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帘花影扫旧梦

2019-08-27 14:56 作者:TANUKI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昨晚躺在床上,正准备休息,突然微信显示一个“凉城旧”陌生名字的招呼:“晚上好”。以为是手机中毒了,打开聊天记录一看,原来是改了昵称,久违的问候,泪水突然又夺眶而出。我知道,它的主人不可能再给我打招呼了,应该是后人或者亲人的问候,但内心还是希望它的原主人能够打招呼。“现在说话的是谁?”,“狗娃”,“认真点,现在说话的是谁?”,“狗娃!”。狗儿根本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迅速打出小时候大家一起经常唱的赣南民谣,“只见麻雀钻壁眼,大眼莫要轻小眼,”,网络的那边迅速打出“水打麻石都翻身,哥哥总有转运时。”。我的天,惊讶的目瞪口呆,站在窗前,看着窗外一帘摇曳花影,良久不敢说话,不敢相信。秋风伴着对面尖峰山的松声,尘缘如梦,此心能有几人知?

也许,前世我是那青灯古佛边的小沙弥,佛音经声也没有度尽我的红尘凡心,性情中人,真情难却,执着追求。佛家师傅说,狗儿四月初八出生,那是佛祖的生日,与佛很有缘分,道家师傅说,狗儿胸前有北斗七星痣,跟道家很有缘,你说,佛教道教都不如睡觉,能无忧无虑,安安稳稳的睡觉,才是真实的生活,活在当下。现在,你已经无忧无虑,安安稳稳的睡觉了,伴着一帘花影,万壑松声。还有什么心愿未了,深人静跟哥哥说话?

前尘旧梦,往事如烟,共把酒杯眠不得。你说,你见到了妹妹,那个亲妹妹。当年,大妹妹是双胞胎,那个艰难岁月,奶奶看是一对凤,叹了口气说,家里这么穷,要这么多女孩做什么?把她俩扔地下,谁命大养谁,那时也是中秋节前后,故乡老屋的地下,秋天已经有了寒气,一对凤在地下哭到半夜,渐渐就只听到一个哭声,奶奶说,这个命大,把这个抱起来好好养大吧,那个命运不济的妹妹就给奶奶处理了,奶奶作古也二十多年了,也许,奶奶内心也很痛苦,那个晚上,听到妹妹在哭,你也哭了一个晚上,本是同根生,心灵感应,十指连心。也许你很无奈,很内疚,你一直对现在家里的二个妹妹很好,人之初,性本善,你本善良。

窗外一帘花影摇曳,处暑过后,南方的深夜也阵阵清凉。凉城旧梦,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情也成空,宛如挥手袖底风,幽幽一缕香,飘在深深旧梦中。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为了今生的羁绊,为了不该消逝的情愫,在这秋风的深夜,人随风过,自在花开花又落,不管世间沧桑如何,一城风絮,满腹相思都沉默,只有桂花香暗飘过。一帘花影,凉城旧梦。

也许,哥哥今生欠你的太多,凉城旧梦,让我觉得背后阵阵发凉,一帘花影恍惚。昨日梦说醒,今日醒说梦。醒时梦,梦时醒,一帘花影,凉城旧梦。人生如梦,水打麻石都翻身,哥哥总有转运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ompkqf.html

一帘花影扫旧梦的评论 (共 8 条)

  • 雪
  • 榆木疙瘩
  • 漫舞洛城
  • 浩淼原野
  • 雪儿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TANUKI

    TANUKI谢谢楼上大虾的欣赏。 有关本文作几点说明: 本文所说故事,基本基于事实。 文中涉及了一事件,根据目前的刑法时效制度,刑法第八十七条至第八十九条对诉讼时效作了规定。本事件是40多年前的事情,早已经过了诉讼时效。事件当时,爸爸跟狗儿在粤北,妈妈双胞胎难产后昏迷,奶奶是事件的当事人,爷爷和接生的伯母是参与人员。爷爷作古已经30多年,奶奶作古20多年,伯母作古也10多年,事件当事人全部已经作古,已经没有了时效意义。 贫穷才是事件的直接当事人。在一些贫困山区,这个现象大概不是偶然独发,也不是某个时期的特殊现象,而是一股暗流,只有彻底消灭贫穷,才能杜绝这股暗流。 故事是奶奶临终前忏悔,告诉狗儿的,狗儿一直也不知道,狗儿敢写出来,也正是因为奶奶忏悔。一念是佛,心存善意,回头是岸。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