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降咸鱼记

2019-03-29 17:35 作者:天高云淡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晃已是半截身入土之人,记力下降成难以挽回的颓势。很多人,很多事,随着时事变迁、岁月流逝,在不大的脑空间活力渐弱,终不知何时,不觉察的彻底找不着影儿了。经常,人似曾相识,事似为亲历,但为啥相识,姓什名么,又何时何地发生?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所以然。

有一事,时常在脑海中从始至终地一幕一幕的历历而过,清晰、完整,而且发生在三十年前,算得上顶奇怪的。

那年我十一岁,弟九岁。初的一个下午,一行六人乘摆渡船到柴米河北堆捋槐树叶。为防洪,河堆高于地平面约二十米,种上槐树以固土。初夏时节,槐树长势正好,远望像两条绿色长龙卧于河两侧。捋槐叶作甚?现今恐怕很少有人知晓。在那个年代,大人忙着农活,打猪草是孩子的事,耗时费劲打回来的猪草还需洗一洗、切一切,才可喂猪;而槐树叶,约铜钱大小,捋下来不用洗不用切,加少许水再拌上麦麸,猪吃得欢。赶上前几日连着下,站在船上望去,河堆上的槐树高高低低的,重重叠叠的,阳光下泛着醉人的浓绿,捋满一草蒌槐叶,不消多少时间就可完成。摆渡过去再摆渡回来,很好玩,兄弟俩争着去。同行的都是家族兄弟,自会相互照看,母亲放心,爽快同意。一路上欢声笑语,颇像如今的周末郊游。

上了河堆,堂哥叮嘱大家不要分散走远。槐树丛下,散落着一些坟墓,谈不上怕,但终究隔条河在异地,生疏感还是有的;槐树是公家的,捋槐叶算不得偷,但毕竟不是本村的,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大家二三人一组,不作声,只顾低头捋叶。差不多槐叶盖住草蒌底,一位堂弟大喊,快来,快来!众人赶忙奔过去。堂弟站在河堆近下底的一土坑边。土坑大概是堆新坟取土和挖土回家垫屋基而形成,直径约三米。四周是浓密的槐树丛,很是隐蔽。虽然前几天连着雨,但土坑已被当天太阳烘干,裸露着疏松干燥的新土。顺着堂弟脚下的坑沿通向坑底,表层的新土如被抹去一般,呈现出一条半米宽渗出水印的浅褐色的带状滑道——躺在坑底的,是二个装得鼓鼓的大麻袋。

袋口没有封扎,可真切的看到麻袋里满装着一小袋一小袋的塑料袋装的咸鱼干。所有人都愣住了,大概都倍感惊讶。我当时心里怎么想的,现已无法记起。记得是第一个冲下去,准确的说是连人带草蒌滑下去,接着又有二人滑下来。二位年纪大的堂哥和年纪最小的弟弟站着没动,绷着脸警惕地望着坑底三人齐声大笑着,抢着往自已草蒌里放咸鱼。那笑声,张胆的成分远比惊喜的成分多。

好不容易从土坑里爬上来,七嘴八舌的说起咸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东西估计不能吃。”

“那就拿回去喂鸡、喂猪。”

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好东西谁会扔了?说不定有毒,喂猪不把猪给毒死?扔了吧,不要惑祸。二位堂哥看法一样。

“我不信,包装好好的,怎会有毒?说不定偷东西被人发现了,扔在这里的。”我嘴上这么说,看到其中一人将咸鱼又倒回坑里,心里也犯嘀咕。最后还是决定背回去,反正我们家二人,把弟弟的草蒌捋满槐叶,今晚的猪食还是够的。

回去船上,船夫根本不相信。堂哥说等会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难道是我们偷来的不成。

“肯定不是干净东西,赶紧扔了,别带回去害人!”船夫说。

“你是想我们不要了,你再拾着的吧?”,“能怎样不干净,大不了喂猪嘛。”二位堂哥护着我们讲话,反驳船夫。

“会不会是老王庄那家痴女人扔在那里的?”堂哥试着给咸鱼找来路。

“她家穷得连麻袋都打补丁,哪来的两麻袋咸鱼给她扔?”

船夫认识母亲,又对我说:“家宝啊,今天回去非被你妈揍不可,叫你捋槐叶,倒把这晦气东西弄回去。”

“别唬我,空草蒌回去更挨揍。”

回到家,虽担心被揍但不敢撒谎,一五一十地讲明,特地强调四婶家的堂弟也背了咸鱼回来。很快四婶过来,和我妈商量了一会儿。四婶回家后,母亲把一草蒌咸鱼搬到边屋,关照我们千万别动。第二天晌午,母亲把一袋袋咸鱼倒出来,摊在场地上,亲自看着,直到晒干重新装好。母亲和四婶应该是商量好的:先选一只病秧秧的鸡,把咸鱼切碎了喂食,过几天鸡没事;又让狗吃了几条,狗也活蹦乱跳的。最终大人宽心。往后的小半年时间,早晚不再是稀饭就萝卜干。吃着咸鱼,母亲也不让我们再说起,似乎忌讳什么。

咸鱼究竟来自何处,又为何扔在那土坑里?前几年节回老家,还和堂哥说起,但他已完全忘记。只好一人琢磨:是小偷得手后恰巧被人发现,不得不弃鱼而逃?似乎是合理解释。但在“地主家也没余粮”的年代,谁家咸鱼多到往外扔?还费事八工的扔在那里?来往的货船倒有可能,装得太多以至于船都快要沉了,只得弃鱼保船?逻辑上是通的。问题是如果那样,咸鱼只会扔到河里,怎么也不会漂到土坑里?咸鱼的来源成了无解的谜,一桩悬案。索性就更玄乎些吧——天降咸鱼。

事情已全部讲完,除了咸鱼天降是我瞎诌编造外,其它细节都是据实白描。但这么多年为什么时不时在脑海中浮现,又成了新的谜,新的悬案。毕竟,这事不体现大情小,难感化人心,甚至有点不光彩。又何作记?

也许,就是纯粹的忘不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kzpkqf.html

天降咸鱼记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