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清水冽冽瓜果香-----我的菜园情结

2018-06-29 11:26 作者:散漫山人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居于林立高楼之间,能有方寸田地种瓜点菜,怡乐性情,体味陶渊明“菏锄南山,采菊东篱”的恬然自适,是在钢筋水泥中备受压抑的城里人寐以求的愿望。觅得田地如能邻水照影,荷叶田田,体验心似莲花的禅境,与“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则疑为仙境了。

虽然生长在农村,因家里田地多,生活压力大,父母重粮食作物,没有闲心种植菜园,甚至偌大的院落闲置着,竟没种上一点青菜瓜果,感觉十分遗憾。去别人家院落看到韭菜成畦,豆角满架,黄瓜垂绦,茄子盈吊,总忍不住近前玩味抚摸一把。暗许若以后自己拥有一隅狭陋田地,一定划畦为片,使它郁郁葱葱,过一把菜园梦的瘾。

参加工作在几个乡镇中学辗转,竟都有一方闲置土地供教工侍弄。回大地,布谷啼春,学校后勤人员用步子约莫着将地分成小块,职工眉开眼笑抓阄领取属于个人的一块菜地。

前后,种瓜点豆。阳光逐渐变得热烈,经历了寒洗礼的土地变得疏松,墙边鹅黄色的柳丝开始随风摇摆。学生放学后校园变得寂静起来,紧邻操场“自留地”里却热闹起来,一个个平时温尔文雅的秀才携妻唤子,光膀乍臂,提桶抗锨,涌向菜地。出身农家的穷儒对土地都有发自内心的敬重和热,锨掘耙荡,俨然是庄稼把式,不大工夫就把地块整饬的平整熨帖。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地块不大,种什么可不能马虎,能种植品种一样不能缺。按照提前规划,两行辣椒,一行种羊角椒,一行种柿椒,一行茄子和一行西红柿与辣椒间距宽一些,便于辅畦培土。一架豆角,一架黄瓜,置于远端避免挡住光线。用绳子打好线,将苗子栽植得线一般直。黄瓜豆角种子下地后用塑料薄膜覆盖,塑料薄膜用树枝撑成拱形,不大功夫,地里的湿气就模糊了薄膜。为弥补小时候涉水偷生产队甜瓜被看园老头追赶丢盔卸甲的缺憾,在田地隐蔽处播下了几蹾甜瓜种。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打来一桶桶甘冽的井水,小心翼翼浇灌着幼苗,期冀着幼苗尽快渡过还苗期。夕阳映照下,一畦畦的苗子摇曳着娇小的身子,成就感油然而生。晚上梦里就梦到瓜果飘香,豆秧满架。

种子在温暖的土壤中做着萌发的梦,小苗沐浴着阳做光做着春华秋实的梦。我的生活也有了寄托和牵挂,每天早晨学生到校之前提着一桶桶水浇灌小苗,下午踩着夕阳影子如同将军一样检阅一排排列阵的小苗,窥探薄膜覆盖下种子懒洋洋破土而出,不禁惊叹于物候和生命的神奇,一天工作的劳累和乏味都被做着希望梦的菜园销蚀殆尽。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后,园子已绿意盎然,葳蕤成荫。豆角和黄瓜已爬上架,辣椒、茄子和西红柿已开花并结出豆粒大小晶莹剔透的果子,对自然生命奇迹更加产生了敬畏之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小菜园里干活是不惜力的,每天流连在菜园中,打岔、蔬果成了一种乐趣,惜爱如同抚养自己孩子一般。青菜生长缺不得肥料,但又不值得去买整袋。杨老师独出心裁,精心做了一个长柄舀子,去学生厕所舀来大粪,平时白白净净爱干净的他掩鼻屏息将一勺勺大粪端到菜沟,几天后他的菜就变得黑油油充满了活力和生机。我们争相仿效,用上了纯天然无公害肥料,一畦畦菜也水灵灵活泼泼起来。

人勤地不懒,很快菜园子就源源不断提供馈赠。清早在黄瓜架间钻进钻出,择一支头顶黄花浑身白刺的黄瓜咬上一口,清新的味道就沁入心脾;咬一个粉吞吞的西红柿,酸甜的味道就漾满全身。拔几株水灵灵的芫荽,摘几个胖乎乎的辣椒,回家用酱油醋料香油凉拌了,就着吃下的馒头也增添了带劲的滋味。其实集市上的青菜价格已经非常低廉,但吃自己亲手种出的菜,感觉吃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里一场狂风骤雨不期而至,连续一个晚上的暴雨将院墙冲倒了一大片。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忧心似焚,担心菜园能否躲过此劫。一大清早,冒雨赶到菜园,已是一片狼藉,菜园里水没过了脚面,黄瓜架和豆角架已经匍匐在水中,经过一夜的浸泡叶子已经发黄萎蔫。几次想把架子重新扶起,但粘了雨水的架子再也无力承担枝蔓的重量,一次次轰然倒塌在积水中。眼望着一天天长大的生命被摧残,心中充满了对生命夭折的痛惜,眼中噙上了泪花。

搬进城里,小区外的一侧竟然有一大块空地,好事的人家已在其中一部分种上了青菜,我也动了心思,借来一把铁锨开垦出菜园。这块地原来是混凝土地面,下面的灰土块很多,挖掘时把铁锨都硌出了缺口,有几块灰土块竟然有四五十斤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灰土块清理出,把地块整平种上了辣椒大葱等,没成想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竟然又有了自己的一畦菜园。去年秋后菜园下的排水管道泄露,小区管理人员没有通知就把菜园地损毁,还没来得及采摘的辣椒毁于一旦,望着一地狼藉心疼的不行。我痛定思痛,毫不气馁,不屈不挠,在管道修好后又将菜地整好种上大蒜,今年还收了好几辫,估计能吃到春节了。

大概菜园情结已深入骨髓,甚至无可救药,看到空地就想让它葳蕤葱茏。去年到村里驻村,村办公室院落里荒芜一片,杂草没膝,怕有蛇蝎出没,都不敢近前。今年我从家里带去铁锨,把石块砖块刨出,整理后种上了辣椒和豆角等,竟也长势喜人,硕果累累,小院也有了生机。我嘱咐村里人随意摘,原来自己只问种植不在意收获。

孔夫子弟子樊迟请教如何种庄稼,孔子不屑回答:“不会”;请教如何种青菜,孔子扔回答:“不会”,并讥笑樊迟为“小人”。我如此执着于菜园,难道也是圣人口中的“小人”?但我仍然乐此不疲,在于生命对话中学会了尊重自然,崇敬生命;体味农家“把酒话桑麻,还来就菊花”的热情;种菜中体会到了“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不改其乐 ”的淡薄和逸情。

还是感觉和大师老舍有共通,尽管“腰酸腿疼,热汗直流”, 但也“有喜有忧,又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

对种花种菜,乐此不疲,不断体味到清水冽冽,瓜果飘香蕴含的禅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jiskqf.html

清水冽冽瓜果香-----我的菜园情结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