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离开部队的日子------作者:胡灿明

2019-04-23 14:04 作者:文教--徐军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年转业,我庄严地向军旗告别,脱下了陪伴我20多年的军装,在战友们哼唱的《驼铃》声中离开了部队,离开了我挥洒青汗水和青春想的国防事业。

拿破仑曾经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渴望能当上将军,渴望这身绿军装能穿一辈子,渴望自己能在习近平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浪潮中再立新功。直到转业命令下达的那一刻,心有不舍也好,遗憾满怀也罢,我选择了无条件执行。离开,也是对部队的另一种贡献!

作为部队培养多年的政工干部,我常常教育属下官兵要正确对待去留进退问题,“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更是常讲常新,直到自己离开的这一天,才真切地体会到那份厚重的情感,那份割裂的心痛,那份融进骨髓的习惯,是对热执着最好的诠释。我预设了好多种离开部队的预案,想像了好多种告别的场景,但这一切都不管用,心被剥离,什么都“治”不了,痛楚和神伤是必然的结局。

离开部队的日子,就像春天里那只断线飞行的风筝,迷途在茫茫的天际,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只有近似冰冷的现实,生活完全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嘹亮的军号声,早操,整理内务和洗漱,饭前一支歌,五公里越野挥汗如,点名,上下铺的窃窃私语,花前月下的促膝谈心,一封情书大家一块看的单纯,400米渡海登岛障碍,单兵、班(排)战术,要素练习,非战争军事行动,训练场上掉皮掉肉的磨难,急难险重任务的生死托付……这些熟悉的生活习惯和工作场景,都在离开部队的这一刻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刻在心底的烙印。

贴着军转干部的特殊标签,我转业安置在政府部门工作,是“拥军优属,拥政爱民”政策的直接受益者,少了许多碘颜低首的焦虑和茫然无措的苦楚,降职使用的工作安排,才让我在波高浪急的大海里寻得一席安身之地。工作单位离部队驻地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这对“一个处在断奶时期的孩子”来说,是最好不过的安排了。身份和角色的转变,工作性质与工作任务的不同,军用公文与政府行文的差异,是我从军人到老百姓转变过程的第一课。诸多的不适应,让我心生懊恼,好在善缘回报,一大批地方政府的领导、亲朋好友给了我最强有力的支持,让我在很短的时间里胜任并热爱了现在的工作,一家人也结束了分居两地的生活,小家的日子才开始正常。

离开部队的日子,就像只身一人穿行在无边无际的荒野,尽管身外灯红酒绿、满目春光,但内心的孤独只有自己才能体会。记不清多少个晚,我会条件反射地半夜醒来找衣服、找手电筒,口中还嘀嘀咕咕地念叨着:“这个哨兵,怎么不叫我起床查岗?”躺在床头一侧的妻子拉了拉我的手,温柔地看着我,一语不发,又在我一声声的叹息中起床,陪着我沿着小区的东门、北门“查岗”一圈,陪着我泪水打湿衣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周末,妻子陪我驱车一个多小时回部队探亲,接到通知的战友还在营区列队欢迎。我百感交集,泪如泉涌,女儿牵着妈妈的手,有模有样地学着解放军叔叔行举手礼!会议室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庄严肃穆,大家没有了以前的拘谨,敞开心扉的交流,轻松愉悦,如沐春风。在解答战友们的疑虑时,我分享了微信热议的帖子:“你走过大桥的时候,未必会去扶栏杆,一旦桥上没有了栏杆,你就会产生恐惧!”我们军人就是桥上的栏杆。马克思说:“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没有国防支撑的国家政权,是沙漠中的高楼大厦,轻轻一推就会轰然倒塌。莫斯科红场的烈士墓镌刻着这样的铭文:“没有人会忘记,没有人会被忘记”。俄罗斯现存最多的古迹是战争英雄纪念碑,年轻婚礼仪式之一,就是向烈士墓敬献鲜花……哈哈哈,20多年的习惯,一时之间还真改不了,不知不觉中,我的目光炯炯有神,又开启了“说教模式”,反复地贯灌输着革命的大道理,倒也受战友们的欢迎!

回家之前,我们又驱车到部队驻地的圩镇转了转,帮女儿买了一些玩具,又在华兴理发店门前停了下来,让瘸子师傅好好地理了个“板寸”发型。女儿在边上欢快地叫嚷着:“爸真帅!我不喜欢隔壁小哥哥鬓角盖了耳际,后面的头发又盖了衣领,那种男不男、女不女的发型,就习惯看爸爸剪短头发的样子。”把我们几个逗得开怀大笑!瘸子师傅说:“转业干部回部队探亲,都会到他店里剪个‘板寸’再走。”“嗯,这应该也是一种军旅情结的延续吧!”我回应着。

转业的头几年,我会利用工作之机或休息时间,多则半年,少则月余便会回部队一趟,或远远地听一听嘹亮的军号声,或近距离地看一看部队整齐划一的队列行进,或走进华兴理发店剪个“板寸”发型,探一探瘸子师傅口中有关部队的小道消息和“花边新闻”。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我太多太多的印记,虽然时过境迁,干部、战士换了一茬又一茬,我依旧可以在这里闻到那逝去的青春味道!

离开部队的日子,我是战场上失去联系的精武尖兵,是黎明前挂在东方天际的下弦月!一个人的军礼,只能面对广袤的大地苍穹,一次次神圣地抬起手臂;一个人行进的队列,一步一动,幻想着排山倒海的气势;一个人“战斗”的日子,我还唱着军营民谣,就像身处昔日的军营,永不言败。离开部队的日子,前路漫漫,但融进生命里的果敢、坚毅,军人的脊梁不弯,本色不褪,必将伴我“开疆拓土”,书写不愧于时代新的史诗……

作者简介:胡灿明,惠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爱好者,长期从事部队政治工作,有着深厚的军旅情结,闲暇好清茶一杯,用文字记录生活,有作品收录《惠州作家文选》、《走读惠城》,散见《惠州文艺》、《东江文学》、《惠州日报》、《河源晚报》、《金雀坊》、《仙女湖》、《新鲜早世界FM》等新闻媒体,偶有作品获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hwpkqf.html

离开部队的日子------作者:胡灿明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