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听春

2020-04-29 15:49 作者:春草葳蕤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的到来,不是去看,是要听的。春天,最早并不是花开,也不是水暖风绿,更不是草芽在生发。而是一些细细的,柔柔的,温暖的声音,蝶翅一样在翕动。说来,这就是春声呢。

不如,在这春天里,与我一起,听听春吧。听呀,细细听一听,就会听到那细微的声音,淅淅,唰唰,那是春天的萌动,是风声声万物复苏声……还有最多的就是声:啾啾、咕咕、嘀哩叽叽喳喳……

开始,只是偶尔,几滴鸟声,忽而落下,你也就忽觉风不再生硬,不在凛冽,而是有些温软了。大自然的风儿,也好似一双手儿,在轻轻抚弄着柳枝条,二月风呢,或许,在做着准备吧,要忙着裁剪枝枝叶叶了。

其实,此刻,看不到细叶新裁出的,还要等上一段日子的。望远处,一抹绿烟,绿绿的细草在风里稀稀拉拉地钻出地面,不是远远地看,根本看不到什么的。

只有鸟声,在你的头顶,在你的耳边,在你的左右鸣叫着。或近或远,或左或右,听得见,寻不见,寻见时,已飞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想起孟浩然的:“二月湖水清,家家春鸟鸣。”又会想起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都是在春来时,最先听到的就是清脆而嘹亮的鸟鸣,在湖边,看着湖水清清,波光粼粼,风在水面轻轻拂过。在池塘边,看着绒绒的春草,满耳都是各种鸟儿的鸣叫声,其实,这就是春声呢。

喜欢在春来时,去往山林去往水边去往大自然,听听鸟鸣,寻一寻野菜,看一看花开。那样的心情是舒展的,也是何其美,何其自在呢。

我只是提着一壶酒,别的一概不需要的。沿着山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渴了饮酒,饿了也饮酒,逶迤前行。其实,山路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可是,每每进山,就好似读那本《红楼》一样的,每次读时,都不尽相同的。

捧起时,任意翻开一章,慢慢读下去,看到的书中情节,都与上一次读时,截然不同的,越读越有新意频生。山也是一样的,拾起一条山径,慢慢走进山去,看到的山光春色更是与上次来时大不相同了呢。

尤其是鸟鸣,啾啾,唧唧,喳喳……丝竹乱耳,管弦缭绕,好似一只小手,在心间抓挠着你,酥酥,软软,你会立刻想到:哦,春天呐,万物都在春声里复苏了。

其实,春天的鸟声与别的季节大不相同的,只要你够细心,你自然就会发现的。春天里,最先听到的就是布谷鸟,说来它就是杜鹃的一种,因为它总是发出“布谷、布谷”的叫声,因此人们就叫它布谷鸟。

布谷鸟总是在春天来时,飞在村庄的头顶上空,很善意的提醒着人们要春播了,就如那诗句:“布谷飞飞劝早耕,舂锄扑扑趁春睛。”只要听到这一声声布谷声,就会听到田野里开始有人声牛声放水的声音,烟雨微微,春气朦朦,田地里,人们开始忙碌起来,翻地,深耕,插秧,播种……那一种善心与轻柔,好似一位母亲在提醒孩子们,不要懒惰,要勤劳呀,要忙农事了哈。

来在山间,走在山径上,你依然最早听到的就是布谷鸟的声音呢,其实杜鹃分好几种,常见的有大杜鹃、三声杜鹃和四声杜鹃。大杜鹃就是布谷鸟。而三声杜鹃叫声似“米贵阳”,所以有些地方就叫它米贵阳;四声杜鹃又称子规鸟叫声似“快快割麦”、“割麦割谷”。四声杜鹃一叫,就是麦子熟了的时候了,那时节就进入了季了。

此刻的我已然来到山中了。虽是春天,走急了,身上也会有微微冒汗的。立在山间,感觉一棵棵树上都发出鸟声,叽叽喳喳的鸟声,从来没有过的温柔与娇细,这里有求偶的甜蜜与恩,有孵卵的辛苦与快乐,有筑巢的幸福与欣喜……

恰巧对面是一棵棵高大的白杨树,一排排笔直的好似在与白云亲吻,叶子已经初长,嫩绿叶子的树枝间,最惹眼的是一只鸟巢,干枯的细枝看似错乱又很有规律似的搭建而成,枯褐色的,却在这喳喳的鸟叫声里,听出了生机,听出了欢喜,听出了春心的萌动。

这是一对喜鹊呢,隔着几棵树,还有一个雀巢,再看过去,发现接连好几个雀巢,都在高高的杨树间,蓝天白云高高的树干与树枝间,一只只鸟巢搭建在树桠间,阳光穿过鸟巢、绿叶,闪着鱼鳞般的光彩,又好似蝴蝶的翅羽在风中翩翩飞舞。

我驻足与树下,并没有影响到喜鹊什么,一双喜鹊依然自顾自地忙碌着,一会飞起一会飞落,一会飞出巢,一会飞回巢,用喙含着枯枝枯败的花草。我足可以看清喜鹊的摸样了,它的前额到颈项和颊部黑色闪淡蓝或淡紫蓝色光辉,喉白,好似围着一条白围脖,很是绅士的样子,时时抬起,昂着脖子看看天空,又低头四处看看,无论在做什么,依然一刻不停喳喳地叫着。

此刻,又一只刚刚飞回来,离着巢几棵树呢,忽然落下,观察一下,再逐渐飞往有巢的那棵树,一会高飞,一会低落,我足以看清它的样子:向颈侧和向下到胸和腹部的羽色逐渐由淡黄白转为淡灰色,翕翕部和背部淡银灰到淡黄灰色,腰部和尾上覆羽逐渐转浅淡。翅淡天蓝色,最外侧两枚飞羽淡黑色,其他的初级飞羽在外翈变为白色,因而在翅膀折合起来时形成一个长形的近末端的白斑,飞羽的羽轴淡黑色;尾羽淡天蓝色,两枚中央尾羽具宽形白色端斑,其余尾羽的末端仅具白色边缘,尾羽下面淡蓝灰色。

忽然好似看见了树下的我,歪着头看看我,又看看我,也许感觉出我没有攻击它的意思吧,飞旋了一会儿,依然落回巢中,继续忙碌着。

我也就此放松了紧张的心情,静静地立在山间,美美地听着鸟声,许是,心儿安静下来的缘故吧,竟然听到满山都是鸟声,此起彼伏,柔柔的,轻轻的,嘹亮,清脆。

忽而从云间传来云雀的声音,真是美妙极了,初一听立时令人打一个麻酥酥的颤儿呢,那是一种自由一种快乐的舒发。接着会听到黄莺儿滴溜——滴溜——的叫声,如此娇转悠扬的呖呖声从树梢头转来。再侧耳细听,吱扭——吱扭——远远传来,那是纺花车鸟叫声,又有一声高一声低的鸟声进入耳鼓:咕嘟噜,咕咕,吱咕咕……依次是白头翁,斑鸠,鹧鸪……

于是耳边已是天籁共鸣,鸟声直抵心腹,满耳满心海都是鸟声,此起彼伏,春天也就此伸展一下腰身,低低地在歌唱呐。

鸟声里,春声被渲染得暖了。渐渐的春气动,春花盛,春树芽发,柳叶已初长。其实,那些动人的鸟声,要数在春天时候呢。

等到春深再到山中,感觉越是春浓,鸟声越是美妙。声音里有一种快乐与自豪,有一种急促与兴奋,那些鸟声,更加的嘹亮与清脆。

这种时候,眼前总被花迷乱了,各种花草都生长出来,藏匿了一天的花儿叶儿自不用说,都已盛放生长出来,还有那些虫儿小兽也都出动了,蝴蝶儿,蜜蜂儿,呼啦啦各种鸟儿更是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啾啾,绸缪。

倚着树,再去看那些巢儿,已在密枝密叶间隐藏得很好了。此时,有很细小的声音从巢里发出来,仔细去看,就看到一只只黄口的雏鸟,在大张着口唧唧叫着。

从远处急急匆匆地飞回的大鸟儿,口里含着食物,或虫儿或草芽儿,此时的大鸟更加谨慎了,它总是盘旋在空中飞好几圈,直到感觉没有危险,非常安全,才肯落下来,飞快的动作,将口里的食物一点点的喂给那些雏鸟儿吃,自己却一口也舍不得咽下去,即便是吞了下去,也再次反哺出来。

这就是母亲,平凡而又如此伟大之处吧?人物一理,我们的母亲又何不是如此呢。于是想起我的母亲来,小时候,家里条件并不好,母亲不仅要操劳家务,还要每天去工作的。

记得一次母亲在上班时,有从前的同事小胡来厂里办事,这位同事刚好新婚。同事们见了小胡都围上来,说说笑笑,小胡也非常高兴,见了大家,就欢喜地掏出喜糖来,分给母亲和同事们吃。当时,小胡说着话就给母亲剥了一块喜糖,送到母亲的嘴边,母亲将糖接了,当着小胡的面含在了口里,手里却紧紧地捏着糖纸没有扔,小胡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小胡一离开,大家也都散了,继续各自忙去了。母亲就立刻将那一块糖吐出来,很仔细地用手里的糖纸包起来,放在了衣袋里。下班后,母亲回到家里,看到我和弟弟,别提有多欢喜了。边说着:有喜糖吃呢,吃了喜糖长得高,身体好呢。说着就从衣袋里,掏出那块喜糖,那糖已经粘在糖纸上,好容易才剥下糖纸来,母亲咬开,分给了我和弟弟一人一半。

我和弟弟甜甜地吃着,母亲一旁看着,那种幸福甜蜜的感觉,比母亲她自己吃了,还要甜许多许多倍呢。

静静地,看着鸟儿在巢中哺乳雏鸟,我想起母亲这一幕时,竟然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刚好鸟儿已经哺乳完了它的鸟宝宝,又一次飞出巢儿,很不放心的样子,在巢周围盘旋很久,鸣叫着,一声声鸟叫,竟然,好似母亲的声音,亲切,柔细。

那是母亲在轻轻呼唤着她的儿女,叫着只有母亲才叫着的孩子们的小名,一遍遍,一遍遍,千叮咛万嘱咐的,牵挂着,惦记着,万般的不放心呢。

春天来了,鸟声耳边,春声在心底生发荡漾,温暖也满满地裹住了周身,满耳满心底都也都是暖暖的春声,还有母亲轻轻唤着小名的声音,穿过春天的山山水水,由远而近,由近而远,围绕着我,不由得我很动情地说:很想念您呀,妈妈

哦,听出来了吗?春声,就是自然之声;春声,就是温暖之乐音;春声,就是幸福之音律,就是母爱之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nhbkqf.html

听春的评论 (共 8 条)

  • 倚石老人
  • 江南风
  • 春草葳蕤
  • Forget the past
  • 雪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春声在心底生发荡漾,温暖也满满地裹住了周身,满耳满心底都也都是暖暖的春声,还有母亲轻轻唤着小名的声音,穿过春天的山山水水,由远而近,由近而远...
  • 山鹰
    山鹰 推荐阅读并说 点赞!
  • 雪

    雪,很感动,春声是一篇感情细腻的文章。推荐。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