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掌之悔

2020-07-23 22:17 作者:纵情山水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公司新入职的数千名职工中,我对那位被人称作二嫂的中年妇女的印象格外深刻——对于公司而言,她属于为数不多的“超龄员工”。

应聘那天,她骑着一辆破旧且笨重的黑色电动车,穿着一件已经泛黄了的白色短袖上衣,衣襟上面竟然打着一块巴掌大的椭圆形补丁。我办完入职手续,却见她拿着身份证和《体检表》,步履蹒跚地走出了招工报名处,她被告知不能被录用。依照身份证上的年龄推算,她51岁,已经超出公司规定年龄4个月。《体检表》显示血压85—143,偏高。劳务招聘处的工作人员公事公办,再次强调不能被录用。后来才知道,是她找到公司领导苦苦相求,软磨硬泡,最终被留了下来。

阴差阳错,二嫂和我被分配在同一个车间的同一个班组!留给我印象更深的是她那满手的老茧,满脸的皱纹和那微微驼背的脊梁……

这是一家专业生产医用防护用品的集团公司。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使这里人潮涌动。随着员工人数的骤然攀升,各种车辆急剧增长。厂区仅有的两个彩钢拱形停车棚,只能容纳数百辆的自行车,而今急剧增长的5000多辆颜色不同,款式各异,来往穿梭的电动自行车汇成的滚滚车流,像潮水一般涌进了厂区内的楼梯口、搭下和绿荫匝地的消防通道上。停车难已经成为数千名员工遇到的第一道难题。

好在厂区内还有一片足有3个篮球场大小的料儿场,改作临时停车区,才算解决了数千辆电动自行车的停放问题。只是停放在车棚外的数千车辆,必须要面对烈日的暴晒和暴雨的洗礼。这也让不少在车间内上班的车人士为之扼腕叹息。

出于对各自爱车的珍惜,二嫂和一些员工一样总要舍近求远,千方百计在厂区内为自己的爱车找到一个遮阳避雨的地方。于是,厂区内的楼梯口,雨搭下,树荫下的消防通道上,偶尔还有零星的车辆停放。起初,片区内的保安们则会不厌其烦对车主进行劝阻或警告。后来,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保安们也就形成默契,对车主作出一种折腾式的惩罚——他们把乱停乱放的车辆连拖带拽地聚集在一起,拿一条铁链串珠式的把它们锁在一起,全然不顾车辆报警装置发出的“啾啾”或“汪汪”的萌叫。印象中,二嫂的那辆电动车曾经享受过如此的待遇……(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昨天上午,走出车间,二嫂突然意识到自己又违规了!早上上班,她又习惯性的把车子停在树荫下面的消防通道上了!她立刻扪心自问,是自己不长记性,还是心存侥幸?她给自己做了个鬼脸,扬起手掌,用四指贴着脸颊,象征性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不用猜测,她就断定自己的坐骑肯定又被锁在铁链之中!走近一看,果真如此!可眼下她真的是有急事需要回家,却急得团团转……

这事得找谁呀?找保安呀!找哪个保安呀?找锁车的保安呀!锁车的保安在哪里哟?早换班了!那接下来,我又该找谁哟?还得找保安哟。别急,他下午就过来了!揣着明白当糊涂的保安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要帮你长记性!一会儿功夫,二嫂就被折腾得泪水汪汪了。

下午六点,正是车间内昼班交接的时候,人声噪杂。我从车间更衣室出来,便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在更衣室旁边的凳子上焦急的找手机。姑娘是在更衣之后,把手机遗忘在身边的凳子上了,没有半分钟时间,等她回过神来,凳子上的手机竟不翼而飞了!

“我们都不能走,我要挨个搜身啦!”听得出是二嫂响亮的声音。循着声音去看,她已经换上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工作服,正准备进入车间。

“麻烦你调监控看一下!”她请求更衣室的负责人查看监控。怎奈这里刚好又是手机丢失位置的盲区,而且刚才就已经有两个员工下楼了。

“你们回来,若不回来我就下去搜身啦!”她大声地朝楼下吆喝着,并麻利地脱下了工作服,向楼下跑去,将已经下楼的两个员工拦截在树下……等她回来的时候,微笑着如释重负地告诉姑娘:“你哟,太不小心了!半个小时后,有人把手机给你送回来!”

寻物心切的姑娘,刚想说什么,二嫂就低声对她耳语:“傻姑娘,现在给你拿过来,不是让刚才那个工友太难堪了吗?留点面子吧!抬头不见低头见呢。你别看我那样吆喝,真能搜人家的身子吗?”

那一刻,我不禁对二嫂肃然起敬了。

午饭时分,别的工友大多三三两两相约去吃烩面、油饼、鸡翅、鸡腿或者喝点冷饮、啤酒之类的饮料,而二嫂的午餐大多是早上从家里带过来的。她从树荫下那辆电动车后面的黑色后备箱中,拿出一个白色塑料瓶装着的白开水,一片灰白色的抹布包着的几张烙馍,还有一袋咸菜,再从一卷洁白的卫生纸上撕下一尺长短的一段儿,拿在手上,然后,坐在甬道一侧的道牙上面,慢慢地吃。吃完,用纸擦拭完嘴巴和手掌,顺手把纸团丢在旁边的草坪上。有一次,我示意她捡拾起来,放进垃圾箱。她略带尴尬而又不无解嘲地笑着说:“唉呀,咋又违规啦!”

那天,我很认真地问起她应聘那天,超龄居然能够被录用的事情,她微微一笑:“儿子在上大学,要花钱吗?老公有病得治疗,要花钱吗?家里盖新房,要花钱吗?我不干,能行吗?”

……

今天下午,蒸笼一般的天空里阴云密布,电闪雷鸣。我接到公司的紧急通知,需要马上到厂部开会,临走之前特意嘱托二嫂代我完成设备的保养任务。

当我走进车棚,准备骑车外出的时候,却发现两辆电动车堵死了外出的通道,让人插翅难飞!正准备挪开这辆笨重破旧而又被上了锁的电动车,车辆报警装置却发出了一串刺耳的尖叫声。不知怎的,一种莫名的冲动,竟让我扬起右手,对着车子的后备箱盖子就是一掌!“啪”的一声,后备箱的盖子竟断裂成了一把碎片。也许它过于老化的胶壳已经承受不了这一掌的力量,也许这一掌的打击似乎已经释放了我心中腾升的怒火,苍天在上,我实在无意要去毁坏它……可这一掌却让我痛心疾首……

一掌过后,从露天的后备箱中我看到了那熟悉的白色塑料水瓶,那灰白色的抹布,尚留大半袋的咸菜和那卷儿洁白的卫生纸。那一切似乎都在向我诉说着什么,一时间我竟不知所措了。

我终于移开了那辆笨重的电动车,在轰鸣的雷声与狂风挟裹的雨滴中,骑上车子驶离了车棚,却看到甬道上的二嫂气喘吁吁地正向我跑来。她扬起手中一件红色的雨披,并急匆匆地把它递给我:“马上要下大雨了,你带上,赶快去吧……慢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msbkqf.html

一掌之悔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