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也说伯乐和千里马

2019-07-11 09:01 作者:闲话少说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伯乐和千里马的话题,自韩愈作了个简短的开头之后,就如滔滔江水,奔涌不息。在不断的研究、总结、创新过程中,涌现出了无数伯乐,创造了一套比一套系统和精准的识马用马马惜马理论,如有好事者要编纂一套《伯乐论马全书》,其浩繁艰巨,恐不亚于纪晓岚编《四库全书》之程度。

但遗憾的是,各种伯乐版本中洋洋大观的理论,似乎并未突破韩愈那篇150字左右的短文。“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仿佛仍是不刊之论。只要稍加留心便会发现,这些理论绝大多数仍主要是强调伯乐的作用,而马则成了陪衬和附庸,好象千里马只是专为伯乐而生,没有伯乐或者未入伯乐的法眼,千里马就只能沦为“常马”甚至与“常马等不可得”。尽管也有伯乐对马如何才能成为千里马并最终从“常马”中脱颖而出进行了粗略论述,但与伯乐主体论的汪洋大海相比,只是毫不起眼的涓涓细流,寂寂无声的涓涓细流,很难唤起千里马自我价值意识的觉醒。于是,众多的千里马便象菜摊上的萝卜白菜,默默无声地等待着“伯乐们”的光临和挑选。

自古以来,伯乐与千里马之间的关系,大抵不外乎四种情况。一是伯乐在大谈千里马之重要和如何选择、使用千里马之理论,并大晒自己所选千里马清单的同时,大叹“此地无马”和千里马之难得,并对此深表忧虑和遗憾。二是为数不多的千里马撒蹄狂奔,仰天长啸,惊得众马侧目而视,同时也引起了伯乐的注意,从而获取了千里马的名份和荣耀;也有倒霉者被认为太野难以驾驭,饱吃一顿鞭子之后,罚去拉泥推磨,终生陷于泥涂。三是为数不少的千里马和“常马”,既不展现自己独特个性,也不仰天长啸,而是对伯乐摇尾撒欢,蹭腿舐手,因温驯可爱、大可造就而进入千里马之列,得到伯乐大加礼遇,重点培养。四是另有部分千里马既不狂奔,也不长啸,更不撒娇献媚,默默混杂于“常马”之间,终身埋没,籍籍无名,只能在终老之时发一声“伯乐不常有”的浩叹。对此,伯乐们也不讳言和否认,因为不少伯乐常说高手多在民间,草莽之间藏龙卧虎,此处所谓高手和龙虎者,千里马也。

我猜韩愈作《马说》,应该是为千里马代言,而非为伯乐立传,故对其“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之说便不敢苟同。在未有伯乐之前,肯定已先有马,有马则必有姿貌奇伟,奔如闪电的好马,只是在伯乐未出现之时,“不以千里称也”。马既生生不息,则伯乐亦当处处皆有。把千里马和伯乐联系在一起的是疆场,只要疆场在,真正的千里马当不至于过多埋没。因为疆场需要千里马,伯乐也同样需要千里马,没有千里马伯乐就将失去存在的价值而饭碗难保。况且不少伯乐既是选马者,还是用马者。只是要实现千里马与伯乐的因缘际会,既离不开伯乐的眼光、胸怀和气度,也需要千里马“不待扬鞭自奋蹄”的自我展示,需要千里马不但有行千里之能,还要适时仰天长啸。

自古以来,不少千里马之所以沉沦,往往因沉默而与伯乐失之交臂。因此一味怪罪于伯乐,似乎也有失公允。试想在一个万马齐聚的场合,你不仰天长啸,默默无闻的混迹于群马之中,而寄希望于伯乐披沙沥金的逐一甄别和挑选,这不仅过高估计了伯乐求才的急切和能力,也未免显得幼稚和天真。同时,你可能也不知道伯乐选马的方法和习惯,他们往往是用望远镜去找远方的马,用显微镜来考察身边的马。如果你不是出身名马世家,血统天生高贵,又没有足以令其心动的软实力,还不使出洪荒之力拼命奔跑并仰天长啸,让他感知你有日行千里的硬本领,那他可能看到的只是你驳杂的体毛和身上的癞疮。还要特别注意的是,在你拼命奔跑和大叫时,一定要怀着对伯乐的深深敬畏,千万不能一时性起,跑偏了方向,超出了规定的范围;更切忌在伯乐观察你的牙口检查你的鬃毛时,表现出过分的激动和迫切,以至把唾沫星子溅到他脸上,或者腾起前腿撩起后脚,让他有遭受攻击的担忧。否则即使他认定你有“千里之能”也免不了拉泥推磨的命运。

假如你幼稚的坚信,是锥子就会脱颖而出,是金子总会闪光,甚至非要做如钟的君子,“扣则鸣,不扣则不鸣”,或者要学高卧隆中的诸葛亮,等待伯乐上门三求四请,那么我只好苦笑的告诉你,假如把你这锋芒毕露的锥子插进泥土,结果会怎样?纵然你是金子吧,没人开采,也只能终生埋没。三顾茅庐的佳话大概不会再有了吧,世上有几个伯乐有刘备那样的耐心和雅量?如果张仪、苏秦之流不是一路长啸,四处奔波碰壁的兜售自己?他们的名字,又岂能让稍有历史常识的中国人耳熟能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战国策》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是一匹老马在太行山上拉盐,气喘吁吁,口水长流,屈腿挣命,举步维艰。伯乐恰好在此时路过,发现此马竟然是一落魄之千里马,于是抚之痛哭,并脱下衣服披在他的身上,老马感伯乐之知己而仰天长啸,音如金石,声达于天。后人对此解之为知己难得,我则认为这故事并非是对伯乐和千里马在此时相遇相知而赞叹,恰恰是对伯乐和被埋没的千里马的尖刻嘲讽。

当你步履蹒跚百无一用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自己曾是一匹千里马,也不要接受别人对你的怜惜和同情。此时,你还是低头沉默吧,千万别作徒增笑料的什么长啸!因为这时的长啸,只是悲鸣,只会换来“常马”们无尽的嘲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jppkqf.html

也说伯乐和千里马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