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作品【一壶香油】

2018-12-03 13:47 作者:晚秋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壶香油】

那年,大年初十,我在郑州火车站乘火车准备返回西安某军校上学,在5号候车室,我穿着军装,拎着一个小包,焦急的等待着火车检票进站。一个肩背背包、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提着一个塑料油壶的男乘客满脸大汗的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闲聊时才知道他是菏泽老乡,巨野人,节回老家探亲,在宝鸡市一个中学当老师,同乘一个车次,买的都是站票,身处异乡,顿时倍感亲切了许多。我们相约一同检票进站、一同上车,路上做个伴。

终于检票进站了!检票口瞬间挤满了人,人与人之间没有一点空隙,都生怕落后一点就不让检票进站似的。我见他携带东西太多,行走不便,就顺手接过他手中的塑料油壶,想减轻他一些负担,让他轻松一点进站上车。他见如此拥挤不堪,也没有推脱,简单说了一声“谢谢”,便把塑料油壶递给了我。“油壶装的是本地有名的小磨芝麻香油,一共20斤,是带回去送人的。”他略带羞涩的说。我说:“哦!”很快,我们便一同拥挤着检票进站了。

到了站台,火车未停稳,车厢的小门前就挤了很多人,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憋足了劲。很快车厢的门打开了,下车的人还没有完全都下来,就有人冲了上去,结果上的人上不去,下的人下不来,尽管乘务员喊破嗓子,依然全都无奈的在那里僵持着,谁也不让谁。我在他身后着急的等待着,火车很快就要开动了,见有人爬窗户进去,我们也毫不迟疑的选择了爬窗户。然而,爬窗户进去容易叫开窗户却很难,这样多的人都急着上车,谁也不愿意打开窗户招惹麻烦。离开车的时间越来越少,我一个一个窗户哀求的叫着,急的不行。我心里清楚,一旦错过这趟车,明天到不了军校,就是迟到,就会受到警告处分。也许是穿着军装的作用,我终于叫开了一个窗户,我先把携带的东西递进去,然后迅速爬进窗户。刚喘口粗气,我才反应过来,他怎么没有跟我爬窗户进来?!我赶紧把头伸向窗外,却不见他的踪影。火车慢慢开动了,我稍作休息,便努力的在前后几个车厢找寻他,结果大失所望,仍然没有见到他。他可能见我叫窗户也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慌不择路的返回车厢门前了,最终由于人太多而没有挤上车。

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没有手机,人们大多靠书信往来,在车站闲聊时也没有询问他的姓名和通讯地址。返回军校后,我只好试着给宝鸡市教育部门写了一封信,结果还是石沉大海了。

他之所以把那一大塑料壶香油交给我,完全是出于对军人的一种信任,正是由于这种信任,我至今心存愧疚,不能释怀!其实,信任是无形的,也是无价的,人与人之间多一份信任,就会多一份力量,多一份温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oxskqf.html

原创作品【一壶香油】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