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水口山寺庙胜地一游

2019-07-24 10:18 作者:友友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7月21日,好友天池山微信相邀,去水口山耀佛和尚那喝茶。正好上午没事,欲去户外散散心,于是欣然应允。我开车,与天池山、壮溪同行。

10点多,水口山,山湾湾里,日光还没直射,就很燥热。蝉卖力的唱着老腔“西压死,西压死,西压死”……把座清静的古寺庙,搞得开演唱会似的。

水口山,土名鳌首山,其状似鳌头而得名。

立鳌首,俯视黔阳古城,闾阎叠状如云,沅水为湖,潕水如带。壮溪,手指左侧赤峰山,右侧虎山说:“没修铁路大桥前,左宝塔,右玉皇阁;没修电站前,沅水扑面而来,这里就像水口,吞噬着潕水、清江水 。如今,一桥飞架,似根扁担,挑起二山。”

回首,鳌头充气拱门,喜庆,还真是开“演唱会”,锣鼓喧天。鳌背,香客影影绰绰,香纸、蜡烛、高香,摆了一路。壮溪肯定,今天这架势,肯定有什么大法事。翻看了一下日历,六月十九日(阴历),立刻想到观音娘娘的生日。

相传,观音有三个生日,分别是农历三月、六月、九月的十九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仨没急着求神拜佛,也没扰耀佛做法事,而是从三宝讲寺,过古庙厨房,于山湾,寻得一井。井在山湾腰,四方端正,大而深,似池塘,直视无碍。井边,提桶打水的颇多,我尝尝,冰凉消暑,甘甜可口。用勺,舀着浇灌,清冷砭骨。

山湾腰围,竹树环合,一片片青葱。走石砌台阶上,一原汁原味小土坪,青草绿油油的,平坦。它曾被竹树占领过,有枯竹蔸。枯竹蔸旁,青草味混着竹香,沁人心脾。三围竹熠熠,翠绿修长;竹尾蝉声声,声震山岭。夏热,丝毫没因竹林阴翳而消暑。我们额上,汗珠渗得直流,湿透衣背。天池山调侃说:“这是最天然的排毒方式。”

仰视山湾,竹林茂密。右侧,抬头,有一壁陡的石砌天梯,往山岭深处延伸。我仨没有畏怯,边说,边登梯。一路上,蝉声,似陕西老腔,高亢浑厚,音色粗犷,送咱们步步高升。两边竹林,间杂杉木,也苗条颀长。它们都没屈服恶毒的太阳公公,也没做出大不敬,摇头晃脑的,却选择沉默是金。倒是那蝉,天生的暴脾气,一路鼓噪,为它们抱打不平,欲替它们鸣热叫燥。蝉声从山脚,套着我们的步伐,声嘶竭力地喊,抬脚“西”,踏脚“压死”,抬脚又“西”,踏脚又“压死”……有时,“压死”的“死”还拖音。温和的天池山,抬脚“西压死”,踏脚也“西压死”……我与壮溪,拾级比他快半拍,“西”,“压死”,“西”,“压死”,先登上天梯尽头。俯瞰,天池山,在天梯腰上;山脚有香客,瞅着咱,望梯兴叹。

壮溪有心,数着阶梯上,说有三百三十七级台阶。

天梯尽头,其实还没到山顶。左横小土路,四五十米处,见一农家小屋,竹篱环合。篱下没菊,柴扉也没犬吠。要是陶潜至此,必乐不思返。蝉声,此时小了,长脚蚊却如海湾集结的F35,冷不丁的朝你叮。也许它们长时间没开荤,叮上了,死咬不放。打死它,也不松口。三人中,唯我穿长短裤,可怜兮兮,紧张兮兮,左右开弓。

移开竹篱,进了院子,就当普通农家小屋,清幽宜人。壮溪说,平日这里没人,是和尚闭关的场所。我想,在这闭关,清静,尘世间一切纷争,杂念,都将顿逝。难怪王昌龄至此,赋诗《静法师东斋》,诗曰:“筑室在人境,遂得真隐情。尽草木变,来池馆清。 琴书全雅道,视听已无生。闭户脱三界,白云自虚盈。”揣摩之,意境深邃,有超然之感。

坐壁檐下,沉寂的山林,除了蝉噪声、鸣声,就我仨在闲语。有诗《水口山耀佛东篱》云:

农家小舍云岭上,天梯直上竹林端。

蝉噪闲谈话耀佛,心静修炼成美谈。

院静鸟语心悠悠,凡尘杂念情绵绵。

走出东篱小柴扉,苍狗白云合十禅。

下山比上山快,衣背汗涔涔。锣鼓钵子声,声声入耳。我仨寻声而去,原来观音生日这天,寺庙有放生习俗。三宝讲寺后,耀佛在主持放生仪式,与众徒诵经拜观音。他们很虔诚,烈日下,口里念念有词,耀佛或跪,或拜,或直立,或绕众徒,播撒圣水。耀佛额头渗汗,众徒脸颊汗淋淋,都没丝毫退怯。我也双手合十,学着众徒,对着观音像作揖。仪式还真长,经文还真难念。唱词,清晰又模糊,好像我也能听明白,劝人行善好德。

仪式结束,两壮汉,用三轮车装着一大收纳柜(塑料的)泥鳅,去沅水边放生;又两清瘦长者,拎着十六只鹦鹉笼,六只野鸡笼,四只画眉笼,朝水口庙山上走。这些小生灵,也许知道了要脱离“樊笼”,回归自然,高兴的,清水涌动,上下翻滚,樊篱扑棱。

间歇,我拜了释迦牟尼佛大殿,观音大殿,玉皇大帝殿。殿外六和亭,竹树稀松,周围有童像石雕群:童子握卷,稚手抚雀,卧地沉思,双手合钵,翻卷凝神,挑水林间的。莫不神态栩栩如生。

耀佛接待了我们,茶道中,他说出了与佛结缘的经历。

他本是个热血青年,当过兵,下过海,去过深圳,干过影楼。北漂去过天津,在天津大学,学过广告策划。后因广告策划,上过衡山南岳,做过义工,与佛法结缘。出家过常德石门,后又去了洪江嵩岭寺。嵩岭山上,他吩咐弟子,溯沅水,之黔城段,找一处靠山临水的寺庙,欲潜心念佛,普度众生。

弟子很快就找到了黔城水口山寺庙。2004年,他从洪江嵩岭山,来到了黔城水口山。

耀佛,是个文化僧人。在弘扬佛法的同时,也关注国家的前途。他说:“佛,也要与时俱进,与中央精神保持一致。宣扬佛法,目的就是要与人为善,多做善事。每逢观音娘娘生日,放生,也是在告诫凡尘俗子,要注意生态平衡,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

喝茶,我们只是个幌子。它让我真真体会到,做僧人,也不易。他们也有责任,与中央精神保持一致;也有义务,向信徒诠释佛法就是“为人民服务”。离开时,让我突然想起来时的温馨一幕:一老妪,在水口山山脚,马路边,欲去黔城街上。一辆小车,正好从水口山寺庙下来,老妪招手,欲搭车。车还真停了,载老妪走了。事后,我仨小议:这老妪年老色衰,司机竟然愿载,是不是水口山寺庙和尚感化了她(女司机)?我仨答案一致,“佛能渡人”。

我当时顿悟:不管你在哪岗位,把“为人民服务”这五字,了然于心,去践行,你就是寺庙的佛,人民的公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jbpkqf.html

水口山寺庙胜地一游的评论 (共 8 条)

  • 北方
  • 淡了红颜
  • 雪儿
  • 诗心云卿
  • 清欣
  • 夜神月
  • 雀雀雀雀跃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