豆苗……纷纷出土。不几时,麦垄青青,瓜蔓窜窜,胡麻扬花,一片丰收景象。看到老槐更是一片灰绿,枝叶繁茂,浓阴蔽日,大如车盖,形如巨伞,槐花怒放,香气四溢,蜂蝶飞旋……此时我的心情同老槐一样,捧一辫花枝,香气扑鼻,好不陶醉!更放肆者,躺在老朋友的粗枝杈上歇凉,享受难得之时光。任骄阳曝晒,车身过耳,我自安然不动。任观四野风光,工矿、乡村,一应景色,一览无余……在老槐舒坦的怀抱中,若非树上爬上爬下的巨蚁啃噬,真还睡意朦胧了。顿时跳下去,又急急赶路了。而老朋友仍旧不卑不亢,不声不响地迎送着我,经过了一春又一春,一夏又一夏,一年又一年……老槐如此巨大若伞盖的绿荫,不知遮挡了我多少次风,带来多少次阴凉,缓解过多少次乏困,引来送往过多少次行程……

秋风吹来的季节,我再一次路过此槐旁,已然四野仍旧归于寂静。夏日的生机、酷热和收获,均告结束,西格拉滩复现荒凉。

闻听今年瓜农销路行情看好。因新疆疫情,瓜果运不出来的影响,这里的瓜农,却“因祸得福”,不论瓜果数量多少,品质大小孰甜好坏,叫外地客商照例争抢着一律拉走了。而去年此时,情况截然相反,阴雨连绵,无人问津,无奈全部倾倒路边。收成水漂,农人哭丧泪眼,尽道苦水,连过路的牛羊都不食甘甜。

此消息,似凄凉的秋风般敲打着我的心,尤其是在老槐的脚下,听风扫残叶,摧枯拉朽凄惨秋声,我似感人生一世,一兴一亡,如同万物生灵,皆是恍惚一瞬息耳!从肆虐的秋声中,我又仿佛感到了我们各自承受的命运的不易、艰难和叹息之声……我知道秋风阵阵,秋声哀哀,寒冷的冬天也来不远了。

冬天的西格拉滩,除了四野更加空旷、荒凉、寂寞外,更加严寒而漫长。有时,一个人走在一望无尽、寂无人声的戈壁沙滩上,虽无狼虫虎豹之威胁,然心中也是惶恐不堪的,只想着尽快赶路到矿上。而此刻,每每到这颗老槐树跟前,我的心情又似乎安静了许多,仿佛它又在鼓励我说,别怕,这不还有我给你站岗放哨镇胆么?

一次去矿上巡查,正遇飞雪弥漫,寒风刺骨。冰冷的雪花吹打着我的脸颊,一阵紧似一阵。我骑着自行车,几乎迷了路,寸步不能前行了。幸有前面路旁这颗老槐,点亮了我的心灯。当时风雪太大了,我实在骑不动了,就下车,靠在老槐背后歇阵脚,缓缓气,再赶路。狂风仍在怒吼着,雪花不停地飞舞。我又似乎听见老槐在说:老弟快回吧!这天一时晴不了,我也遮挡不住你的风寒了……我茫然四顾,了无人迹,心中慌乱。于是在天地白茫茫一片,浑然挥洒的大风雪中骑车回到四矿,安顿好“坐骑”,然后再寻赶下长征的班车……

如此年复一年,岁岁更替,寒暑易节。转眼此老槐伴我度过了西格拉滩上四个春秋了。滩上的山水熟了,路熟了,人熟了。而与这颗来去必见的老槐,感情上更是不可割舍了。每每来此,总要驻足多看一眼再行离去。而它总像是一位滩上风雪中站岗的老兵一样,一年四季总是坚守着。似乎为西合村人站岗,为西格滩展现着唯一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和顽强的生命力。更似乎是为我放哨,似乎绝然成了我的一位挚友。寂寞时可以与它倾诉衷肠,工作生活上有什么不顺心事儿时,也可与其一诉心声。从其身边缓缓起身出发时,我似乎又增添了人生无穷无尽的精神力量!似乎老朋友告诉我,它不畏风雪严寒,烈日酷暑,春风秋雨,一年四季扎根在这漫漫的荒滩上,都坚持下来了,老弟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还有什么理由不坚强地奋斗下去呢?如此又让我似乎忽然增添或充满了创造美好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老子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此时我懂了,天地无作为儒家所说的什么的道德仁义观,对谁都一样,都平等视之,万物皆有天性,灵性,重在彰显各自的本质本色啊!

诚此言乎?聊以记之老槐礼赞。

2020年9月26日子成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ombkqf.html

老槐礼赞的评论 (共 7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诗心云卿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李映泉

    李映泉昨晚出稿,发之迟并匆忙了,文中有个别差别字,我加以更正,并略作了一些文字的修正补充,敬希喜欢的文友阅读关注是诚恳加以批评指正!秋安!谢谢!

    赞(0)回复
  • 李映泉

    李映泉昨晚出稿,发之迟并匆忙了,文中有个别错别字,我加以更正,并略作了一些文字的修正补充,敬希喜欢的文友阅读关注时诚恳加以批评指正!秋安!谢谢!

    赞(0)回复
  • 李映泉

    李映泉谢谢各位文友关注阅读!中秋、国庆双节愉快!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