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西湖魅

2020-04-27 07:50 作者:小小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西湖魅

梁孟伟

办公楼与西湖仅一路之隔,楼顶就能一览湖光山色。

近二十年的朝夕相处耳鬓厮磨,退休后不能日相伴长相厮守,每每想到那个时刻,一种离愁别绪,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我常在疏影横斜的孤山北麓探古访幽,也在落英缤纷的桃李树下惜伤怀;常在碧叶连天的荷香莲影中痴迷沉醉,更在三潭印月的浮光跃金中流连忘返。相伴西湖的六千多个日日夜夜,西子湖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舟一堤、一塔一阁,都已深深镌刻在记忆深处。

直到有一天,一位朋友问我,你在湖边呆了这么久,那么请你告诉我,西湖的魅力在何处?他把我一下子问住,竟不能用一语回答。你说她风姿绰约,她又端庄厚重;你说她风情浪漫,她又铁马金戈;你说她仙风道骨,她又禅味十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西湖是面多棱镜,横看成岭侧成峰;西湖是块昆山玉,朝晖夕阴各不同。西湖不仅是自然的,更是人文的;不光是阴柔的,也是阳刚的。西湖的柔情滋养出一个个故事,西湖的豪气催生出一个个悲壮传奇,西湖的淡泊又孕育出一代代高士名流。

西湖盛满了爱情传奇。白娘子与许仙,梁山柏与祝英台。还有苏小小与阮郁,徐志摩与陆小曼等等……无数缠绵悱恻的故事在这里上演又谢幕,多少粉黛佳丽在这里绽放又凋零。西湖波中摇曳着眩目的浪漫情致,西湖水中飘落过太多的风花月。

你看,从湖畔开始相送的祝英台与梁山伯,山一程水一程长亭更短亭,但有情人最终难成眷属,最后只好化蝶翩舞于青山绿水间,于是西湖的水面上常辉映出比翼齐飞的倩影,西湖的群山间总回响着提琴协奏的《梁祝》。

你看,断桥上一场喜相逢,细中一把油纸伞,终于成就了“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爱情佳话。但人蛇相恋终究斗不过封建纲常,白蛇娘娘最终被雷峰塔镇压,塔倒那天鲁迅也雀跃唤呼。

你看,风华绝代的南齐歌妓苏小小,一次邂逅青年才俊阮郁,才子佳人一见倾心。但这位芳华十九的如花美眷,却过早地凋零于西子湖畔。“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从此我们记住了苏小小,也记住了西泠桥。

西湖更充满了历史悲剧。栖霞岭下的岳王庙,三台山麓的于谦祠,南山路上的张苍水墓,孤山脚下的秋瑾雕塑,吴山顶上还有为按察御史周新建造的城隍阁。有人说西湖边是清官大荟萃,又是冤案博览会。

抬望眼,岳王庙内“精忠报国”四字金光万丈;倾耳听,风波亭上“天日昭昭”之叹声犹在耳。亘古男儿一武穆,千古一曲《满江红》。气势磅礴的吟唱,豪迈悲壮的形象,照亮了南宋半壁江山,更激荡得华血脉偾张。

抗清英雄张苍水被捕后,高官厚禄难动其心,严刑拷打不夺其志。临刑前“带镣长街行,告别众乡亲”,写完绝笔诗《入武林》后,无限眷恋地望着西湖,柔情万种地长叹一声:“好山色!”这是他留给西湖的最后告白。

西湖又高洁淡泊。一个月光如霜,朗照着疏疏落落的梅枝,染黄了殷红蜡黄的花朵,倒映着清清浅浅的湖波。这时若有若无的幽幽花香,熏得林和靖辗转难眠,索性披衣推门走进月中。看着水中轻轻颤动的梅影,嗅着清风送来的缕缕暗香,一首《山园小梅》便在湖面跳荡:“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抑扬婉转的低吟,珠圆玉润的歌声,搅动一湖银波,醉倒一山梅花。这时,一股寒风飒然而至,几瓣梅花飘然入怀,两个高洁的灵魂就此结缘,一段千古的佳话从此流传。

在西湖,吟一首《山园小梅》,去追慕名士的高风亮节;听一曲慷慨悲歌,去祭奠精忠报国的英灵;看一场断桥相会,去感受水漫金山的坚贞;赏一曲“十八相送”,去体会化蝶双飞的浪漫。

历史的沧桑凝重演绎出西湖的惊涛骇浪,传说的凄迷婉转衬托出西湖的轻灵娟秀。不难设想,要是没有那些活泼泼的灵魂翔舞其间,西湖徒具一个美丽的外壳,会因而减却多少魅力内涵?西湖仿佛是挂在江南胸前的一块老玉,历史烟云才把它滋养得如此灵动温润,拂拭得如此光洁照人。

西湖转眼留在身后,前面已是佛门净地。这是宗教的隐喻,还是历史的暗示?贴近空灵境界,沾水洗涤尘垢;聆听古刹钟声,领略佛旨禅义。除了灵隐,西湖周围还有七大寺庙;即使超脱如道家,也占据着一座葛岭。

余秋雨曾发出感叹,西湖“贮积了太多的朝代,于是变得没有朝代。它汇聚了太多的方位,于是也就失去了方位。它走向抽象,走向虚幻,像一个收罗备至的博览会,盛大到了缥缈。”

有人说你可以不知道鄱阳湖、洞庭湖、青海湖、太湖,但你一定要知道杭州西湖。因为她是人文自然的完美结合,中华文化的璀璨明珠,民族情感的集中倾诉。

西湖是一个历史湖,一个人文湖。英雄鬼怪,无奇不有;侠女义士,无所不包;三教九流,应有尽有。于是经过社会伦理的悄悄抽绎,传统道德的巧妙重塑,西湖被塑造成一个宗教湖泊,打磨成一颗精神之珠。人们有不如意时,就把心事向西湖倾诉;遇不平事时,就把希望向西湖寄托。

西湖成为中国文化的集合体,充满了象征性和抽象度。因此对于许多人来说,西湖即便是初见,也会像贾宝玉初遇林黛玉,仿佛以前在哪里见过。这就是中国文化的一个意象,因为人人心头早有这座精神之湖。

英雄先烈,名流义士,增加了西湖的高度;才子佳人,妖魔鬼怪,体现了西湖的宽度;诗词曲赋,仙山名刹,又显示了西湖的深度。深度、宽度、高度,才形成了与众不同的风度,成就了千古一湖的气度。

西湖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写得清、说得明的,只能卧一湖烟月,摘两片流云,饮三杯淡酒,听数声语啁啾;西湖也不是一时半刻就可读得完、赏得够的,只能掬一捧碧波,沏两壶龙井,约三五知己,品几点云水禅心。

所以游览西湖,最好先浏览西湖,懂点历史。因为西湖的每一个景点,都有历史积淀与文化底蕴,更多时候风景只是故事的点缀。若是走马观花,西湖就会多几分迷蒙,减几分风姿。

一天下班以后,我又走向湖边,青山有些空蒙,湖水有些迷离,一切都是淡淡的:淡淡的山,淡淡的水,淡淡的雾,淡淡的一幅水墨,淡淡的一怀愁绪。近处的草地和树木都显得清翠欲滴,树上几只松鼠在枝杈间跳跃。因是仲夏,湖边虽没了桃红,柳绿得更浓,像一蓬蓬绿色的烟雾,万千丝绦洒向湖面,似乎要轻拂荷叶上的水珠,拥抱那霞锦般的粉荷。

这时一辆观光车缓缓驶来,车上播放着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这时我才注意到绿丛中的翩翩蝴蝶,多为纯白颜色,常常双栖双飞,我想那是不是归来的“梁祝”?

夕阳隐在几片云后,透射出万道霞光,把一湖的碧波,染得异常绚烂,分外妩媚。这时夕阳外的青山,烟柳外的西湖,飘来若有若无的丝竹。

我久久地依偎在西湖的怀里,直到一轮圆月在吴山升起。月光大概经过满湖荷香的沐浴,仿佛每缕月华都氤氲着一股香气。湖边一圈璀璨的霓虹,仿佛美人脖子上的一串项链,散发着迷人的光芒。月光下的一湖琼瑶,被一艘艘船儿轻轻划破,船儿像片轻盈的荷叶,载着满船的游人,也载着我的绵绵情思,驶向月光深处。

西湖啊西湖,多年后风雨归来,你仍湖山不老,而我容颜已改!是否还认得当年朝夕与共的我,和留在湖中那腔不舍的情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xybkqf.html

西湖魅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