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菊园

2019-11-15 16:30 作者:倪鸣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扁豆的藤蔓,真是胆大,居然攀上了高压电线,在南方下午四点的秋阳的怂恿下,无畏地炫耀着自己夺目的紫色,在它们的脚下是无数早已枯黄的丝瓜藤和南瓜藤,站得高一点,也就更靠近阳光,更靠近阳光,才能活得更久。我想,植物是不像人那样恐惧高压电的,这种无畏源自无知。无知,是一种高深的境界,也是一种高洁的美丽。可以说是忽如一,教子湾的四野八荒已经被金黄的菊花占领,清一色的灿烂而柔软的黄,一扫印刻我脑海里阴沉的扁豆紫。这突如其来的美丽,着实使我心旌摇荡,这摇出来的风,荡出来的方向,牢牢的牵引着我的目光。矮矮的腰身,闪光的打开的心,随着光阴的流转,迸发出悦耳的心跳,这心跳是那么统一,似乎这菊园里千万颗菊心早就有了约定。黄色的心跳,黄色的约定,黄着秋天,黄着秋天里的一切,落着的,落下的,树叶,悬着的,放下的,愁心。在凋零的季节,菊园里却一片勃勃生机,一团熊熊烈火,怎不叫人欢喜?

菊园里,远远的,可以看见一位姑娘,在陇上走,也在放声唱,唱的虽然不是田园牧歌,可这画风,究竟算是可的。姑娘的身后,是一位扛着锄头的老者,想必是这菊园的花农了。时值饭口,小姑娘是来这菊园喊爷爷回家吃饭的吧,也可能不是,因为他们的脚步略显匆忙。随着通讯手段的发达,唤归,这项极其重要极其温馨的亲子活动,也逐渐消失。想起小时候,不管在哪里耍,曾祖母一声嘹亮的啼唤,我就是玩得再疯,也能听见。可以说是,曾祖母一唤,我必归。

为什么呢?因为离得近。我只是在家周围耍,不会在山高水远,不会 在天涯海角。可是,长大后,离乡背井,曾祖母恐怕只能在心里唤我归了。可是,现在,曾祖母,也许只能在我的里唤我,归。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pfbkqf.html

菊园的评论 (共 6 条)

  • 残影
  • 雪儿
  • 淡了红颜
  • 少华山
  • 浪子狐
  • 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