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王家大院漫笔

2020-09-21 20:05 作者:清风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王家大院漫笔

文|辛淑英

闻山西,源于小学课本上的山西盛产煤炭,全国七成均产自那里。其实,山西走上中国,贡献的还有商业,明清时期达到鼎盛。1820年,文化思想家龚自珍在《西域直行省议》中说道:“山西号称海内最富,土族者不愿徙,毋庸议。”

龚自珍这里所指的不仅三晋大地富商云集,百姓们也过着优渥的生活。他们发迹后大兴土木,建造家院屋宇,宗祠,戏楼,为中国留下了丰富的建筑资源,最具代表性的要属灵石县静升王家大院,有“华民居第一宅”“山西紫禁城”的美誉。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灵石,灵者通也,仿佛那里的石头会说话,包容了天地间的灵瑞之气,在那凤鸣塬之坳,静寂等来王姓始祖,注定热闹一阵子,然后在历史中落寂。——王家大院大小院落百余座,屋宇千余间,可见家业如此殷实的人家,有着何等深广的的宏图大志。

那天上午到达静升古镇,没走进王家大院之前,踏着光滑的青石板路,向古镇上居住的老者一路打听,听到的都是王家的故事,仿佛那角角落落里也都有传奇,讲者眉飞色舞,听者越发惊奇。当真见了,才知道不只是惊奇所能表达的心情,仅看了一眼,我就被震撼。

那是一片何等古老灰色的建筑,称作大院,似乎不能说明它浩浩荡荡的恢宏气势,算不上富丽,但堂皇有之,翘角飞檐,青瓦、砖、石的典雅,雕梁画栋与诗情画意的融合,浓郁中构成一个庞大的整体,除了震撼,还能说什么?

气派的门楼,挑高的门槛,圆形的拱窗,屋宇、庭院、围墙、楼阁及各个转角石砌、木柱上都有精美雕刻,这五巷六堡一条街的琅寰福地,尽显稳重大气,严谨深沉。我这外来俗子,一时走进这样的官宦大宅院,双脚不显得灵便了,不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若不是一把扶住面前青灰的石头墙壁,踉跄中险些跌倒。

就国内,我也到过不少地方,每每吸引我的是城市的建筑,它代表城市的魅力与个性。

像京派建筑,最具文化特色的是北京四合院,院落宽阔疏朗,大到皇宫王府官宦,小到平民宅院,无不显示非凡的气势与威严;徽派建筑,在于它错落有致,掩映于碧翠间或砖石或木雕刻的门楼,白墙青瓦,无不典雅,牌坊和祠堂闻名遐迩,徽派建筑以民居具多,可谓南方民居的典范;苏派建筑,最具代表性的是苏州园林建筑,历经千载,风骨犹在,其风格,高翘的屋脊,青砖雕刻的门楼,简约轻巧,典雅古朴,兼曲径通幽,小桥流水,充溢着江南水乡的美韵,其间走一走,置身仙境般的感受;闽派建筑,在于它历经500余年的土楼,建筑以土夯结构,或方或圆,形态各异,坚固无比,适于群居,有着浓郁的客家风情,在古代有外敌入侵的防御功能,这一独特的建筑风格,一般的神秘感,为建筑艺术学,人类民居的自然科学留下了宝贵的研究价值。

可是王家大院拥有大气场,古朴,典雅,厚重,恢宏这样的字眼都不足以表达尽它的优美,聚一家财富的雄厚和晋商文化的特色。是王家大院选择了黄土高原,黄土高原选择了王家人,王家人以智慧也选择王家大院 ,这种天人合一的自然辩证法则,隐含着生命生存的密码。每一处雕刻,每一笔彩绘,屋宇结构的紧密,令人暗暗称奇,叫绝,乃无价之宝,是当今建筑永远无法超越的。

九十年代初,文化学者余秋走访山西,写下《抱愧山西》一文,文中说道:“创建了‘海内最富’奇迹的人们,他们究竟是何等样人,是怎么走进历史又从历史中消失的呢?”

至此,我也有同样疑或,不过导游的口中很快得到答案。

立足,凝神遥想:应该是“东风解冻,蛰虫始振”时节近了,因为中国人一向讲究“团圆”,只有过得了节,人方可出远门。大地一片荒寒,来自大漠古道的风锋利如刀,偶尔见阳坡上枯焦一般的枝条迫不及待地爆出一点点儿的绿意。

这时,一位年轻后生,出了太原城一路风尘仆仆地赶来,他并不高大,但身强力壮,红脸庞上浓眉大眼,胡须因来不及修剪,像小森林根根直竖。身着满是灰土的土布长衫,头戴“六块瓦”青色便帽,奋力推着的独木轮车上捆绑着破旧不堪的铺盖卷、一些零碎杂物——便是他所有家当了。

此人是谁?可是与后来闻名天下的王家大院息息相关的人物?没错,正是王实,王家始祖。大意是为避战乱,讨生活,才几经周折,徒步向这绵延大山间的古村落走来。景升是个好地方,依山傍水,与外界几乎隔绝,桑麻耕种,鸡犬相闻中人们的生活可算安宁。这王实不赖,很快就和山民们亲如手足,打成一片,由于他淳朴厚道,头脑灵活,又善于勤俭持家,就边务农边做起了卖豆腐生意,豆腐做得好,生意上童叟无欺,自然就红火,越做越大,成了远近闻名的豆腐坊。他是不会想到,一场辛苦的劳作背后,为后世子孙的财富积累,官运亨通,打开了通脉。似画家作画,大手笔一挥,整个画面即刻丰满,生机勃勃。

明朝时,王家豆腐坊开到第三代。到十四世的王谦受、王谦和等兄弟,已到了明末清初的时候,或是他们想小本生意终久不能成大业,听到传闻外面发大财的多起来,心也开始有所迷茫。

到过山西的人都知道,那里的自然条件整体看并不多好,《太谷县志》卷三记载“民多而田少,竭丰年之谷,不足供两月。故耕种之外,咸善谋生,跋涉数千里,率以为常。士俗殷富,实有此焉。”太谷介休毗邻。

说明当时人们的生活很差,怎么办?为生计可以蝇营狗苟,你争我夺;可以自甘潦倒,忍受饥寒;可以所有苦难者揭竿反抗,抗争出一条生命生存的道路来。

可是,一些民众既不甘忍受苦难,更不愿倾轧同乡同胞,不劳而获,他们所做的是丢开贫穷,目光投向外面的大千世界。

正是这时候,王谦受、王谦和两兄弟也随着驼队走起了“西口”。口外的人需要大量的生活物资,而他们的皮毛,牲口……又深受内地人青睐,古道上商人不停地商事往返,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尝到甜头的王谦受、王谦和兄弟便逐步弃农经商,铜板变成了银票,作坊变成了银号,成为了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富商,而彼此富裕的还有祁县乔家堡的乔家,祁县县城的渠家,榆次东阳镇的申家……大商呼唤出小商,自然商道上旅舍、饭店、客店……如洪流般浩荡起来。

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可想山西商人当年所经受的苦难磨砺有多深,没有多少文化,可是敢干能闯,心不固封,用钢筋铁骨般的意志走出了以经商摆脱贫困的康庄大道。在此我深感敬佩他们。

康熙之年,我国与沙俄因边境问题几经征战,最终签订《尼布楚条约》暂时确保东北与沙俄边境的宁定。国内,因撤藩,吴三桂起兵反清,三藩之乱爆发,全国各地的潜在反清势力也迅速揭竿而起,战火波及云、贵、川、两广、福建、湖南、浙江等十余个省份,战争持续八年之久。

原本忠厚善良的王氏兄弟,看到国家内忧外患,深切懂得国不安则民不生的道理,随向朝廷捐赠24匹军马,筹集大批粮食,康熙爷龙颜大悦,赏了哥俩四品官做,王家才由此向官场迈进。整个清朝其间,王家人官位由二品到五品不等的有百余人,康熙六十一的千叟宴,年迈古稀的王谦受奉旨参加,获赐龙头拐杖,可见当时王家的政治,社会地位之显赫了。

嘉庆年间,到王汝成,王汝聪等兄弟这代,王家的繁荣进入鼎盛期,王家古堡历时300余年终建成。其建筑体现着官宦门第的威严气派,格局“王”字结构,院落以“龙”“凤”“龟”“虎”“麒麟”五瑞祥兽等造型,继承了中国古代前堂后寝及多重院落组成的庭院风格。院落是建筑群体布局的内核,是屋宇、围墙、走廊围合而成的内向性封闭空间,提供内在私密氛围要求,尊卑贵贱有等,长幼有序,男女有别,起居功能俱全的特点,无一不具。王家大院“民间紫禁城”说法着实。

古语说“富不过三代”,而在王氏家族里密码被破解,整整富了八代。

当然,这与他们坚守商人之道,勤俭持家有关。从建筑的人文气息中还看出,他们家风严谨,重视后代子孙的文化培养。无论从第一道迎门额上的“寅賔”(恭敬迎接八方宾客),楹联,到门楼底部雕刻的古琴,棋盘,棋子,书卷,画卷,无不显示书香门第的气派。

进门里,看到檐下牌匾上“学勤”“树德”“清芬”……字样,翘望的灵兽,瑞祥的花,典藏的山水壁画,是文化与艺术的结合。

正房窗上雕刻的锦鸡玉兰,墙基石上的五子登科,指日高升……给予后世子孙的厚望,可见一斑。

养正书塾,竹门石雕,乃石雕中精品。门框上下左右四块青石雕刻成竹状,接口巧妙设计在竹节处,两旁的竹子中空,底部青石雕刻盘根,意在希望子孙后代虚心向学。养正书塾较其它院落造型简约,是让学子们少沾染市井浮华气息,培养清正品格。

子曰:“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是说认真耕田,自然得到食物;认真学习,自然得到了俸禄。王家尊师崇儒,耕读传家是也。

“乳姑不怠”是《二十四》中的一则故事,讲了唐代崔山南的祖母,用乳汁孝养已经是曾祖母的婆婆,永不懈怠的孝行,使曾祖母数年而康。曾祖母后来病危,召集全家大小在一起,说:“我无以报答儿媳之恩,但愿她的子孙媳妇也像她孝敬我一样孝敬她。”后来崔山南做了大官,果然对祖母很孝顺

此典故石雕刻在儿媳的东厢房墙上,其次还有麒麟送子,凤凰童子,寓意生儿育女是儿媳的重任,忠孝传家,方可久远,,

在子孙西厢房墙基石上雕刻《二十四孝》中的“行佣供母”,诗曰:

“负母逃危难,穷途贼犯频。

哀求俱得免,佣力以供亲。”

说战乱中,一名字叫江革的人, 背着母亲逃难,几次遇贼人,贼人欲杀他,江革哭道:“我母年迈,无人奉养”贼人见他孝顺,不忍杀他。后来江革做雇工供母,自己赤脚,母亲所需甚丰,被推举为孝廉,为官中朗将。

以此典故醒后世子孙忠孝传家。更有吴牛喘月,海马流云阴阳相谐的基石雕刻,告诫后人不管将来做多大官职,都要小心谨慎,严守自律,免触朝廷戒律,贤孝方正,代代相传。

大户人家门户高深,规矩也多,除了主人希望后世子孙加官进爵,忠厚孝道,耕读传家的美好愿景,对小姐们也注重琴棋书画的培养。小姐有“十三上绣楼,十四留头发,十五出家门,十六抱娃娃。”的习俗遵循。是说女子一旦上了绣楼,就待字闺中等待出嫁的日子方可下楼来。这种封建式礼教,对现代女子来说一种监禁不如。我们跟着导游踏着小姐们当年走过的十三级石阶,心也顿生压抑。

楼梯拐角处,我似乎听到小姐们轻盈的脚步,由远而近,由进而远,默然回首,恍若一张面若桃花的脸对着我浅笑,待惊讶,她的衣袂飘带,在门旁的石柱上滑过,飘忽不见了。

站在院子里,又似乎听到朗润的读书声从养正书塾院里传来;佣人们穿梭忙碌的身影;马蹄急踏、嘚嘚敲击青石地面的声响大门外由远而近;轿子抬进门来的吱嘎声,整个大院里,好显热闹。远处,被晚霞烧红了塬的上空,晋剧唱腔隐隐约约地风中传颂。

一个国家的存亡,民族的兴旺,战场上的成败,商业中的输赢,所起关键性的作用是文化,文化源远流长,是中国古代人智慧与精神的结晶;文化可以使一个国家民族发达,一个家族兴旺。正是在有胆识,有魄力的基础上,王家人走上经商与做官和文化结合的道路,成了晋商之王。

站在黄土塬上,可以观美妙的自然山水,览王家大院的风骨气韵。走进王家大院,就像走进一座历史文化博物馆。

包括雕刻在青石、砖、瓦,木上的植物花卉也都赋予了不同的文化寓意。像月季,牡丹,梅花,竹子,梧桐,石榴,代表清正廉明,富贵有余,香火不断,人丁兴旺。

动物的马,麒麟,鹿,猴,蟾蜍,喜鹊,蝙蝠,狮子,蜂窝,鱼归,龙,凤,虎等飞禽走兽,也都有着美好的寓意在里面,说也说不完的。

可是,主人给予后世子孙的这一切厚望,终将在时间风尘中化为泡影。

随着大清王朝的消亡,中国近代社会的极度动荡,甚至各地不断发生的暴力冲突,所致死伤遍野,店铺自然俱歇,商贾自然流离,大势所趋中王氏家族败落也是必然。王家后人吸食鸦片,整个大院很快在鸦片榻前的云遮雾绕中以964两白银移主,当年主人所建王家宗祠里的一座戏楼,就花掉白银3200两。

名噪一时的王家大院像一段传奇,一段戏文,历史中有着良好的开端,却以悲剧告终,是遗憾,也是定数。想起那个饮鸩致死的李后主,留下的悲叹诗词千古传诵。王家先人如若有灵,知晓整个家族的败落,怕是不饮鸩也会气绝而亡。不过他尽可放心,作为晋商文化遗产,王家大院正倍受着人们的关注和保护。

之后,当我站在王家大院的古城墙上远眺,被绿树花草映衬下的一片青灰,俨然巨幅的古画展现面前,心中产生丝丝忧感的同时,也再次为古代匠人们在每一石,每一砖,每一瓦,一木上的精心雕刻而赞叹,凝聚的都是文化的精粹。

王家大院,民间独一无二的古堡宅院,希望有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它,感受它的厚重与中国北方古建筑之大美。

2020、8、30、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qcdbkqf.html

王家大院漫笔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