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美景可遇不可求--再上冻山

2019-07-29 15:57 作者:云朵儿GAO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去年的七月二十八日,我去了距离西安两百多公里,位于太白县城旁海拔的冻山。那次留下的印象太美好了。当时正值草旬上葱花盛开,一眼望去满山都是鲜艳的金黄葱花,多得如同人种植的一样。只见那细细的杆儿顶着花球团,在绿波般的草甸上撒着欢儿随风摇曳,齐刷刷地向着一个方向舞姿曼妙,尽情摇摆,简直美得无与伦比。

这些年,爬山去过的高山草甸很多,在草甸上都见过高山野葱。这种葱在草甸上很多,也很美味。因此,五月底和六月间若上草甸,每次都会加入顺手拔绝对无污染小红葱的队伍。也见过它们头顶如小毛笔头样的葱苞,却是第一次在冻山上见到高山野葱的花儿绽放。葱花竟然是金黄灿灿的,而不是过去常见大葱的白色花球,这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再者,冻山上来爬山的人少,不像其它草甸上每年都被人拔去很多。因此,冻山草甸上金灿灿的葱花,多得如同是从长成草甸的高山草中盛开的一样,看得我惊喜若狂,醉卧花间一遍遍地拍照摄影。当把图片和视频发在朋友圈后,一下子就燃爆了。大家在惊叹其美的同时,都会问那漂亮的黄色花儿是什么?可见,都没见过哟!

那日,还在冻山顶的标致石上,近距离俯看了以起伏的梁脊为界,一边云海一边草绿。狂风中这边山坡草甸上茂密的高山草花儿,随风从坡底一路摇摆到山梁,恰似绿波涌上堤岸,还如抖动的锦毯一样漂亮;对面那边,云海一次次地翻腾,如云烟拍岸,却终始跃不过梁上。那长长的大梁顶,分明就是拦云大坝哩!

我们欣赏着冻山正上演的精彩大剧,看得我如醉如痴。每当云海向上涌时我就鼓掌加油,被推下去时总是笑得欢天喜地一般。我们的笑声一定是云海听到了。就更起劲地为狂风中的俩位忠实观众表演起来,其景壮观又充满诗情画意,对我来说就是妙不可言。此情此境,在我眼中比云卷云舒多了一份童趣或俏皮,令我十分欢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正如当时的小同伴(向导)说:“看你高兴得像孩子一样。真是好的风景要有会欣赏的人看到才是美好。这一切在你眼中是美景。在不会欣赏的人看到了,那就是一团云雾了。”

哈哈,冻山之行一切都是美好的。让只身前来的我,看到了美到震撼的风景和意境,使这一趟圆满美妙。尤其当看到第二周,从西安前来的爬山队拍到的冻山画面后,就更感恩我的冻山之行了。因为两周后葱花全无,且草甸上浓雾弥漫,能见度很差。这我更难忘冻山之行。在留恋冻山美景的同时,也感激当时山脚下采石场的工人们为我做向导,才有了冻山上美妙地遇到。

这一年,我都在规划等葱花开时再来。也要再次感谢采石场的工人们。这也是我当时离开时告诉他们的:“明年若再来,一定给你们带好吃的来。”因此,我始终留着他们的联系方式。

当今年七月到了,我再联系他们时才得知秦岭禁采,他们在去年就全部返回湖北农村了。我感到有些遗憾。小伙子则说:“你当时已经给我们报酬了,你也给我们留下了美好。大家也常聊起你,看到你还在爬山都很开心。”

总之,每当我想起冻山,就会想起那四位朴实的农民工朋友(一人陪我到了山顶,另三个在垭口草甸等待我们)。还有那位我在上店房停车后,刚走向去采石厂的路上,看到身后当地的一辆面包车过来,我示意停车向其打听。这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听到我要去爬冻山时表情担忧地说:“你怎么能一个人来爬山?你上车吧,我带你到采石厂再说。”我解释说不会一个人上山的,我不是冒险的人,会在那里等到有人上山了再结伴同行。

在车上他有些生气地说“当地人很少爬山,你能结到什么伴呢?冻山又离西安太远,西安人也很少来爬山。山上人迹罕至,野兽很多。”并且多次重复地说:“你咋能一个人来爬山呢?你绝对不能一个人上去!”男士一脸忠厚质朴,语气就像是自家亲人在批评鲁莽的家里人一样。

很快到了采石厂工地。树下有一些人正闲聊。司机师傅对一个男子说:“我车上的人要去爬冻山,你把她带上去。”那说话的男子不同意。司机师傅就提高了声音,语气严厉地说:“她一个女的从西安来爬山很不安全。我每天从这里经过,见你们整天没事干。那就带她爬山去!一个太危险了。”那男子还是说着各种理由不同意。

我也急忙说:“可以给你一百元向导费的,帮个忙一起去吧。”

司机师傅大声地说:“给什么钱!你们就当上山玩了。我是当地人,现在必须要到山里面去看种的菜,没有办法陪她。你赶紧陪着去,快上快下。”民工男子也连忙摆手说:“说啥钱呢,坚决不要的!”

我估计工人是听到了“我是当地人”后,男子面露难色地说:“好吧,我陪她去,你放心走吧。”只见师傅笑着说:“好了,你和他上山吧。记住不要给他们钱。”这是我从遇见司机师傅到此刻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真是太感动了!我赶紧下车,给司机师傅说再见后他开车而去。

后来,这位同样朴实的湖北工人,背起我的背包,又叫上他的三位工友,我们一行五人上山。途中他们说“当那开车的人与你认识呢。”我们不认识。大家素昧平生,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真的是有亲人般的亲切。

下山后与工人们话别。我执意要付一百元来感谢连午饭都没吃的朋友们。他们坚决不要,还很生气。我说:“这点钱是对好人的肯定。你们一定收下。另外,明年再来时我会给你们带好吃的来。”

这些经历,让我想起冻山行时就会心头一热,对偶然遇见的他们心怀敬意。对那位说着普通话的司机好人心生感激。没有他,我的冻山行是实现不了,就不会看到如如幻的美景。更是我还没上山,就遇到了由他们呈现出人世间的动人美景!同时也坚定我一定要继续做一个好人,好人定会遇到好人!

今年原本计划在暑假时的七月底再去冻山。结果多年一起爬山的同伴说她这一周爬完山后就要陪老人和孩子玩了。考虑她没有去过冻山,便决定提前去那里爬山。这次是四人自驾,早上七点二十分出发前往太白县。去年我是提前一天入住太白县城。

这一路虽路途遥远,却也是聊得甚欢。途中看到老乡正卖当地产的白甜瓜时,便下车买了一兜子。还在太白县城外公路边的花圃停车,花了五元门票钱,赏了一下人工花海。只是花圃中花儿盛花期各异,鲁冰花只有几只花开正艳。毛地黄的紫色花儿开得很漂亮。不过,四人都是在原始自然风景中陶醉的人,对花圃鲜花的热情,抵不过十点多钟时太阳的热度。于是,就如花农巡视般手搭凉棚瞭望一番就离开了。

十点半时看到了上店房管理站的房子。拐进通向采石厂的路上,我就想到了那位司机师傅。期待能往日重现,再能如去年一样偶遇,送上我的感谢。上一次太匆忙了,彼此都是如释重负般的心情很快就告别了。现在路上前后都没有一辆车。在采石厂停车时看到厂房内没有一个人,心里难免有点失落。

吃了一顿甜瓜后开始上山。

这一次来早了三周,上山经过的山脚下菜地,洁白的地膜刚铺上,小洞中的菜还没有发芽。等宽的一道膜和一道黄土,黄白相间很好看,在地头望去,如大地上的金银毯一样。黄土也是新的,一颗小草都没有。成了真正的一片净土,这让我很喜欢。感叹地给同伴说:这应是一家勤奋的人。

走在松软的新土上感觉很惬意。那就先来一张合照,留住珍贵画面。

走过菜地后就开始上山了。上山的小径与去年相比更不好走了。蒿草很高很密,路迹不太明显。小径上也是长着杂草,可见这里很少有人爬山。两位走在前面的男士反复找路。他俩又走的比较快,我俩正常速度跟不上他们节奏,只好一路追着。加上有些闷热,到开始拔高的那一段,我竟然心跳得有些发飘,使本来没有难度的冻山行,差一点阴沟里翻大船。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到了垭口草甸开始休整吃午餐。然后开始冲顶。休整后体力恢复了,轻松登上山顶,冲出树林来到了冻山草甸,视野无限开阔。

来的早了三周,草甸上的野葱刚长苔,全是小嫩的小花苞。没有了满目摇曳金黄的葱花,草甸就普通了。草甸上的花儿也没有上次的百花烂漫,今日花的种类很少。因为对于高海拔来讲,现在才是草甸上的初,高山上的花草都是有花期的。

不过,这次看到了一种紫色的花穗,很鲜艳漂亮,形似浓缩的鲁冰花,那就当是鲁冰花了。我一直都很享受坐在花儿朵朵和厚实柔软的草甸上,看着远山的层峦叠嶂,那种感觉很美妙。于是,我坐在紫色的花丛间,目光跃过千山翠绿,开心地望着天边雾霭中的山脉遐想。这时候心里想的都是美好的事儿,看着想着,不一会儿就心升喜悦地笑了。

这时,先头已登上冻上顶的两个男同伴,在上面叫我们快上去。呼唤声拉回了思绪,起身漫步草甸,穿过草甸上的一小片箭竹林,看到了冻山顶的那座小山头。

绕到巨石的前面,起势磅礴的冻山大梁就在面前了。登上巨石顶上,看大梁上风景如画。上一次我坐在山顶上,看脚下咫尺间云海涌动。这一次没有了云海,却有着在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映衬下的草色闪亮,“南草北木”的大梁上绿油油的,春意盎然,焕发着勃勃生机。大梁极富动感地直达远方,呈现出大气壮观之美和催人向上之力!

许是今天草甸上没有期待的云海,目光就跃过草甸,看到了鳌山大梁,也看到了太白山最高的拔仙台。鳌山那长长的大梁,一条直线接着白云,如天空中的大道一样,是那么的宏伟壮观!拔仙台在群峰之中高高的山尖亮出了它的绝顶。这一切都让我看得心生澎湃,也很自豪,真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因为两者我都亲临其境,感受其意。

今年,我没有延续连续五年在六月间去太白山拔仙台穿越。因此,今天远远地看着心里就欢喜了。尤其当看到鳌山与拔仙台在一个画面时就愈发地高兴了。一度觉得拔仙台在向我招手,问我今年为何没来?呵,真是心驰神往了。那就在此作答:明年一定赴约!

今天在此看到的冻山,实证了美妙的风景是可遇不可求的。想我去年都是临时决定前来,结果看到了绝美的风景。后来看到晚我两周来的山友们,拍到的草甸上没有大面积盛开的鲜艳葱花时,就由此推断出了冻山草甸上最美的时间段。可是,今天我还是提前三周来到冻山,期待的遍地葱花就是妄想了。对于花儿来说都有固定的花期,这是自然常识。再想想前些日子在东梁所见,也是明知花期只一周,当看到东梁上最美的杜鹃花海后第二周又去了。结果啥也没看到,还淋了个浑身湿透。这就是贪恋了,幻想着说不定还会开着呢。

那么,今天我们在冻山顶,蓝天白云下静心欣赏冻山大梁上草绿花红的如画风景,和远处群山连绵,宛如天边的城池围在冻山,我们如同坐在净土绿洲之上一样的美妙。还能在人迹罕至的原始高山上,语花香中度过两个多小时安逸的时光,也是一段快意人生,不负我长途驱车而来。

今天在草甸大梁上,遇到了比我们先到的几位爬山人。一位正在拔葱的女驴友说他们是宝鸡蔡家坡的,早上六点就出发了。我说:“怎么这么早呢?我们比你们远多了才七点出发。”她边拔葱边说:“我们是为了在太白县城吃早餐,太白县小吃城很有名的,你们没去么?。”嘿,我们真是同类项呀。今天我也打算在太白县城吃美食的,只是上午时间太紧就没有去成。

当这位女驴友问清我们是从西安来的后说:“你们西安那边的东梁,冰晶顶,鹿角梁和分水岭两边的山(上述都是秦岭高海拔的名山)我们都去爬过多次了,都是一日完成……”嗯,听了她的话后我和同伴相互一看,怔了一下,想笑却没有笑出来,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苦笑了一下。为什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苦笑”呢?同伴当时想的定是与我一样。那就是今天听了别人讲后,才知道我们是多么热衷于爬山,多么的不寻常,多么的狂热,狂热到听起来有些不正常了。

宝鸡驴友平静地讲述她的经历,其实就是在讲述我们自己。因此,当她问我俩都爬过那些山时,刹那间我们就真的不好意思一一列举了。这真是天下驴友一个样儿。只要有可登的名山,那就不辞劳苦长途奔袭,你去我这,我去你那,生怕漏掉哪座了。

可是,为了爬山过去我们的勇往直前,在今天她的话语中听起来多了几分搞笑,还觉得怪怪的。这“搞笑”来自于宝鸡驴友们比我们更加狂热。她讲的那些山我们都去过多次,太熟悉了。

因为爬冻山是没有难度和路程短,正常情况下五个小时就完成了。我们从西安驱车二百多公里来冻山爬山,早上七点多出来都来得及,这也是平常我们爬山出发的时间。可这位宝鸡驴友说的前三座山路程长难度大,正常情况爬上爬下需十一个小时。我们从西安出发,下山都是傍晚七点左右,到家都十点多了。那么,他们离西安那么远,早上要几点出发呢?这些山海拔都在约三千米高,里休息不好时我们爬着都很吃力?可想他们的难度有多大?可是,我很清楚这一些艰辛,比起登上山顶后享受到的快乐,那些辛苦又是微不足道的,这就是我们脚步不停的动力所在。

他们今天来的早,下山也早。我们是在他们下山时遇到的。因为当时没有想到这几位看上去装备一般的人,原来是与我们一样的爬山达人。因此,当她讲那一番话时让我们一时无法从容作答,总有一种突然被她扒开的感觉,所以就匆匆前行了。可能这位驴友会认为我们是来闲游的。那么,如果下次在山中再相遇,我一定告诉她我们是一样的,都是大自然的朝圣者,朝圣者的脚步是不会停止的 ……

另外,我还会告诉她,草甸上野葱生苔了就不要拔了,葱花开时很漂亮的!

当我们在冻山大梁上玩得尽兴后开始下山。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在垭口草甸上欢腾地一遍遍跳跃,兴奋得晕头了。使我们从垭口下去,把那一段很陡的拔高走完后,却发现走到了与上山时不同的路上了。等我们发现路不对时已偏离之前走的轨迹很远了。况且,我们两次来冻山都没有听说过还有另一条路。因此,突然走到深山中的大路上还真有些惶惶然。

这应是一条废弃通大卡车的大道,土路宽且平缓。推测这里应是过去伐木材的林场路。比起之前走的那条小径太好走了,只是我们没有走过,也不见他人。因此走在这条宽阔大道上心里却很不安。但是,明白能通车的大道,出口一定是在村子中的。继续向前走了快一小时后,看到大路一旁很宽的地带全是半人高的草将森林隔开,显得更空旷了。路的另一旁则是很浅也不宽的乱石泄洪沟与森林。我们四个人像是暴露在大路上一样感到很不安全。担心荒山野林里会有动物出没,也就有些更害怕了。

正在这时,从树林里钻出一头棕色一尺多长的小猪幼崽,站在大路上看我们。前面的同伴走近后它也不躲。同伴就用杖指着它的头说:“这里荒无人烟,哪来的猪?可能是野猪吧。”

我们虽都没有近距离见过野猪,但面前这小家伙肯定是野猪了。还没等走在后面的我俩女将走近,小野猪在把我们四人都对上眼后,转身又回到来时的树林中了。

见此,我们四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一起了,认为小猪一定是回去叫它妈了。因此,我们把队形压紧一些,加快步伐往前走了一段,并没见小猪一家出来。于是就调侃说:小野猪回去给它妈报告后,它妈一听是四个人,拿不下来,就只好作吧了。

我们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是前不久端午假期的时候一位独行的爬山小伙,在西安附近的紫阁峪山上,先是遇到一只小幼熊,意外遇见就带来了意外惊喜。本来人们大都喜欢毛绒绒的动物小幼崽。再说一个大人,哪还会怕一个小熊崽子的?他就欢喜地给小狗熊拍照,结果熊妈妈冲出来,扑到头上就咬,将其咬得在山上爬了两天,才被救援队找到抬下来,其状惨不忍睹啊。

因此,我们刚才一见是只小野猪,马上就想到了熊袭人的场景,四人不但没有拍照,还赶紧将手机装起来。不过,这次我们人多势大,心里还真的没有太害怕。只是在大路上走地更快了,也更加留意两边的风吹草动。因为,我们现在的形势是完全置于开阔地带,目标太明显了。

本来在看到小野猪前,我们用又说又笑来壮胆走着,现在就都不说话了。实在担心从森林和一米来高的草丛中冲出野兽来。可目前经过的地带越来越空旷,实在想不明白这条路的一边,会有这么大面积如同是废弃的庄稼地一样,杂草丛生。就在这时候,闻到空气中有类似燎烧动物皮毛的难闻气味。举目四望也没见人烟,可这味却越来越大。这场境着实让我们害怕。想不出这深山老林里,咋会有这奇怪的气味呢?可现在的情况是想不想得明白,都要勇往直前。

又走了一段,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向北拐的岔路,再看通向的山坡上有一个很大的木栅栏圈舍,能放百十头猪的规模,里面拱得像刚犁过的地一样。圈舍坡上有很大的房子和院子,还看到几只棕色的小奶猪正在院子里扭来扭去。院子里还传来狗的狂吠。至此,我们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是野猪驯养场。

这里应是过去国营林场的办公地。这时候也明白了顺路的一边会有不长树的草地,那是用来堆放伐下的木材,大路是运送木材的。禁止伐木后,林场撤销。当地人就用来养野猪。那奇怪的气味就是从这猪圈里飘出来的。可远远的没有看到圈里有野猪,联想刚才那有燎烧动物的气味,可能是刚才正把圈里的大猪宰杀了。

大家分析论证明白后继续前行,看到从三岔路口往前的路更好走了,完全是农村的大土路一样,不在是养猪场前的两车辙中间是草的林场路了。还看到大路前方两三百米处安在路上的大门。见此,我们判断到安全处了,很快就要出山了,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便在三岔路口停下来准备休息一下。

刚停下来,听到山上有动静。抬头看到紧挨着路边十来米高的山顶上,有几座精美的木凉亭,长长的木回廊相连。我们几个人都抬头看着,觉得这个林场过去规模应很大,上面应是林场员工们的休闲公园。正在这时,突然看到有一头一米多长的巨大野猪,正目中无人的在亭子里闲逛。天啊,这个发现实在让我们害怕了,吓得我心跳得咚咚的。心想它要是俯冲下来,那我们就无处可逃了。看来这里的野猪是放养的,上面还有多少头,实难预料,更不敢细看寻觅,赶紧大气不敢喘地离开了。

走到大门前时,看到从大门边开始沿山拉着铁丝网。

见此,我才不害怕了。原本想着大门一开,外面一群野猪等着回圈里可怎么办哟?这大门一边紧挨山,另一边则是在山坡顶上,很陡很深的坡下就是前面那条一路流下来的山涧。大门关着,我们就从沟这一边的草丛中扶着门边过去了。见大门上挂着一个大牌子,下面写着联系买野猪肉的事宜。

这时看到大路还在山里面。我们也不敢怠慢,继续沿路顺山前行。同伴担心我们会不会在山里一直转着都出不去。其实在前面我没有担心过,现在看到了放养的野猪厂后也担心了。因为之前在电视中看过,人工放养野猪都是在远离人群的深山老林里。现在快五点了,天黑后再走不出去就可怕到不敢多想了。不过,现在山里植被茂密,满眼绿色,养猪厂都是走到跟前才能看到。山路都是弯弯绕,说不定拐个弯就到了村子。

又走了约一公里后,看到路边山坡上有几座半新的豪华坟墓,表明人烟应不远了。说真的,过去看到坟堆就害怕,现在看到后很亲切呀!并且,同伴们都是如释重负地笑着说:“有坟墓啦!”哎,这真是心随境变呢。

再走看到河沟的对岸有成片的玉米地和菜地了,路边还有大面积正开得缤纷艳丽的格桑花。只是看上去与周围的植被很不自然一致。

我调侃着说:“格桑花在全国各地泛滥了,误导我走到西藏了。”

同伴听后都赞同地笑了。可我们都没有停下脚步来欣赏一番田园风光。因为明明看到了人迹,却放眼望去还不见人烟村舍。我说:“不用担心,格桑花用在墓道美化有可能,种玉米和蔬菜就无需啦!”同伴们又是一阵窃笑。唉,我实在担心大家心生浮躁,埋怨带错路的队友。

就在我们笑声刚落的时候,看到远处有车通过。急步向前,便看到高大的山林前,在出山路的两边有两院房子紧挨公路。院墙上写着上店房牡丹苑。

到此,我们开心地笑了。认为今天很幸运!这一路真可谓妙趣横生。本来走错了路,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风景。如果说在原始森林里,能走在宽阔平缓的大路上出山,本身就是意外之喜!那么,误入野猪林却相安无事,那就是幸运了。

因此,对我们来说今日冻山之行,美景不仅在冻山大梁,还有下山途中这可遇而不可求的遇见!

在返回的途中,同伴说:“下次我们再来,直接从牡丹苑上,把车停在野猪厂的大门外。”

我说:下次再去,“二师兄”们定会说真是老虎不吃人当成病猫了。上次放你们过去,就料到你等还会再来。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不必来来去去了……

2019/7/6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ybpkqf.html

美景可遇不可求--再上冻山的评论 (共 5 条)

  • 雀雀雀雀跃
  • 雪儿
  • 诗心云卿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