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丽江记忆

2018-07-09 08:51 作者:杨永志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很多人到丽江,心中产生震撼,而我则溢满慵懒。

到丽江多次,亦从常态的惊叹中沉淀下来,更乐意慢慢地欣赏、品味弥漫在千年古城中那些不会远去也不会消失的片段,如我的血脉一样,慵懒地滋养着自己不老的心扉。

在丽江逗留,白天于古城内潺潺溪流边的路上漫步。视线中那些垂柳随风飘逸,仿佛在清清溪流中梳妆打扮;清丽的倒影中,浮出柳枝的轻盈,亦在轻盈的倒影里,呈现柳枝的碧翠。垂柳以俏皮而纤细的腰身,无语而深情地迎接客人的到来;亦用芊芊玉指柔软牵引客人的双眸,沉迷于绿荫浸润的遐思中。

偶尔移近她的当儿,轻轻抚摸她凉丝丝的光滑滑的肌肤。指头却传来她含羞似的心慌情醉的矜持之态,暗暗挣扎着摆脱来人的无意纠缠或有意挑逗。这个时刻,溪流弄眉眨眼,哗哗啼笑,让我为自己的冒昧之举突生自责之情,恋恋不舍间不愿放手。

就这样相互陪伴,从远古来到今天,从今天流向未来。奇缘机巧吧,在盛舒朗的时光里,在紧邻溪流前繁花镶嵌的古朴房舍前,你可以见到繁花中红灯笼醒目的艳丽、精致,可以见到窗内小室的洁净、大方;可以嗅到窗内飘来诱人的香流,可以闻到古乐中山飞来的岚韵。

跨溪石桥,是千年时光的浓缩。有多少人,踏上小桥,露出慰藉心灵的笑颜,安坐窗边的木几前,品味那一道熟悉的溪流,那一缕熟悉的绿柳,那一束熟悉的山岚,满腹游子的悲愁和坎坷皆被洗涤干净,依稀间忘记了尘世的沉浮与兴衰、酸甜与苦辣。我是一个过客,依然乐意在窗下养神,慢慢地取食一个丽江粑粑,一盘纳西烤鱼,一碟酸辣的咸菜,一杯润喉的酥油茶。聆听主人的故事,回味主人的悠闲,串成一米阳光,温暖自己的心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类似的古城,如木渎古镇,前往时因大瓢泼,狂风咆哮,遗憾中只好把久慕的景致封存于风雨中。庆幸几次来丽江,即使遇上降雨,但只要撑起小雨伞,随细雨引领,踏上潮湿的路面。如戴望舒的《雨巷》,伴随了丁香一样的姑娘。让我悄悄地沉醉在悠长悠长的古道上,让潮湿的空气潮湿我的心波,让潮湿的雨巷潮湿我的向往。

也在太湖的倚船穿行,烟雾蒙蒙,远山渺渺,滚滚洪流,闪闪波涛,历史变迁的故事消融于湖光里,无法追寻,杳无音讯。而丽江古城里只有蜿蜒的涓涓细流,波澜不惊,或穿过店铺的门前,或经过小院的石阶上,或聚集成清澈的龙潭。却悉心养育着纳西一代代生生不息的男女,不争不斗,无怨无悔,驻守在玉龙雪山的怀中,享受人间净地舒缓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让我由衷欣赏,万般景仰。

自然界的雪山很多,护卫丽江的玉龙雪山是纳西族人的神山。其固有的伟岸震撼着来客,我也一次次引颈仰望,一次次地倾述过对神山的敬畏之情。站在雪山腹部,来不及骑上牦牛留影,也来不及堆积雪人相拥,我在冰川显露浅蓝的光影前沉思。

凝视冰川露出的剖面,我无法将时光倒流到远古时代,也无法掀开神山富含的种种瑰丽宝藏。但自己可以知道冰川数万年盘踞的坚毅,数万年积蓄的神奇,数万年光影的惊艳。手触摸着冰川,凉意穿透指尖。这轻轻的触摸,连接了无限,跨越了时空。心感知到冰川的神韵,情体验到冰川的圣洁;眼透视出冰川的生机,手定格出冰川的深邃。那是地壳运动的见证,那是人类迁徙的旁白,那是个人机缘的奇遇。

没有当地人从容踏上转山拜神的雪路,我只能默默地诚服于自然的精湛与神奇,将无限的思绪潜藏于有限抵达的地段。诚然,玉龙雪山纵有变化无穷,我也无力览尽千姿风采。只好回到客栈,沐浴在雪山脚下柔媚色中,临窗眺望古城的万家灯火,思量一道道红灯笼浸染出的迷离幻影。

丽江的夜色是疯狂的。当白天雪山的威仪卸妆,冰川的神圣封存,古寺的庄严隐秘,古城的清幽谢幕,尽情展露给客人的是纳西人奔放的情怀,豪迈的举止,曼妙的舞姿,甜美的歌喉,醉人的明眸,以及喷涌出金沙江一般的洪流,激荡起纳西人对这片沃土的热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我抑制不住起伏的情愫,欣然卷入感动魂魄的人海里。在闪烁的光波中,随熟悉的乐曲,载歌载舞,舒展紧闭的灵魂,捡拾人性的光辉。那夜,数杯青梅酒,醉心醉情。那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人性回归,那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灵肉共鸣。再次缓步回走,五彩石的路面的确是五彩斑斓,迂回而悠长;跨越石桥如亲临星河鹊桥,空濛而晃荡。终于我躺在了客栈窗前的床上,做起了飞天的想。

再次睁开眼睛,慵懒的身体,已被旭日的柔光抚摸着。但我不想动,乐意慵懒地小憩在丽江的小炕上,慵懒的活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jnskqf.html

丽江记忆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