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兔兔日记》3074这个是Z

2020-08-04 06:23 作者:庆兔兔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3074-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星期四晴天20℃~9℃客厅早晨温度19℃ PM2.5-57

庆小兔这一次发烧,体温超过四十度,我的心也高高地悬在空中,我抱着庆小兔,我的心好像不敢再跳。

四十度以下我还能够承受,四十度以上我的心也就揪了起来,我唯恐庆小兔会不会染上别的什么疾病。

姨妈认为我有一点过于谨慎,妈妈好像也没有那样担心。

可能是站在不同的角度上看问题吧,各个人文化程度的不一样,各个人的阅历不一样,各个人所从事的职业不一样,各个人心里承受能力不一样,对待同样一件事情所态度也会大不相同。

今天是一个晴好的天气,蓝天上泛起淡淡的白色,几朵不起眼的云彩漂浮在空中,阳光照在地上并不是那么耀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六点五十分妈妈从屋里出来。

外婆迫不及待地问:“小九怎么样了?”

妈妈说:“昨天晚上出汗以后还没有烧过。”

妈妈进卫生间刷牙洗脸。

听到屋里有声音,外婆连忙进屋去看庆小兔。

庆小兔哼哼着要妈妈。

妈妈说着:“妈妈来了。”

妈妈进到屋里,屋里马上安静下来。

妈妈没有再从屋里出来。

姨妈过来说:“今天房屋过户。”

八点钟了。

外婆说:“他们怎么还不起来?”

我说:“庆小兔生病,就让他多睡一会。”

外婆说:“马上不是还要去房产证过户吗?”

我说:“你还怕妈妈一个人带不好庆小兔。”

外婆说:“妈妈就请了一会假。”

我说:“我们要去房子过户,庆小兔还在生病发烧,你还准备带庆小兔出去呀?妈妈完全可以请半天假。小孩子生病,妈妈在跟前可以减轻孩子疾病的痛苦,这是一种母,这是一种精神的力量。”

外婆从包里拿出给庆小兔带的牛奶衣服,原来外婆已经做好带庆小兔去房产交易中心准备了。

七点半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妈妈在换外套准备去上班。

外婆说:“我们今天要房子过户。”

妈妈说:“房产证过户,我就请半天假,我下午再去上班。”

我问:“庆小兔怎么样,有没有发烧呀?”

妈妈说:“没有发烧。”

我说:“退烧药应该到时间了吧。”

妈妈转身又回到屋里。

九点半妈妈起来了,庆小兔还没有起来。

妈妈说:“可能小九发烧辛苦了,就让他多睡一会。”

九点五十分庆小兔在喊妈妈。

庆小兔已经站在床上,庆小兔脸上没有发烧怏兮兮的感觉。

给庆小兔洗脸换衣服。

庆小兔说:“妈妈没有上班。”

妈妈说:“外公外婆要去市里有事情。”

庆小兔说:“外婆,你们要有事情,妈妈在家里陪我。”

妈妈说:“妈妈就上午陪你,妈妈下午还要去上班。”

外婆早早地把庆小兔的衣服拿到床上,妈妈庆小兔起来,被子一掀衣服找不到了。

庆小兔光着脊梁坐了下来。

庆小兔把被子拉过来裹在身上。

庆小兔说:“不盖被子会受凉的。”

庆小兔被放在沙发上。

妈妈说:“茶几放在这里多不方便。”

我说:“庆小兔经常在沙发上玩,沙发狭窄,庆小兔很容易从沙发上滑下来。”

妈妈说:“我买一个地毯铺在地上。”

我说:“不是地上,这些高档家具直棱直角,如果人磕上去就不是简单的起一个包了。”

我还是把茶几从沙发跟前拉开。

我说:“这样也不会有多长时间,估计庆小兔到了节,庆小兔从沙发上摔下来可能性就会很低了。”

庆小兔问:“外公,你没有去市里吗?”

我说:“姨还没有回来,姨爹回来,外公外婆才去市里。”

妈妈给庆小兔测量耳温,庆小兔耳温已经恢复正常,庆小兔两个耳朵都低于三十七度。

外婆在给庆小兔准备药。

庆小兔问:“外婆,这是我的药吗?”

外婆说:“你的病还没有好?”

庆小兔说:“喝了药就好了。”

今天庆小兔喝药痛痛快快。

庆小兔说:“我还要喝一点水漱漱口。”

我说:“你什么都懂,你要好好的学习,你把汉语拼音和汉字读一下。”

庆小兔拿起点读笔,庆小兔打开汉语拼音。

这是汉语拼音下册,掀开第一页是r和z。

点读笔点到r上,点读笔发出r的音,庆小兔跟着说r。

旁边的一页是z。

庆小兔用手指着z说:“这是z。”

我惊奇地说:“你这个z也认识了呀?”

庆小兔把汉语拼音一页页的读。

庆小兔把汉语拼音上册也读了一遍,好几个字母庆小兔都已经知道。

我问:“庆小兔,你要吃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要喝奶。”

姨爹来电话了。

姨爹说:“房主说今天房产证还不能过户。”

我们已经等了那么长时间,今天几个小时又白等了,妈妈为办房产证已经请过三次假了。

外婆为了自己有一套房子日思想,可是想就像肥皂泡,看得见却拿不到,虽然我们已经住进房子里,房产证没有拿到手,就可能一夜间变成乌有。

妈妈不能再呆在家里。

妈妈说:“小九,妈妈要上班了。”

庆小兔说:“妈妈上班,妈妈上班挣钱。”

妈妈换了衣服背起包。

妈妈说:“拜拜。”

庆小兔说:“拜拜,妈妈注意安全哟。”

妈妈说:“谢谢小九的关心,妈妈走了。”

庆小兔说:“妈妈慢慢地走哟。”

外婆去姨妈家做饭。

外婆问:“小九,你要吃什么呀?你要吃鸡蛋饭还是面条呀?”

庆小兔只是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汽车。

外婆说:“等你想吃了再说。”

外婆去姨妈家了。

庆小兔说:“我去姨妈家了。”

我跟在庆小兔后边。

庆小兔把手一挡说:“外公不走,我自己去姨妈家。”

庆小兔站在姨妈家的窗户台上。

庆小兔说:“外公,我已经在姨妈家了,外公你过来呀?”

庆小兔问:“看电视吗?”

我说:“可以呀?”

庆小兔说:“看汽车建筑队。”

外婆说:“吃饭了。”

庆小兔在自己的小椅子上坐下来。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用筷子吃饭。”

外婆在厨房里没有听清楚庆小兔说什么。

外婆问:“你要吃什么饭?”

庆小兔伸出手比划着说:“我要用筷子吃饭。”

外婆说:“你还用不好筷子。”

庆小兔说:“用得好。”

外婆给庆小兔盛了鸡蛋饭。

一盘子昨天晚上的剩菜,炒白菜,莴笋,芹菜炒肉丝。

庆小兔拿着筷子在挑菜,庆小兔把筷子握在右手里,庆小兔用左手帮着把两根筷子分开,庆小兔把筷子放在菜叶上,庆小兔左手把筷子捏拢,庆小兔夹起了一片白菜叶,其实庆小兔是用筷子把白菜叶挑了起来的。

庆小兔说:“外婆,我把白菜夹起来了。”

庆小兔高高兴兴地把白菜叶送进嘴里。

庆小兔又来夹白菜叶。

外婆说:“你这样拿筷子不对。”

外婆把自己拿筷子的样子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别别扭扭不知道怎么拿。

外婆扳着庆小兔的手,外婆让庆小兔跟自己一样,庆小兔拿着筷子反而不知道怎么拿好了。

筷子在庆小兔的手里大大的张开着,庆小兔用左手去帮忙把筷子合拢,庆小兔的手指头在两根筷子中间,筷子怎么也合不拢。

庆小兔干脆把两根筷子握成一体,庆小兔把菜盘子移动自己的嘴跟前,庆小兔两根筷子并拢再把菜拨出来,庆小兔张开嘴把菜迎进自己的嘴里。

我午睡起来了。

外婆说:“我先睡了,小九可能一下子不会睡觉。”

我说:“一个人的生物钟是固定的,一个人的生物钟不会轻易改变,庆小兔两点钟还是可以睡觉的。”

外婆说:“他早上起来那么晚。”

我说:“他起来晚,是因为他发烧有一点疲倦,到时间他还是会睡的。”

庆小兔说:“放大镜,我要放大镜。”

我说:“放大镜很容易打碎的。”

庆小兔说:“我要放大镜看东西。”

我还是有一点怕庆小兔用放大镜看太阳,我又不敢说,我怕说了反而起一个副作用,庆小兔好奇心促使他去看太阳。

庆小兔还是把越野攀爬车的门打开,庆小兔拿着放大镜朝越野攀爬车驾驶室里看。

庆小兔说:“司机呢,驾驶室里没有人。”

我说:“我们用望远镜看吧?”

庆小兔说:“用望远镜看。”

庆小兔拿着望远镜在看。

庆小兔说:“外公,我看见你了。”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我说:“可以看。”

庆小兔说:“看玩具节目。”

耀眼的阳光直射进窗户里,庆小兔的爬行毯已经完全融入阳光下。

看电视只能把半边窗帘拉上。

庆小兔很喜欢玩具节目,庆小兔可以一集又一集的看下去,但是跟他说最后一集了,庆小兔会说看完了。

庆小兔看完玩具节目已经十三点半。

庆小兔说:“睡觉了。”

我问:“你还烧不烧?”

庆小兔说:“我不烧了。”

摸摸庆小兔的额头背心,庆小兔身上似乎并不热,关键是庆小兔这时候的精神很好。

外婆说:“快躺下来盖上被子。”

庆小兔说:“我还没有兜尿片呢?”

庆小兔和外婆盖一床被子,庆小兔拿着奶瓶在喝奶。

奶瓶始终在庆小兔嘴里含着,牛奶总是没有看见少多少。

我说:“奶快一点喝。”

看着庆小兔在喝奶。

过一会再看奶瓶,奶瓶里的奶依旧那么多。

我说:“喝呀,平时你一会就喝完了。”

庆小兔又喝了一些。

过一会看,奶瓶还竖在庆小兔的嘴里,奶瓶里的奶还剩下不少,庆小兔的眼睛好像已经闭上了。

我想把奶瓶拿下来,我刚刚握住奶瓶,庆小兔已经把奶瓶拉了过去

我说:“快喝。”

庆小兔这才继续喝奶。

看着奶瓶从庆小兔的手里倒了下来,庆小兔已经闭上眼睛不动了,奶瓶里的牛奶已经喝完。

这时候距庆小兔上床已经过了五十分钟了。

十七点半庆小兔起来了。

庆小兔站起来。

庆小兔轻轻地对外婆说:“我尿床了。”

外婆摸了床单一下,外婆发现床单上有一点湿痕,庆小兔的秋衣边沿也有一点湿了。

外婆说:“可能是外公没有把尿不湿裹好。”

外婆说:“我给小九测量体温,小九发烧三十八度五。”

外婆继续给庆小兔喂药。

庆小兔说:“我是大哥哥,我自己喝药。”

庆兔兔回来,庆兔兔去外婆家做作业,庆小兔跟着庆兔兔过去。

我说:“哥哥还要做作业,我们去姨妈家玩。”

庆小兔刚刚跨进姨妈家。

庆小兔说:“看电视吗?”

妈妈回来了。

妈妈问:“小九还发烧吗?”

外婆说了庆小兔的情况。

妈妈说:“只要不烧那么高就放心了。”

姨妈说:“发烧总要有一个过程,最起码也要四五天。”

妈妈给庆小兔测量耳温,这时候庆小兔的温度又低了一些。

妈妈说:“小九的温度低于三十七度了。”

妈妈过去给庆兔兔辅导功课。

外婆说:“小九,我们吃饭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吃饭。”

姨妈说:“妈妈还要给哥哥辅导功课。”

庆小兔说:“我也不吃饭。”

姨妈说:“你不吃饭就没有大力气了。”

庆小兔马上转回来。

庆小兔坐在凳子上,外婆把餐盒端来,外婆给庆小兔餐盒里放上大米饭。

庆小兔说:“我不要吃大米饭,我要吃面条。”

外婆说:“还有鱼丸子哟。”

外婆给庆小兔餐盒里舀了几个鱼丸子。

庆小兔说:“我不要鱼丸子,我要吃面条。”

我说:“汤里还有白菜哟。”

庆小兔说:“我不要白菜。”

外婆说:“我给你煮面条。”

庆小兔嚷嚷着说:“我要吃面条。”

外婆说:“外婆还要煮呀。”

庆小兔看见姨妈在吃豆腐干。

庆小兔问:“姨妈,你在吃什么呀?”

姨妈说:“姨妈在吃豆腐干,不过豆腐干是辣的。”

庆小兔马上做出被辣了的表情。

庆小兔说:“小朋友不能吃辣椒,大人才能吃辣椒。”

庆小兔在吃鱼丸子。

外婆端着面条过来,外婆把庆小兔的餐盒里的米饭拨出来。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我要吃。”

外婆说:“不是你要吃面条吗,面条煮好了你又不要了。”

姨妈说:“他不吃,就让庆兔兔吃吧。”

庆小兔马上说:“我要吃面条。”

庆小兔问:“姨妈,你在吃什么?”

姨妈说:“姨妈在喝绿豆汤。”

庆小兔说:“外婆,我也要喝绿豆汤。”

庆小兔把绿豆汤很快喝完了。

姨妈端起碗说:“小九,我们干杯吧?”

庆小兔说:“我的绿豆汤没有了。”

姨妈说:“你假假地干杯呀?”

庆小兔说:“我没有了。”

庆小兔在凳子上转了九十度。

外婆说:“你在凳子上转,你当心转掉了下来。”

庆小兔说:“我不吃饭了。”

庆小兔高举起左手,庆小兔把右胳膊弯曲平举起来,庆小兔浑身上下紧绷着在颤抖。

庆小兔说:“姨妈,我已经有大力气了。”

姨妈说:“你大力气都抖起来了。”

庆小兔说:“我要尿尿了。”

说着庆小兔来到卫生间,庆小兔站在马桶梯椅跟前,庆小兔在褪裤子。

我说:“你上去再脱裤子呀,你把裤子褪下来,你就没有办法上楼梯了。”

庆小兔还是把裤子褪了下来,庆小兔想迈腿上去,裤腰把庆小兔的两条腿束缚住了。

庆小兔说:“上不去了。”

我把庆小兔抱了上去。

庆小兔尿完了,庆小兔把裤子搂起来。

庆小兔说:“我是大哥哥了,大哥哥不能要大人抱。”

庆小兔自己从梯子上下来,庆小兔按动水箱按钮,水把马桶里的尿冲走了。

庆小兔说:“我去找妈妈。”

姨妈说:“小九,姨妈跟你玩吧。”

庆兔兔二十点钟才把英语复习完。

庆兔兔和妈妈过去吃饭。

外婆说:“这么晚了才去吃饭,这不得胃病也要得病。”

姨妈说:“姨爹,你怎么把大毛放出去了,现在外边还有人在玩。”

姨爹说:“我把时间看错了,我把大毛找回来。”

庆小兔说:“我去找大毛。”

姨妈说:“你找不到大毛。”

庆小兔说:“我找得到的。”

庆小兔来到外边。

庆小兔站在路上往四周看。

庆小兔喊:“大毛,你在哪里?”

大毛在远处灌木丛中探出头。

庆小兔说:“大毛,大毛在这里。”

庆小兔喊道:“大毛,回来。”

大毛迅速跑了回来,大毛来到庆小兔跟前,大毛抬头看了庆小兔一眼,大毛往前继续跑了出去。

庆小兔说:“大毛呢?我去找大毛。”

庆小兔来到小区侧门。

庆小兔说:“大毛呢?”

我用手指着远处说:“大毛可能去那里了。”

庆小兔蹲下来,庆小兔朝着地面看了一眼说:“我看见大毛的脚印了。”

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用手指着一条小路。

庆小兔说:“大毛跑那里了。”

庆小兔喊道:“大毛,回来,大毛,回来。”

大毛突然出现在小路上,庆小兔朝着大毛在招手。

庆小兔喊道:“大毛,回家。”

大毛朝着庆小兔这边跑了过来。

大毛从庆小兔旁边跑过去。

庆小兔说:“大毛,你不要跑,大毛要回家了。”

大毛跑了回去。

庆小兔说:“大毛,姨爹去哪里了。”

姨爹在后边出现了。

姨妈拿着虾皮虾头过来了。

庆小兔说:“我喂大毛。”

庆小兔把一个虾头扔到地上,转眼间大毛就把虾头卷入嘴里。

姨妈拿着一个虾头,大毛两条腿站立起来,姨妈拿着虾头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圈。

姨妈说:“大毛转。”

大毛跟着姨妈的手转了一圈,姨妈把虾头扔在地上。

庆小兔也要了一个虾头。

庆小兔举着手说:“大毛转。”

庆小兔只是把手抬起来,庆小兔的手没有在空中转起来,庆小兔个头矮,庆小兔不可能把手在大毛头上转起来。

大毛只是跟着庆小兔的手上下摆动,大毛的嘴随着庆小兔的手在移动。

我说:“把虾子扔下来。”

庆小兔这才把虾头扔在地上。

庆小兔又拿起一个虾头。

庆小兔学着姨妈的样子说:“大毛站起来。”

大毛站起来,庆小兔张开手虾头落在大毛的头上。

庆小兔说:“大毛拜拜,我要做作业了。”

妈妈说:“哥哥做作业,你到客厅里玩。”

庆小兔说:“我在做作业,我在这里做。”

庆小兔趴在飘窗上在画画。

一会庆小兔又来到客厅里画画。

庆小兔说:“外公,笔进去了。”

我拿着夹核桃的夹子把彩色笔后盖打开,我把彩色笔的笔芯捅出来,我把彩色笔弄好了给了庆小兔。

庆小兔在画画,突然听见庆小兔在画纸上敲打的声音,庆小兔把彩色笔的笔芯硬打了进去。

庆小兔也拿着核桃夹子在夹彩色笔后边的笔帽,彩色笔已经打开一次,庆小兔没有费什么力气,彩色笔的笔帽就打开了。

庆小兔拿着彩色笔说:“外公,我打开了。”

我说:“你不要故意这样做,这样不好?”

庆小兔说:“你胆小鬼。”

我说:“什么胆小鬼,你有一点在搞破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apbkqf.html

《庆兔兔日记》3074这个是Z的评论 (共 4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