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韭菜坪的失落

2018-11-14 14:54 作者:东山老杨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喜欢旅游,在旅游的过程中,可以饱览名山大川,感受祖国江山的壮美与秀丽;可以品味各地的风味小吃,畅享饮食文化的丰富多彩;可以考查不同的风土人情,体会民俗文化的风情万种,领会历史长河的源远流长。当然,其间随着自然条件和人为因素的不同,必然有收获,也会有失落。

国庆假期,正好是旅游的最佳时节,5号有家事,不能远游,作为公园省的贵州,省内的很多地方,都是值得一看的,任选一个景点,自驾,往返三四天,再好不过了。于是,往威宁,看草海。出行之前,朋友推荐顺路可看看韭菜坪的大美风光。

国庆节早上,吃过早餐,驱车沿贵(阳)黔(西)高速,跨过气势非凡的鸭池河大桥,过黔西、毕节,经毕威高速到达赫章,已是正午了。到网上预订的郎大酒店办好入住手续,附近找个小餐馆,匆匆吃过午饭,开启导航,驱车前往韭菜坪。

车出夜郎大道,进入秀河线,那秀河线,感觉非常狭窄,绕过几个小山村,老远就看见前面蜿蜒的山路上排起了长长的车龙——道路拥堵,车行极其缓慢。再往前,就几乎不能前行了。怀着对韭菜坪大美风光的无限向往,耐着性子,慢慢跟着前面的车辆一点点挪移,到一个半山处,终于再也不能前行了。下车到前面查看,原来,一辆大货车,翻躺在半山的弯道上,四脚朝天,驾驶舱已被山体碰撞和挤压得严重变形,连人都几乎容不下了,驾驶员早已被救走,性命堪忧,五六米长比拇指还粗的钢筋,一抱大小的五六捆,全撒在了路上,数名交警围着那翻躺着的货车,急得团团转,始终也无可奈何。看那架势,人工搬不动,吊车一时也进不来,要等到道路疏通了,怕得猴年马月吧?

最遗憾的是,这里离景区已经不远了。韭菜坪,也算得有名的风景旅游区了,还不是看韭菜花最热闹的时候,交通状况尚且如此,要赶在韭菜花盛开的大好时节,那交通又将是怎样一种状况啊!想着想着,莫名地产生一种失落。

找旁观的一位本地人打听,往韭菜坪,今天就只能从妈姑绕道了。趁回去的路还不算太堵,赶紧调了头,改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根据导航指示,回到县城边上,再绕到妈姑,翻了几个山头,绕过几个山湾,看到路左边一个大牌坊,是韭菜坪的“西入口”,导航并未指示前往,又只得按照导航的指示,再翻几个山头,再绕几个山湾,终于到了韭菜坪“游客服务中心”,已将近5点钟,景区已不再卖门票!

那种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无可奈何,简单看点景区介绍,才知道所谓韭菜坪,是赫章境内的两座山峰,“西入口”应该是到大韭菜坪的。这里是小韭菜坪,位于赫章县珠市彝族乡,主峰海拔2900多米,是贵州的最高峰,素有“贵州屋脊”之称。可惜买不了门票,上不了山,更令人遗憾的是,阴绵绵,雾气重重,在山脚下仰望,也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那蜿蜒向上的小路和延伸向浓雾中的缆车索道。

管他呢,谁知道下次会不会再来?要能再来,也岂能知道会是何年何月?从贵阳到这里,300多公里,毕竟要开5个多小时的车啊!

还是不能太扫了旅游的兴致,找点可观的地方,胡乱照些相,如此这般地“到此一游”, 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大约十多分钟过去,暮色变亮了,雾淡了,山顶上零星地露出几片蓝天,断断续续地勾画出那山峰的轮廓,管中窥豹,也约略知道,那贵州最高峰,还是很雄伟的,平缓的山顶并无树木,倘能在云开雾散的日子登临其上,极目远眺,看着云贵高原无数雄奇挺拔的山峰簇拥着这韭菜坪的盛况,“一览众山小”的韵味,肯定是酣畅淋漓的!

夜色中回到赫章,夜郎大酒店的停车场已经拥挤得几乎连针都插不进了,只得根据保安的提示,到附近找可停车之所。绕了两圈,才在附近一个医院和酒店共用的停车场找到一个最靠边的位置停了车,也算累了一天,在一家重庆牛肉火锅店,小酌两杯,酒足饭饱,已是将近十点钟的光景了,再到夜郎大酒店住下。

那夜郎大酒店,外观看去还颇有些气势,里面的陈设,和其他县城的酒店相比,也不算差,床上用品也还干干净净,但是,房间里总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霉味,那屋里的空气,仿佛拌了铅粉,好久都没有搅动过——心中又感到有些失落。看来,这酒店的入住情况并不怎么好,或者,管理人员是不勤为房间开窗通风的。

第二天一早,本想及早前往威宁。吃过早餐,八点过钟,到停车场一看,我车子的前面,两辆车堵得严严实实,就像愚公门前的太行、王屋二山,让我插翅也飞不出来!一辆贵阳牌照,还好,车上留了电话;一辆海口牌照,没有电话。经医院停车管理人员确认,是酒店方面的。找酒店管理停车场的人问,看了出入口的监控,总看不出那车是几时开进去的。无可奈何,只得电话向赫章交警求助,然而,国庆放假网络不通,无法根据牌照查到车主。这样被堵着总不是办法,想来想去,又电话求助交警,能否派拖车来拖走,得到的回答是要在半个小时以后才有可能到。这个答复,也算给了一个盼头,别无他法,等吧。

烦躁中,等候已将近一个小时了,正想再次打电话问交警,拖车几时能到,酒店方面几经折腾,终于找到了车主,是深夜入住的,当时给酒店值班人员留了电话,值班人员换班,没有做交接,以致无从查找。我的天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管理啊!这时,心里除了失落,更有一种莫名的怨气!

将近十点钟,车主终于来到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年轻小伙,一身倦意,竟连“对不起”都没有认真地说一句。怎么办呢?人家大老远从海口来到我们贵州,人生地不熟,算了吧。争吵毫无意义,以我几十年教学生的德行,一点建议是必不可少的:“年轻人,要学会为别人想一想,在自己的车堵了别人出路的时候,千万留个电话。今天换你被堵这么久,你会怎么想?难得到我们贵州来,不跟你计较了。出门在外,多给别人方便,自己也方便。”

车移开了,赶自己的路要紧,一脚油门,往威宁,看草海!

车行到大街上,一种现象令人耳目一新:斑马线附近,甚至所有路段,只要行人从路边踏上路面,所有车子都会立即减速甚至停下,让行人先走。在赫章县城,这种行车文明的新气象,是令人钦佩和令人欣慰的!

2018年10月20日于贵阳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hvskqf.html

韭菜坪的失落的评论 (共 3 条)

  • 心静如水
  • 一粟
  • 追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