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新闻背后,想多了

2020-02-17 14:11 作者:亓方文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节假期被拉成寒假,寒假已经演变成春假,不能出门,每天刷新闻。

新闻看多了,就不自觉会多想一点。

今天看到一则《导演常凯一家4口染病去世遗书让人泪目》,遗言内容如下:

除夕之,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触。

殊不知,噩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

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尽,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

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我注意到的是同样一件事,不同的数字细节:一篇说(“我们都十分悲痛”,湖北电影制片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己也看到了上述网帖,“但具体是谁所写,我们不太清楚。据常凯生前本人跟我们说,他父亲是2月3日凌晨在家中去世的,2月2日社区还派医生去他们家看了,但由于病情发展太快,十几个小时后就去世了”。

“2月4日常凯母亲被收治进武昌医院,并于2月8日去世。”)

另一篇(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于2月14日因新冠肺炎去世,他的父亲则于1月27日去世,母亲于2月2日去世,而常凯的姐姐则与常凯于14日同天去世。常凯家中4人在17天内相继不幸离世。)

再看几篇,大都和第二篇日期相符。(常凯的好友听闻常凯去世以后伤心欲绝写下悼文,言语悲痛莫名,简直是字字泣血!

1月27日常凯父亲去世,2月2日常凯母亲去世,2月14日常凯去世,2月14日常凯姐姐去世。)

我看到的第一篇有“粉饰”功效的文章“来源于新华社、人民日报、红星新闻、封面新闻、现代快报”。署名新华社客户端,发布时间:02-:20新华社客户端官方帐号

该文说“常凯于2月4日开始出现不适症状,2月9日19:05被收治进黄陂区人民医院”,上述工作人员称,2月9日自己还与常凯通话,“但当时他情况不太好,他妻子跟我们说他呈嗜睡状态”。”倘若这一句是真的,那么死者遗言就应该是即将入院或刚刚入院时候所留。

但,我不敢再相信这篇文字了。

呜呼,慎言。

看另一篇:《湖北退休副厅长确诊后拒绝隔离,半月谈:“官老爷”习气暴露无遗 》。来源:工人日报公众号,综合自新京报、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某某及其家人,确诊后拒绝送医隔离,持续引发关注。

2月15日,湖北省司法厅回应称,纪检部门已介入,陈某某及家人已于13日下午被送医隔离。湖北省纪委工作人员则表示,纪检监察部门绝不会放任不管。

曾参与劝说的知情人士杨林(化名)表示,涉事退休副厅长陈某某家住武汉市武昌区的张家湾小区。

2月3日,核酸检测显示,陈某某一家三口即他本人以及妻子魏某、儿子陈某某三个人均确诊。因当时医疗资源有限,陈某某三人采取暂时居家隔离。

同一篇文章两行后,“陈某某所在社区相关负责人从得知他患病开始,就一直劝说他们隔离入院,但陈某某等三人自称病情有所好转,拒绝送医隔离。

杨林透露,自12日下午,社区和司法厅的领导以及民警开始轮流上门劝说,“不管但说什么都被顶回来,他们就是不愿意住院,武昌区的副区长后面也过来了,不管是敲门还是打电话,都不接,大家也没有任何办法”。无奈之下,防疫人员只好上门服务,隔门为三人做核酸检测,取样之后社区在陈某某家门前贴上封条。

12日晚,社区负责人接到电话,反映贴在陈某某门口的封条已被撕。2月13日,三人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但根据规定,仍需隔离观察。经社区负责人反复劝说,三人提出诸如“不去方舱医院”、“三人必须在一起”等条件后,于13日晚前往隔离点。”

我们看到了什么?是先前核酸检测有误?自己在家自行治愈?还有一点,就是真的医疗资源有限啊。这不是““官老爷”习气暴露无遗”,而是已经没有人拿他们当官老爷了啊。

我恍惚间猜到,为什么出院的人员面部都打上了马赛克了。

如果没有暗箱,没有后门,那在之前的最中心,你只能靠运气活下来,并活下去么?

没有名单,只有那黑色的沉甸甸的冷血数字:死亡1772例,更新至2020年02月17日14时01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tkbkqf.html

新闻背后,想多了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亓方文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