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秋已深

2019-11-05 21:39 作者:亓方文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刚刚到家,打开电脑,登录,看到“刚刚被推荐的文章”里第一篇叫《喜赞三角梅》。

没有点开浏览,想到我刚刚做的事,也是和三角梅有关呢。

中午时分,大先生发信息邀约我班后给老妈搬花,说然后给他搬,应下,说三点多。

就是三点多,下班出来去老妈处,到了等他来。

即将立了,我们毕竟还是北国,老妈楼前院里和窗台外的花儿们都需要进屋了。

包括三角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还有橡皮树、金枝玉叶、金桔什么的,我反正记不住——但不识字的老妈已经记住了不少名字呢。

大先生来,不仅仅是搬到屋里,有些花需要换大盆了。

尤其是那个金桔,已经成树了,需要挪到地里——冬季的考验,该来总会来。

不能一直在温室里,尤其当温室位置没那么多的时候。

今年老妈栽的葫芦长的最旺,爬得满处都是,起码有百多个,就是个子小,模样也不尽如人意。

今天拔了秧子,才知道,主根才一揸长,根浅茎长,结的葫芦当然就长不大了。

花搬完,秧子拔完,天就黑了——秋已深,日落早。

准备晚饭,大先生看家里的酒,还有一点六和液——给老妈留着吧,他出去买点牛二。

我炒菜,白菜豆腐。

喝点。

说身边人,身边事。

上海进博会,退伍兵公益岗,三角梅不同花色,鸡蛋价格。

看看日期,已经十月初九了,好快。

一年又快完了。

大先生说他次子打电话给他说病了输液欠钱了,他打一千过去,我问一句,视频了没,没。

嗯嗯,也是大学生。

也是他儿子。

他大儿子给他奶奶打电话,说有个免费的券,问去不去,老妈没听明白,也说不去,大太子一直问,为什么,大先生急了,插话,大太子急忙挂了。

大先生说这种免费的,你享受了,如果不续费、不参与,立马没好脸子看的。

当然。

糖衣炮弹打过来,你只吃糖衣,不要炮弹,人家不赔了?

即使只有你一个——你怎么保证只有你一个?

这种便宜,不沾也罢。

老妈说,没干什么也蛮累的;我说爬高上低,帮着拔秧子不累才怪,不服不行——岁数在那里。

77虚岁,到年就78了。

喝到一半了,才看看手机,妻打了5个电话,问回不回,吃饭不。

忙回一句,看表八点了都,新闻联播还没完呢。

天国家事多,领导事多。

领导们忙啊。

咱过咱的。

吃完收拾了,出门,月在中天。

秋已深。

将深。

温度还好。

晚安,我的世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ifbkqf.html

秋已深的评论 (共 5 条)

  • 雪儿
  • 残影
  • 亓方文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加油加油再加油,写出好文竞风流!散文网的美好未来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和积极参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佳作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