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雨中赏梅

2019-02-10 15:21 作者:╲血樱゛琉璃乄焚欲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年年梅花二月开,只是今年立早,是否也开得早呢?可今天才2月7日,农历正月初三,往年赏梅都是二月中下旬开始。这期间,天气还很不给力,又是风又是的。今天就是这个天,我想反正离得近,权当雨中踏春,碰碰运气吧!

不甚想,即便春雨绵绵,寒风凛凛,来无锡梅园赏梅的人居然络绎不绝,人头挤挤。风打脸上,钻进衣领,嗖嗖寒冷使我裹紧衣裳,缩着脖子。进到园门前,那若有若无的花香,早已钻进了我的鼻孔,顿时有了心中的激动。

园内,雨中红梅初绽,白梅姣若梨花。弯道上凉亭,漫步上梅坡,青石之上篆刻梅印与诗词,幽幽清冷的青色,与梅之清幽的融合。远观,斑斓轻盈若薄纱之样;近赏,有几株已娇艳满树,大多如小珠挂满枝头,却在寒风里缩成一团。雨丝凝成晶莹,饰在那青涩、丹红或浅粉的花苞之上,倒也衬出了几分岁月静好。

梅花虽比不上腊梅那般傲霜斗,但至少也抵御了初春的寒冷,还有着几分孤寂与高傲,若是配有春雪少许,自然更显娇艳清高。此时轻雨如烟,透了几分远观的超脱。

看着眼前雨中梅,想起每年赏樱时,基本都是下雨天。雨虽不大,樱花却早被摧残,花间有雨似泪凝,一地落英难言伤。樱花小依人,总是靠在一起,却不敌风雨欺。而面前的梅,总是一朵一处,挺立于枝头,孤傲而坚强,不曾坠落尘土,哪怕风雨连天,哪怕漫天阴沉,地上自有落瓣,不过零星几片。

从坡上下来,转入小径,穿过梅花盆景区,进入梅花名品区。往里几步,最多的便是朱砂品种群、宫粉品种群。从外到内,感觉周围的梅花就是从深到浅的变化。朱砂品种开放后红艳大气,但花蕾却有着深邃之味,那暗红色竟有一种威仪,对后头宫粉的三千柔情形成压制。有人驻足观看,有人加快步伐,更多的是闲散的,怡然自得。忽视了红梅的气势,看淡了宫粉的娇态。前有白梅温婉内敛,反而引来游者观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或许,人们更喜欢素雅的梅。很多人经常把腊梅和梅花混淆,觉得梅和腊梅一样,高洁、素雅,若是艳些,就俗气了。一些儒士可能被诗词中的清幽感染,在他们意识里,似乎梅就应该是素色,清清淡淡的。

我不懂梅,更不懂品种间有何区别。我只知道进了梅园,鼻尖总缭绕着清香,不甚清明。梅香总是淡然的,正如枝上,它的本身,透着淡淡的疏离,不论有无华裳,都有着一股寒意。无论春天多柔,它从未有热烈过。无论挨得多近,总有空间之感。

轻摘一朵梅,透过雨帘看,瓣上露水寒,掌心梅冰凉,却傲然挺着。周遭风带雨过,应该是它没有试图迎接过阳春的抚摸吧。当第一缕三月暖风吹来,它便要开始谢幕了,早早地离开百花争艳的浮夸。

风风雨雨,雪雪霜霜,只求一隅安宁。红红火火,噼噼啪啪,与它无干,径自开放。从“墙角数枝”来到园林,它始终不改初心,开得冰冷,香也森然。

人渐渐多了起来,我们该离开了。人气多了,仙气就少了。梅花如仙,仙不如梅,梅身在凡间而不凡,自有郁华而不媚。

梅兰竹菊,自带疏离,只与雪伴,不为雨饰,不贪雨露,不畏严寒。只是梅不欲久留春光间,实在可惜……

(作者初一学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mlpkqf.html

雨中赏梅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