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股奴”长篇小说一六八初稿版(试发)

2019-05-29 23:10 作者:小牮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股奴”长篇小说 一六八 初稿版(试发)

一六八

出院后韩旺财元气大伤,瞅着股市到四季度依然不景气,突然想到自己还有大量内部股,寻思着倘若一旦上市可是不小财富啊!马上翻看原先那些成交单据,统统保存完好。这可得上心啊!长期不闻不问可不中,明天俺就去沽海证券交易中心询问,到底这些内部股何时能上市交易?

韓旺财病愈出院后,帮着老婆欣兰重新支起煎饼摊,瞅着老主顾儿又陆续返回吃老韩家正宗风味煎饼,老蔫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哎,这多好,细水长流的进项不能轻易丢掉啊!欣兰她没有劳保,不干点啥,如向俺这样突患重病,当下看病难看病贵百姓大把花钱忧愁现实,没个积蓄哪中。再说,这也是老伴欣兰她:人人都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履行毛老头自食其力谋生手段的实际行动,真挺好的。

这天,韩旺财帮着老婆在煎饼摊忙活了一阵儿,九点以后人流渐稀,欣兰劝老公回家休息别累着,韩旺财喃喃道:在家中躺着瞧中央二套第一时间股市行情更心烦,股市今年究竟咋了?管理层特昏庸,放任股市狂炒小盘股垃圾股,把业绩优良大蓝筹都砸到泥儿里去了,提倡价值投资纯粹骗散民啊!俺还有好多内部股,一晃十多年也不上市交易,不能总撒手不管,这也是俺血汗钱买的啊!歇会儿,俺骑自行车去青年宫市证券中心问问,地方政府原先发行并公开交易品种,他们不能不管啊!说罢,韩旺财即返回家中,赶紧吃了少半套散煎饼,这是刚才火太旺煎糊没啥得扔那下脚料,抹上佐料历来自家当早点吃。

另外那半套煎饼放于塑料袋中,灌满一瓶温开水,统统放于大提兜中,出门在外啥时饿了拿出来垫垫。临出门把上衣口袋中那些内部股成交单据,以及身份证、证券卡又仔细查看一遍才出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沽海证券交易中心,地址在九十年前原法租界青年宫附近,骑自行车不紧不慢得50分钟,韩老蔫此时回忆20年前在沽海证券交易中心开户过程历历在目;1992年8月28日沽海证券交易中心正式建成开业。此后韩旺财还是听从同事梁子忽悠,进行证券买卖交易的,开始哪敢买股票,就只买些几角钱的开元、创业基金,韩老蔫清晰记得:1994年1月,公司内部股在沽海证券交易中心开始柜台交易,随后几年他陆续买入一两块钱柜台交易股票长期持有,盼着早日在沪深交易所上市。直到1998年12月7日,根据国务院当年文件精神,柜台交易停止。

韩老蔫一边骑车一边寻思:俺持有的内部股可不算少啊!百货大楼率先在沪上市,如今叫海泰发展,那几千股早出货买进长虹如今翻几倍了,最爽是津房发展数万股跟着上市沪市,一眨眼功夫俺市值超跃老谭,为己增值十多万啊!按说,所有内部股俺不赔钱了,但毕竟俺还有这么一大块深藏地底下的金矿。掐指细算也近十万股,一晃压箱底都近二十年了,倘若没有其他股票,都是这些内部股真冤死了!

可市面当时狂买内部股搏上市股民大有人在,这些砸进辛苦血汗钱可怜股民岂能善罢甘休?乌漆嘛黑如今政府没人管没人上心了!今天既然来了俺倒要问个明白。

思着想着,原法租界青年宫欧陆建筑风韵显现,沽海证券交易中心到了,如今醒目牌匾变成沽海证券登记公司,上午十点半,门口好冷清,连大门口的自行车存放架都空空无车。

韩旺财径直进到登记公司大厅中,还是原样,但旧时人满为患熙熙攘攘景象,却被空旷寂静所替代。韩老蔫在近前窗口探探头,一个正趴在办公桌打盹职员猛地抬起头:“干嘛,过户?”

“不是,俺是问问这里还是负责本市内部股交易的证券中心吗?”韩旺财反问。职员打着哈欠答到:“没看到大门口名称吗?以前是沽海证券交易中心,现名称是沽海证券登记公司,柜台交易从1998年就按国家文件停止了。我公司现主要经营办理,在市发行的各种记名证券的登记和集中托管,以及上市交易或柜台交易证券的开户及过户业务,还代理各发行公司分红派息业务、清算交割业务。您需要办理哪项业务?”“呕,原来柜台交易内部股这也管?”韩旺财问。职员答:“管,只管开户及过户业务,听明白了吗?”

“那现今内部股如何买卖啊?”韩老蔫刨根问底。职员再次不耐烦重复着:“柜台交易从1998年已经按国家文件停止了。这里只负责托管转让,开户、过户业务,不管价格。其他内部股具体事宜,可咨询各家公司,”

韩旺财接着询问:“同志,您看近期,这些内部股上市有戏吗?,俺都等近二十年了!”这名职员头摇的像拨楞鼓,从柜台中拿出一份复印资料递给咨询者:“这份材料里有各托管公司、企业联系地址电话,有嘛问题可与他们交涉。”韩旺财把自己持有的内部股一一仔细抄录着。

待韩老蔫从证券登记公司出来,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几个收购内部股贩子,几人围住韩旺财问个不停,当韩老蔫打听他持有那几只内部股收购价格时,最贵的才2角钱,最贱的只给5分钱,韩老蔫苦笑着摇摇头:“简直打岔了!向油墨股份俺拿着年年吃分红都比卖给你上算得多,这么低廉价格过户等于白送给你们啊!”

“妈的,老小子,少说风凉话,不卖快滚蛋!”一个刺青霸少恶狠狠吼着。遇地痞流氓了!韩老蔫感势头不妙少说为佳,他头也不回来到自行车存放处缴费迅疾离去。

韩旺财快速骑车离开本市证券登记公司前门,刚骑到青年宫附近的后门处,看到这儿有一群人正义愤填庸的议论什么,他本能的停下车推上便道想听听都说些啥?

只见一个花白头发教师模样老人慷慨激昂说道:“我们这些积极购买本市内部股股民,当年支持改革,付出成百上千亿的资金,可如今政府部门却相互推辞没人问津没人管,相当的不负责任。真让拿着血汗钱支援了国家建设可怜股民寒心啊!”一句话,说道韩旺财心坎上,顿觉暖融融的。

(待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rtpkqf.html

“股奴”长篇小说一六八初稿版(试发)的评论 (共 6 条)

  • 雪儿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山鹰
  • 老夫子(熊自洲)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