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个平凡的日子

2018-10-27 21:36 作者:文生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之一0四

一个平凡的日子

文生

在小谷院的一个院子里,一个平凡的日子里,天气有点阴,老文在家里看书,老林老忠老土这些老伙伴过来找老文。

老文于是和他们一起坐在自家坑沿上、沙发上闲聊,东家长西家短,发泄了一通之后,又说世风日下今不如昔。

有人看到老文家里的电视,就说现在的电视没法看,还不如过去年轻时看的电影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想看电视?老文说。

不不,现在是演的瞎演,看的胡看,没多大意思。

你就这样说吧。四十多年前你是年轻人,每天拚命打听那个村映电影,想就是当个放电影的。

不过他这梦想在当时危险。

有啥危险?

运动太多,放错了电影就找上你了。演的,放的,看的,都有危险。

可不是,那个谁,那年在草台班子上不是演黄世仁被人打了么?人家说如果不是真的当过坏蛋,那能演的那么象?坏蛋是不是应该打?看多了,是不是也想当南霸天呀?

这个打人的说的是什么道理呀?黄世仁和南霸天不是一个人。

现在持这道理的人还有,俺是好人,打你就是对的。

反正都不是好人。

你啥不说人家想当洪常青呢。

这洪常青为什么不在那么多娘子军里面谈一个?

你没看出他对吴琼花不一样么?

老文说,原来是有这个情节的,后来取消了,战斗中那里容的下那么多儿女情长?现在电视上的战火片中的儿女情长太滥了。

老土说,过去,情节霸,细节真,《红灯记》中的王连举一枪,人家大夫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打的,或者一个老兵也能看出来;还有李向阳的枪,有一个枪磨去了一个准星,那是没办法的事。现在自己打伤自己,许多人就是看不出来;现在好多发腊头的双枪都没准星,总打不完……

老土能说了。俺看的电视少,别骗俺。

不骗你,还有就是一个手榴弹能炸出几十声炮响。

老文说,你说的是集束手榴弹吧?就是把好几个手榴弹捆到一块,当然是好多响声了。

不是。俺说的是电视上映的手榴弹,一个扔出去好远,爆炸几十声。几个手榴弹捆到一块能扔多远?不把自己炸着就不错了。

老文说,人家扔的是超级母子手榴弹。

啥?还母子手榴弹?手榴弹还能生小手榴弹?

大家笑起来。

老文说,是手榴弹里面还在好多小炸弹。

不可能。

老文说,这世界上没有导演办不成的事。

咱们的眼光,和导演的眼光不一样。

老文说,俺了解八路军的军工厂的情况,当时根据地兵工厂造的是黑火药手榴弹,响起来和现在的大鞭炮差不多,近距离也能炸死人,所以,《亮剑》中的李龙云对边区造的装备就不满意,说只能炸成两片,把人炸个跟头。后来才造出黄火药手榴弹。

大伙七嘴八舌:

说到放鞭炮,不少节目里把鞭炮声当机关枪声造局,新兵分不清还好说,老兵还能分不清?这事儿只能用一次,不能回回都用,哄谁呢?

没办法,好多导演就喜欢这样,见别人用了也跟着瞎用,明明是只用了一次,他就当宝似的,回回用,好象打鬼于靠放鞭炮似的。

还有好多女鬼子弄的满地都是,明明只有那么一二个搞事,倒生出成千上万的女鬼子横行天下,而且还是个头子……

还有把鬼子一撕成两半……

机关枪总是响不完,人中了多少枪也死不了……

要真是那样,抗战还用打十四年?当年八路军主力部队平均才三五粒子弹,五棵手榴弹,所以只能打游击战,没本钱呀……

还有,过去不讲男欢女,现在每集都离不开俺爱你,俺真的好爱你,嗲的人肉麻。

那你还是不是天天看?

没事儿只好看这个。

老土说,假的才有人看,真的分外沉重。

老文听到“假的才有人看,真的分外沉重。”心里一震,这话很精辟,说,现在谁还看书?老林他们年轻时,上高中时和同学合伙省下饭钱走着去大胡买书。

这算啥?老忠他们还合伙抄书呢!

嘿嘿,抄的也不是什么好书,《一双绣花鞋》、《少女之心》……

老土现在说啥风凉话?你那时也没少看……

俺奇怪土婶啥都听他的,原来迷底在这里呀!

大家笑起来。

老土气愤地说:你们这些骚东西……

老文说,老土别生气,大家开玩笑呢。不过,现在正经出的书,写的比从前的手抄书骚多了,还说这样写才有人性……

咱们?原来你也抄过书。

老文面对口误,只能点头默认。

这才是一起坠落的好哥儿们。年轻时那个少女不心动,男儿不浪荡?

就是,好多人满口仁义道德都是在骗人,心里乱想才是真的……

仁义道德使乱想的人在乱来时理直气壮。

对咧。

《白鹿塬》中的白家娶了七个老婆,咱们村里也有白家,咋就没听白家也连娶七个老婆的事呢?

美着他们,有那个能力吗?

老文听着大家乱说,也调侃起来,说,俺希望他们能这样,这样咱们这里就成《白鹿塬》的发生地了,不知会有多少人会过来看,咱村也能吃旅游饭了。

咱村里没鹿家呀。

你家招个姓鹿的上门不就行了?

你再胡说俺打死你!

《白鹿塬》里就白鹿两家闹,咱们村李家还不知分了几个李在闹呢,有时便宜了小姓人家,毕家马家白家倒当起村干部来了……

老人家说了,干部就要来自五湖四海。刚才说什么来?

说合伙买书的事。

现在的书太贵,买不起了。

那是你不想买,过去一本书一块多,得打两天工,现在打一天工一百多,一本书三五十块,起码能买两本,谁买了?

那是老用过去的眼光算书钱,现在的一本书钱相当于三十多年前打一个月工呢。

说来还是书上写的和电视上演的差不多,写的都是没边儿的事,也就没有人看了。

那是你不看好书。

想看也看不上啦,年经大了,眼花了。

书上大人物在说空话,假,小人物说实话,真。

老文心里又是一震。

唔?你说一个实话。

俺说个实话,当年看到《艳阳天》里的焦淑红就眼热。

你年轻时在做梦

大家还不是一样?

说到焦淑红,想起也想她的马立本……,俺觉着这样的人才真实。

马立本……

《平凡的世界》里的你二孙玉亭就象马立本。

你二伯才是孙玉亭呢!

别吵了。这种人在那个年代有点文化,会说道,但就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在农村吃不了苦,在学校教不了书,在工厂干不了活,但在那年头就是吃香,回到老家靠宣传各种运动精神混日子,是双水村的风云人物,不过到分了地后就傻了眼,幸好有一个好女儿招了婿,才把地种上了,就这还拿过去的那一大套理论说女儿的不是……

孙玉亭这样的村干部可真不少。

就是。

说这干啥?刚才不是说焦淑红?在《平凡的世界》里,也就是田润叶,田晓霞,贺秀莲,孙兰秀……

老文想起打工时也捧着《平凡的世界》看,他知道许多人和他一样爱看这本书。他知道很多名人对这本书的评价不高,可是在书店是长年畅销的书。心里认为,只要贫穷的打工青还在,这本书就象磁铁一样吸引人。

孙家的孩子真有福气,这么多好女孩看上了他们。

孙兰秀是孙家人,嫁给了一个二流子,要搞清楚。

孙兰秀是个好媳妇,愿意为爱情吃一辈子苦……

贺秀莲也是。

其实她们很传统。

你说孙家的孩子后来会咋样呢?

老大的砖厂开不起了,老小的煤矿工人干不成了,现在他们也是六十岁左右的人了,回家种地靠糊弄了,然后象咱们这样在一块儿晒太阳,没边没沿的说闲话,回味当年和干部的女女谈恋爱的幸福时光……

少安的砖厂后来会开不成?

他的砖厂是在好心干部的帮助下才开成的,你以为后来还会有干部真心帮他吗?吃干股、乱收费还算好的,还会有很多人眼热,会想办法把厂子搞垮,然后拿到自己手里。

别忘了,田家还有人。

这很难说。心不狠办不了厂子。

俺说,少平的砖厂也许能办大。

可是现在讲环保了,再大也得关门。

就是不关门,也没本钱办下去了。他象那个谁,谁,对,大衣哥朱之文,他为乡亲办了好多事,总不讨好……

姓朱的是谁?

农村的一个歌手,上过电视。没钱时,大家都笑话他瞎唱,有了钱,大家都向他借钱,跟本就不打算还。他出钱给村里修了路,可网上说大家对他还有意见,说应该再给每家买个车。

哎呀。

你哎呀啥?好人难当。

少平在煤矿,最多也就是干到班组长,后来他所在煤矿改制,三文不值二文被人盘下来,他也下岗了,他脸上有伤,不利于他走向社会,只能在各个小煤窑里打工,都干不长,命好的话,象咱们还能瞎聊天。

为啥?

他见不得不公正的事。

不会吧?

这样的事,咱们见的还少吗?

大伙沉默。

老文认为这样的结果不可接受,但不得不承认是最可能的现实。

有人打破沉默,你说,要是田润叶真的嫁给了孙少安会咋样?

不会的。田润叶是重感情的人,但她没有孙兰花的那个劲。

就是真成了也不会好的,这个不用多说。

对。

俺看她未必能真正理解生产队时的少安。

老文没想到大家对田润叶的评价是这样。说,俺觉着少安做的对,有一种爱情叫放手。

你是在吊书袋子。孙家小姑娘考上了大学。

她命好。自己努力,有两个哥哥在经济上帮她。

老文,你在是想啥?

老文说,好人命不好。田润叶跟了一个拐子;田晓霞没了;生活好了,贺秀莲走了……

人生就是这样……

咱们石林黑塔村交通便利,要马路有马路,要铁路有铁路,为什么就发展不起来?

小马路小火车的,指望不上。

就说搞养殖吧,咱村起步不能说晚,还是没人家做的好。

咱村很多人年轻时,有梦,为梦想到外边奋斗了,现在的年轻人也是。

走出去的能人太多,在大地方也平凡了。

留在村里的能人也有,互相较劲,心不齐,也就平凡了。

俺不甘心,年纪大了也要多种些地,和刚上大学的孩子一块追梦……

这说到底也是平凡的。

……

到了晚上,老文把白天大伙说的记下来:今天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大家说了许多平凡又深刻的话……

羑河纪实系列为原创

2018年10月27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udskqf.html

一个平凡的日子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