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个小站人

2019-05-23 06:21 作者:寻梦今生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是苗岭侗乡一个偏僻的山区小站,四面环山,交通不便,生活条件极为艰苦。就是在这偏僻边远的地方,那个小站人,一干30年未挪窝,记不清多少次冒风检查线路,也记不清多少回顶烈日整治道岔,他用自己的辛勤汗水和无私奉献,年复一年在同一个工区,干同样的工种,做作平凡的事情,确保着工区管内“一亩三分地”的安全,成为名副其实的山区铁路安全“守护神”。

来到小站已经是下午17点左右,不远处,那个刚刚防洪出巡归来的小站人,橙色的马甲全部湿透了,应该是出巡被雨淋了的缘故,很疲惫的样子。小站人走得很慢,步履沉重,犹如脚底千斤。手里拿着对讲机,肩上挎着工具包。一阵风吹来,小站人抬起手,捋了捋被风吹乱了的头发,继续走着。虽然小站人班后又领命冒雨出巡,但精神始终矍铄。熟悉小站人的工友都知道,他为人直率,性格乐观开朗、没有烦恼没有忧愁。小站人在老工区那边住,闲下来时就开荒种地,饲养家禽。每逢双休日轮休时,小站人最高兴的事就是背上蔬菜和鸡蛋,提上鸡鸭放假回家。

小站人是位“铁二代。18岁那年顶替工作入路,在父亲曾经工作过的那个工区继续扎下了根。据工长介绍,小站人已经在这里工作了30年。沿山区铁路行走来回不少于10公里。我算了一下,30年下来,小站人的行程相当于绕行地球两圈。30年的小站岁月把小站人的性格早已锻炼得坚韧不拔、锲而不舍。从入路那天起,他就来到那个小站,面对四面环山的艰苦环境和管内设备隧道多、养护难度大的复杂线路设备现状,不仅没有退缩,而是与工友一同想方设法去改变现状。

“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一年四季风餐露宿,只有日夜坚守,才能保证一列列火车安全的驶过工区管辖的‘责任地’。夜间‘天窗’作业时,现场少不了道尺、单口扳手、耙子、撬棍等,机器分别是威克捣固机、液压起拨道器。”小站人如是说。

小站人今天夜班带着一个作业组找补休,到了作业点,他经过同驻站防护员联系,确认可以上道作业后,于是把作业点都划出来,开始组织捣固作业。他先指挥起道,用铁耙松动石砟,随后,安排工友提着一个类似铲子的机器对着砼枕下的石砟捣固。他说:“这叫捣固机,俗称威克,是夯实线路的重要工具,通过机器的震动捣固,使得道床坚固稳定。”我很好奇,提出也想试一下,当握着威克的那一刹那,不知道是捣固机太沉,还是我在砼枕上站不稳,捣固机在我手里完全不听使唤,手心震得揪心的疼,手臂也被震得发麻,隆隆的声音使得原本心里没底的我更加紧张了。身旁的工友看我“外行”的样子,赶忙接过威客将枕木下的石砟夯实。“别小看这捣固机,可沉得很呢!”看着我大汗淋漓的样子,小站人说道。

“捣固后怎么检验是否合格呢?”我不解地问道。“通过这个专用的道尺滑动检测,铁轨之间的距离是1435毫米,误差不能超过加6mm或者减2mm,轨距、道岔水平不能有任何偏差。”小站人边说边拿着水平道尺测量轨距。看着小站人一脸轻松的样子,我心里暗暗在想,刚才的捣固机我操作不了,而这个道尺就不同了,不就是放到轨道上查看轨距、水平嘛,我绝对可以的。小站人似乎看到我跃跃欲试的样子,把道尺递到我手中。我把道尺放在轨道上,左右放平,游标却怎么都不居中。小站人示意我前后滑动一下。“这并不难嘛!”我高兴地拿着道尺测量起来。蹲下,测量,起来,再蹲再量再起……仅测了30米左右,我就觉得道尺拿在手里越来越重,而且腰酸背痛的,测量的速度也没有那么快了。“还是我来吧。”小站人关切地说。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就连我认为在线路工作中看似最简单测量轨距的工作,也是这么辛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站人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休了,在工区,他依旧和以前一样,下班没事就练练书法填填词,或者漫步、健身和工友侃侃委内瑞拉形势,傍晚的时候浇浇菜园锄锄地。只是小站人变得沉默许多,常蹲在菜地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一呆就是老半天。就要离开生活和工作了大半辈子的小站,小站人就一个人到站台上走走,到工区招待所找我坐坐,谈谈沐雨栉风的日子,日夜坚守的小站。然后,慢慢回到宿舍。

晨曦初露,天空放亮。抬眼望去,在纵横交错、蜿蜒的苗岭山区铁路轨道上,小站人的身影正渐渐变小,但在我心里,他的形象却越来越高大。无论是寒风呼啸,还是烈日炎炎,他始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辛勤耕耘,或许小站人已经习惯了这种环境,适应了这种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不停歇。用粗糙的双手编织着山区铁路安全畅通的“防护网”。

寒来酷暑,四季更替,在我的视界里,小站人30个里,犹如一颗颗默默无闻的道砟,在山区铁路上释放射着耀眼的光芒。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ntpkqf.html

那个小站人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