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落桂

2018-09-21 01:03 作者:孙逸华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无度洗清秋,桂子花开正当愁。莹莹白泪枝头展,点点酥香风里游。人间好雨尽晓,树下金华腋成裘。一缕香魂归何处?潇潇暮雨映白头。

天终于放晴,半月的雨里糅杂着半月的愁,直抵今日。树下已经落满了碎花,像美人的裙裾,集腋成裘,鲜亮的铺着。树上还有开过但未尽的花瓣,悬在枝头上。从她第一次淡淡开过,每一年都愈加的繁盛。谁说着洗出清秋的雨是可的,那她一定是厌倦了末的暑气,更少见动人心灵的雨打落花。谁又说泛滥初秋的雨是可憎的。他们讨厌雨,不是因为落花,想必是出行。跟世风不相近的情绪,奔走在现实里,柔软的内心被现实吞没,该悲的应该是落花吧。人都需要知音,花何尝不是如此。源之君为樱花悲,我为桂花愁,不一样的文化里诉说着相同的感慨。

那细得像遥远空的星子,那香得像蜜罐里喷涌的天,谁都知道,你的柔肠里怀揣着多么馥郁的美好,一旦泄露,日光和月亮的精华跃然于前。你在雨水里悠悠的飘着、零落着,像一股冲开盖子的热气,推开冰冷的现实,没有人不对你注目和赞叹——小小的身躯里竟有着偌大的盛气。可要知道,时间的陈酿得伴随多少的等待,你的行为值得刮目相看。有人为色着迷,有人为香着迷,感叹着香花不红,红花不香的遗憾。抛却是一种明智,执着是一种自知,她应该早已了然。

碎花已经落了太多,紧紧辐射在树的周围,却像星空照亮了树身。花谢花开花满天,一束流光正鲜妍。游在枝头散香屑,落于树下不忍眠。楚楚年华正夺目,潇潇秋风散紫烟。苦守相思三百日,一朝花落惹人怜。谁言年少不可欺,定是路上赏花人。煞人金风频吹落,摇摇玉碎映芳年。待到白芳菲尽,桂花酒里说秋年。

生在树池,开在初秋,雨滴苏醒了她,也毫不客气的敲打着她。这是一棵来自山野、不经修饰的桂花,株型不够紧凑、花色略显平淡,一年只开一次,一次仅有半月。遇上天气不佳,就独自淋在雨里。开得比行道上的早,也谢得更早,当全城都沉浸在香海里时她已落幕。可你要从落花的行迹上比,她更灿烂,更辉煌。经过多年静默的生长,她已树大根深,枝叶茂密,远离汽车尾气,不受地势禁锢。而行道上的桂花,虽株型饱满却叶色发黄,星星点点的花不成气候,一看不是缺少营养就是迁居不久。试问一个鲜活的生命,怎么承担得起人类激进功利的欲望。生命有灵魂,不是玩物,怎可随意摆弄、亵渎。

我有两个小女儿,也有两棵桂花树。不对,应该是两个女儿和桂花树一道拥有我,我才是她们的观众。我见证她们成长,享受她们带来的愉悦,她们既让我惊艳,也令我哀愁。但不管是哪一种,我都细细品读着,骄傲担当着。我有桂花树,花开遍枝头,常侵睡梦里,蕊展晨蒙间。开时香烟绕,落时满玉琼,斑斑点点泪,细细密密愁。问君何所依,芳心不自许,问君何所意,直待知音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rrskqf.html

落桂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