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雨登大犀山

2018-09-25 19:38 作者:摆渡居士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摆渡再一次中登山,登大犀山。一路上山,不像一个为健身而登山的人,有些像一个随意散步者,有时又像一个幼稚的摄影者,还有些像一个虔诚的朝圣者。甚至,还有些像一个精神失常者。

撑一把雨伞独自登山,一路上,伞陪着我,我陪着伞。

一开始,雨不大,雨点落在伞上,落在树上草上,恰好成歌,律动中又不乏安静和谐的大自然之歌。

秋雨淅淅沥沥地下,雨中的路干净清新,雨中的树叶野草干净清新,山下的小城也显得干净清新,甚至连雨中登山者的心也同样会变得干净清新。一种不可言传的喜悦油然而生,这喜悦和着雨之歌一起律动,也一起宁静。雨点沙沙,正好洗去淡淡的无聊与闲愁。雨中的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慢慢地上着一级级台阶,一边听雨,一边欣赏雨中的美景,不时还会用手机拍下某个雨中的画面。

上山不久,山上起雾了,我继续独自走进雾里。雨雾中,只能见到路边近处的景物,再远一些,就是茫茫的一片白色浓雾。雨里雾里独自上山,路上显得更加安静,虽然耳边依然是一片沙沙的雨声。雨雾挡不住山下小城的喧哗,但似乎可以让人感觉离山下的喧嚣稍微要远一些。我突然想在这片浓雾中来一声长长的呐喊,却忽然停住了,心想:这有什么意义吗?如果是宣誓主权,这大犀山可不是我的。如果如同在空间发个动态,表示存在或活着,在这浓浓的雾里,又有谁来关注我的存在呢?没有,也不需要。

没有在雨雾里大声呐喊,但还是禁不住有一丝朦朦胧胧的错觉,仿佛大犀山是我的唯一,或者我就是大犀山的唯一。不过,我立刻打消了这一糊涂的想法,转而想到:有风雨就有迎接风雨的人,有天地就有战天斗地的人,有山有路更有我之外上山的人,只不过我不一定碰到罢了。在大自然面前,任何的人不过如瀚海一朵小浪花,如沙海一颗小沙粒,如雾中一个微小的尘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浓浓的雾里,沙沙的雨声更加清晰,自己的思维也更加清晰。独自伫立山顶,雾里的大犀山很静。有了雾的包围,我才没有“山高我为峰”的放肆。有了雾的遮挡,我才没有“一览众山小”的轻狂。有了雾潮湿而轻柔的轻抚与亲吻,自己在远离山下小城喧嚣的同时,在大犀山顶的浓雾中才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宁静,甚至是犹如死亡一般的静,因为静的极致就是死亡。

秋雨中的大犀山,没有了日整天都嘈杂一片的蝉鸣,没有了夏日火辣辣的阳光,清凉的雨雾中只是偶尔才会传来一两声叫,鸟儿的歌唱不是给我,雨点的合唱不是给我,是给大自然,是给众生。不过,这样的境界还真让自己喜欢。鸟鸣林越静,雨歌山更幽,何况还有这填满了树林的浓雾,还有路边桂花树上扑鼻而来的桂花香。

雨越下越大,雾也越来越浓,站在山顶,看不到山下的小城,更看不到环城的远山,只能够看到身边的雨丝与雾中隐隐的树影,连赫然矗立在眼前的大殿也似乎会被浓雾所吞噬。

雨越来越大,撑伞下山也会打湿鞋与裤脚。手里的伞是遮不住这下得酣畅淋漓的秋雨了,我走进山顶大殿躲雨,并在殿内徜徉,一会儿看古色古香的彩绘,一会儿看高大粗壮的红柱子,一会儿看殿内似乎很高远的大殿穹顶,一会儿看高高的雕花殿窗,一会儿看门外的秋雨,一会儿默默听殿外的雨声……

俯仰之间,我看到了大殿内施工暂停后随意存放的水泥、颜料、调色桶以及上山游玩者随意都在殿内的白色垃圾。上山的路上、路上的风雨亭中、半山以及山顶的广场上,都被清洁工人打扫得干干净净,再加上秋雨的洗刷,更是显得洁净和美丽。也许是殿内暂停施工时间太久的缘故,山顶大殿内的地面垃圾较多,清洁工没有打扫。

看到殿内的白色垃圾,想到不断制造白色垃圾的人类,我忽然想到:人类是什么?人类是破坏自然破坏环境之后又在不同程度上修复自然美丽环境,然后再继续破坏自然破坏环境并永远这样轮回,却自以为是在改变世界让世界更美好的动物。还想到:人类是什么?人类是人与人之间既相互友好、相互需要,却又彼此疏远、相互猜疑、相互防范甚至彼此为敌,却同样自以为很聪明的动物。

一个人在殿内神神道道胡思乱想了一大通之后,我又静静地看雨、听雨。雨呢?还是雨,不停地下着的雨。

一路上山,不时拍照片,其实一路上这些景物自己已经不知拍了多少回了,可对于摆渡这老顽童来说,似乎每一次上山,所见到的景物不仅大不相同,而且永远都一比一次更有姿色。拍照片拍多了,手机早没电了,雨景雾景照不成了,看时间也不能了,想用手机便签记下某个瞬间似乎很有诗意的灵感,也做不到了。其实,也谈不上有什么诗意的灵感,只不过想在山上、在雨中,糊涂涂鸦罢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雨还在下,我开始在殿内哼起小曲,然后吹起口哨。因为殿内有回音,又没有其他人笑话,自我感觉听起来还不错,老顽童索性大胆高歌起来。

唱什么歌?这时候,摆渡才忽然想起自己虽然喜欢听歌,语文课堂偶尔也会结合所讲内容即兴哼上几句,可自己能够完整记忆的歌词实在不多甚至没有。于是,我又由纵情唱歌改为大声朗诵诗词。可自己同样也记不全几首诗、几段词,我就把毛泽东的《沁园.》《沁园春.长沙》以及《三国演义》的开篇诗,放声朗诵了一回。

一时间,我的朗诵在大犀山山顶大殿内孤独执着、激情而放纵进行着,大殿空阔而又封闭的空间里,我的朗诵和回音如同洪钟一般,在殿内余音缭绕,和着殿外滴答滴答的屋檐水滴声以及沙沙沙沙的雨声,我独自在大犀山顶进行了一场融天籁之音和摆渡破嗓子于一体的天人合一的朗诵。摆渡神神道道的朗诵结束了,殿外淅淅沥沥的雨没有结束,山上朦朦胧胧的雾没有结束。天色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来,我得准备下山了。

又等了一会儿,雾小了些,可雨一点儿没有变小的迹象。我想下山,可雨实在太大。走到下山台阶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一辆小车停在那儿,山顶没人,殿内没人,驾车者应该在车里吧。我正准备去问驾车的朋友是否要下山,自己好搭一趟下山的顺风车,可转念一想,能够在这样的天气驾车上山的也许是很有情调的情侣们吧,不去打扰为好。

天色越来越暗了,我撑起自己的雨伞,走一段柏油路之后再沿着台阶匆匆下山。一路上,平地起水,油路低矮的一侧成了水流不断的小溪,一个个台阶则成了一个个人工小瀑布,雨之歌依然时急时缓地歌个不停……

下山了,鞋子湿了,不要紧。回家了,裤脚湿了,不要紧。不要紧,心没有湿,虽然心同样也没有诗,但可以有文呀!

摆渡喜欢徒步图乐,摆渡喜欢涂鸦图乐。今天,摆渡雨中登山,徒步、涂鸦、图乐。故有了该篇登山日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jsskqf.html

雨登大犀山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