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羑河桥头话制治

2020-10-08 14:27 作者:文生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二0六

羑河桥头话制治

文生

麦子下种后,地里的活就不那么忙了,一些事就可以慢慢来,比如堆在地头上的玉米秸杆就可以慢慢拉回家。各家的情况不同,老文老明他们,不养牲畜,玉米秸杆或就地粉碎还了田,或作价由人家收购了,但老林得把秸杆拉回家。这一段老林时间忙了自家的,也忙别人家的挣点钱,他家钱紧,孩子上大学呢。

人上了年纪,觉就少了,老文老明他们就是这样,有时间就闲谈。老林累的不行,休息时就好沉默的坐着,有时也能打开话盒子。俩人很愿意和老林聊,毕竟老林上学时历史学的不错,但人家忙的要死,也就不好意思找老林。上回在地麦地里聊大一统,要是老林在一边,肯定有自己的说法。

俩人边走边谈,谈的是皇帝如何治理国家的,不觉走到村南的羑河桥头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林正扛着家伙从地里回来走到桥上,对老明说:马上就要开学了,还不回学校呀?

老明说:下午就回。

老林问:你们在说啥呢?

老文调侃,说:说的都是大事,替皇帝操心。

老林说:古今中外,没有你们不操心的。

老明说:你不操心?

老林说:俺和你们不一样,俺象一个蚂蚁一样,天天跑来跑去就是找吃的,卖苦力赚点小钱。

老文说:赚大钱的和赚小钱的都在忙,顾不上说那些大事,只好由我们这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人说啰。

老林说:你这是在哭穷。

老明说:也就比你强一点,比那些能出去游山玩水的差的远。

老林说:比俺强多了,你们有时间八卦呀。

老文说:咱们好孬也是文化人,那能象娘们东家长西家短的说。

老林说:俺是说你们八卦历史呢。

老明说:大老爷们就要说这个,不晓得历史什么能行?

老林说:到底是教历史的,走到儿说到那儿。

老明说:俺也是照书本讲,很多历史关节点,得求助于乡村野老才中。孔子说了,礼失而求诸野。你说说。

老林说:其实呢,很多话古书上早就说过,只是很多人不在意,非得有个某种机缘才理解并记住了,听乡村野老语也得有机缘呢。

老明说:俺对学生讲历史,就是粗线条讲。

老林说:也可以从历史小说中找灵感。

老明说:那不中,误人弟子。

老文说:历史就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互动的具体运行过程。

老林说:俺不懂,每个词儿俺明白,合成一句话就不懂了。

老明说:以前不是说过么,是生产力的水平决定了什么样的制度。俺想,制度运行如何要看治理情况如何。

老文说:你是说制度与治理吧?

老明说:对。它们也是互动的。一个制度,多种方式治理:多个制度,一个治理方式。

老林说:俺有点糊涂。

老文说:比如说,君主制,有实君,有虚君,有介于两者之间的;有封建的,有专制的,有共和的,等等。

老林说:这么乱。

老文问:你近来看什么书来?

老林说:俺那里书没几本,偶然阅读一本古文选,上面有一篇是《封建论》。

老文说:《封建论》?有印象,记着小时候让咱们也学呢。

老林说:是学毛主席关于《封建论》的诗。

老明说:俺在手机上查查。一会儿,老明念道:

劝君少骂秦始皇,

焚坑事件要商量。

祖龙魂死业犹在,

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多行秦政治,

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

莫从子厚返文王。

一九七三年八月五日写的,据说是毛主席写的最后一首诗。

老文说:毛主席欣赏秦始皇。

老林说:焚坑事件要商量?

老文说:现在弄清楚了,焚的是乱人心的书,坑的是骗人的方士。在儒家眼中,秦始皇的地位并不高,为了显示自己的正确,曲解后流传于今。

老明问:《封建论》是唐人柳宗元写的,主旨是什么呢?

老文说:老林你说说。

老林说:还是你说。

老文说:就是说,秦汉以前,问题在于制度,不在于治理;秦汉以后,问题不在于制度,而在于治理。治理方式的不同,导致的结果也不同。制、治的不同,都是出于形势需要,出于私心而达于公。

老明问:制、治都是出于形势需要,好理解;出于私心而达于公,啥道理?

老林说:简单说,周之前,搞分封,是中央没有办法直接治理,只好分封,当时生产力水平底,分封后各国在很长时间内无法挑战中央权威;秦以后,不能分封了,生产力水平高了,封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威胁中央,只能采取集权制。中央如何治理,结局也不同。

老明问:有什么不同?

老林说:秦朝亡于治理观念残暴,不在于郡县制本身。汉初,皇帝的政令只能在郡县通行,不能在诸侯国通行;诸侯王胡作非为,发展到串联造反,不武力解决不行了,最后采用“推恩令”化解。唐朝实行郡县制,慎重地选择地方官吏,好好地控制军队,政局就会安定了。这也可以看到他预告中央必须把军队拿在手中,后来唐朝果然亡于地方割据导致的叛乱。

老文说:为什么汉初实行郡县和封国双轨制?一直认为,双轨制是现代的产物,原来我们老祖宗早就实行了呀?

老林说:不封王,那些有才能的人谁肯给刘邦卖力?韩信不就是必须封王才肯为刘邦所用么?何况好些人原来就是王,你总不能让人家不如原来吧?这是为了眼前,当然刘邦也有私心:让家人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刘邦这么搞,弄不好会重新陷入秋战国。

老文说:高祖留下了后遗症,经过文、景、武,总算解决了。

老林说:唐代的后遗症如何解决?

老文说:宋朝是杯酒释兵权,但也留下的后遗症……

老明说:每个君主都希望自己的国家最大最大,别的国家越小越好,也就小国寡民,到现在也是如此,所以某些大国热衷于分裂他国。

老文说:让他国小国寡民,也是只能做不能说的“普世价值”。

老林说:其实也是“众建诸侯而少其力。”

老明问:哎,那个“出于私心而达于公”的说法呢?

老林说:柳宗元认为:商、周是不得已搞封建制的,因为商朝靠三千诸侯支持才灭掉了,周朝靠八百诸侯支持才战胜了商朝。分封各路诸侯,是要使诸侯为自己出力,至少观望,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是出于什么大公无私的美德。后来诸侯各霸一方,日趋强大,不把中央放在眼里,这时封建制使中央束手无策,想消弱诸侯也没办法了。文章一再强调,“封建非圣人意也,势也”。还批驳了分封的国君能好好对待国民的说法。

秦朝废除分封诸侯的建立郡县制,它的动机是为私的,是巩固个人的权威,使天下的人都臣服于自己。但是废除分封,是最大的公;以天下为公,是从秦朝开始的。

老林打开话盒子,继续说:《封建论》指出,郡县制代替封建制,使中央能管住下面的人,做到政令统一。事实上,秦有叛人而无叛吏,汉有叛国无叛郡县,唐有叛将而无叛官。柳宗元说这证明了郡县制的优越。

老明问:难道在他眼里郡县制没问题么?

老林说:柳说郡县制没问题,是治理过程中问题。其实就是地方分权制与中央集权制如何平衡的问题。顾炎武在《郡县论》中说,“封建之失,其专在下;郡县之失,其专在上”。柳宗元没有这样说,是有这个意思。

老明问:有没有与柳唱反调的?

老林说:有,文章就是为了反击唱反调者而写的,尽管当时实行郡县制已成共识。

老文查了查手机,说,章士钊写了相关文章,毛主席还逐字逐句作了校阅、修正,后出版了。

老明说:你说说。

老文说:章士钊评论叶适和柳宗元:“夫两家论势同,而不同者,柳宗元所指之势在物,叶适所指在己;柳宗元主治法,而叶适主治人。叶适论虽健爽,不足以为久安长治之原。必也时至今日,将叶适之一身改作一党,而又将党时时清厘洗刷,使之不溃,然后叶适所意之效果可期。”

老林惊异,说:这?……,也能出版?

老文说:毛主席是审阅认可了,其实文革就是“时时清厘洗刷”。他老人家内心还是认同《封建论》文章逻辑的,不然也不会有这首诗。

老林问:叶适之论?

老文看着手机,说:叶适是南宋人,写了一篇《治势》的文章,他所说的势是主观的统治之势。《封建论》说的势是客观的政治形势。叶适说:古之尧、舜、禹、汤、文、武,汉之高、武、光,唐之太宗,都是以一身为天下之势。……天下之势,在己不在物。夫在己不在物,则天下之事,惟其所为而莫或制。”又说:“虽然,飞于重云之上,鱼深游于潜渊之下,而皆不免有鼎俎之忧;天下之人,所以奔走后先,维附联络而不敢自弃者,诚以势之所在也。”高飞的鸟、深潜的鱼和“天下之人”,指的就是专制权力统治下的臣民,靠拢或归附统治权力,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章士钊说:吾读“鸟高飞”至“势之所在”等语,拍案叫绝,怃然久之。须知维附联络者,非对一身而对一党,则天下大势,一流无间而不可破,吾安得挚柳、叶二公,同登天安门重与细论之。

老林问:你常说咱石林黑塔村的老前辈讲训诂,他们研究过《封建论》么?

老文说:不清楚。但明清有人研究《封建论》的,将封建与郡县结合起来,提出了“寓封建之意于郡县之中”的说法,就是实施地方分权,救中央过度集权之弊。中央委派的郡县官僚,均为外地异乡来客(回避),又限定任期,不免产生短期行为,对上而不对下,缺乏致力于地方事业的内在利益动机和长远考虑,导致了,也是现在人们常说的地方大搞“政绩工程”之弊。

他们认为放权于地方,以县为单位实施自治,地方长官由当地民众推举本地贤明人士产生,地方官员因其家属、亲族、乡邻都在本地,切身利益休戚与共,能产生发展地方自身利益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故能造富一方。顾炎武、黄宗羲认为:“天下之人各怀其私,各私其子,其常情也。”遵之能“用天下之私,以成一人之公”,达到“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公”,并认为“三代”为“天下为公”的精神所在。这一设想后来为清末民初一度倡导的“地方自治”者奉为祖本。

老林说:实际上就是“皇权不下县,地方自治。”

老明问:有批评的么?

老文看着手机说:袁枚就是,他认为,封建是“道可行而势不可行”,“柳子之论封建,未知“道”也。”,袁枚的“道”指“公天下之心”,封建虽然不可行于今日,但“道”,是可行于今日的。这是针对柳宗元:“秦之所以革之者,其为制,公之大者也;其情,私也,私其一己之威也,私其尽臣畜于我也,然而公天下之端自秦始。”说的。清人批评《封建论》,说柳宗元“不知今、古,不知利、弊。”其实柳宗元说制与治要与时俱进,并非不知古今与利弊的。

袁枚等人批评柳宗元、批评郡县制的表象下是针对现实。这一点有名的勤奋皇帝雍正也知道,雍正皇帝是郡县制的坚决维护者,他曾在谕旨称“唐柳宗元谓公天下自秦始,宋苏轼谓封建者争之端,皆确有所见而云然。”斥责陆生楠曰:“其论……,言词更属狂悖,显系诽议时政。”

老林说:地方自治,难道地方不会坐大么?民国各路军阀混战离现在没有多远。

老文说:那是对地方管控失败的表现。对于地方,古人很聪明:一是科举考试制,二是异地做官制,三是任期制,四是弹劾、考核制,四是地方犬牙交错,五是中央掌控军队。

老林问:地方犬牙交错?

老文说:如将四川的屏障汉中划归陕西,南京的屏障安庆划安徽。

老林说:咱河南的一部分划在黄河以北也是这个道理?

老文说:对。

老林问:周王能不能实行推恩令?三家分晋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推恩。

老文说:不能,诸侯太小了,没法应对游牧民族是其一。

老明说:其实没有那一个诸侯会心里会接受“推恩令”的。所以前提是中央有强大的实力,照着办,缓慢灭失,不照着办,马上找理由灭了,周王有这个能力吗?没有。

老林问:现在呢?

老文说:两句话,一、莫从子厚返文王;二,在治不在制。

老林说:经常听说要改革体制、机制,……

老文说:第二句补充一下:完善制度,改善治理。

老林说:土地是公有的,是制;什么方式种地,是治。制不能动,需完善。种地方式多样:大集体、小组承包、家庭种植、联营、股份、规模经营……

老文问:你想规模经营?

老林说:现要只能间接做到规模经营,成本相当高,风险也大。

老文说:只有城镇发展了,农民才能低成本规模经营。还是那一句话,需要时间。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10月8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xmbkqf.html

羑河桥头话制治的评论 (共 1 条)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