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美丽乡村桃源盛会

2019-04-02 05:26 作者:友友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3月30日晨8点30分,我们网络协会成员,在黔城阳光花园集合,驱车向蟠龙山迤逦蛇行,直往深山里钻。

一路上,山花烂漫,姹紫嫣红。白茫茫,一片片,一簇簇,间杂红晕,黄信吐舌。

我就纳闷,自家园里的桃,这几天,花瓣几乎谢光了,只残存红蕊,顶着小而暗的黄球,难道桃源(村)还有桃花?好在一路风景如画,心情大悦;想到秋实,仙桃般的黄桃,口水直流,更欲以观。

车缓慢地,停在了游客休息中心。这里早已人声鼎沸,悠远的“古老黔城,你还好吗”,曲调清扬,略带伤感,和着古典韵律,给这美丽的桃源增添了旷古的幽怨与喜庆。下车,首要的,就是寻桃觅花,美丽的桃源,真乃世外桃源。这里没五柳先生,武陵源那么神秘,那么平旷,那么屋舍俨然。俯视山岭,一梁梁殷红的桃,果不出我所料,“桃花不知何处去”。这是桃花节啊,是不是主办方弄错了时间?我不得而知。好在还有些花,为桃花节,硬撑着。

台上演员在走台;台下游客笑风。

美丽桃源牌坊,檐角翘起,古色古香。坊侧,村民在卖土特产:新鲜的椿芽,隔年的干笋,新翻的黄鳝泥鳅,土鸡土鸭,腊肉及蛋类。想尝小吃,有香辣魔芋豆腐,米粉米豆腐,鸭蛋蒸肉,烤鸡腿鸡棒等。如你玩投壶套圈,赢了,可带走土鸡土鸭土鹅。射者中,喜乐哈哈。姑娘媳妇,在廊亭,绣香包。香料由你选,荷包由你缝,有大妈在教走针线,其乐融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吃腻了,可去西岭桃花亭。亭在丘顶,很显眼,檐角翘起,极像清朝的顶戴官帽。岭上的路,青一色砖砌阶梯。我与妻拾级而上,桃红艳艳。之丘顶,桃花亭,着水红薄纱帘。女子坐亭,似桃花仙子;男子坐亭,如花心薄幸郎。亭之东,舞台所之;亭之西南,桃源村落所在;亭之北,高山峻岭;亭之南,碧绿沅水。岭之东山坞,岭壁桃花紫。水田曲项(鹅),也没高歌。

我去的正是时候,三美女藏亭侧桃花中,烈日炎炎下,“人面桃花相映红”,煞是好看,忍不住偷拍了几张。真是,不到桃源,不知桃花谢春,还有先后次序。远眺北岭,山高林茂,几块红艳艳的山坡,我猜肯定是桃,花儿比这桃花亭的还艳。我欲去一观,无奈妻拉余听琴音。

其实,我也早闻到了二胡声,古筝音,但我舍不得这桃花亭的嫣红。

下至岭腰,腰带,乃一水泥车道。古筝音,把我俩吸引去。一后生,面目清秀,着白色唐装,有古典美男之范,弹着古筝。一女子翩翩起舞,胜似敦煌壁画里的飞天,舞姿曼妙,水袖飘逸。不少游客驻足观赏,拍照摄影。舞曲间歇,悠扬的二胡声,又把我俩吸引去。一花甲老人,鹤颜童发,着玄色唐装,精神矍铄。拉的是古典名曲。曲子,我很熟,不是“三泉映月”,是“梁祝”。在家听,在歌厅听,都没今日这般动听。这里桃树环抱,桃花盛开,配着这曲,仿佛梁祝在游。妻拉余手,指岭东山坞干田,铺红地毯,上有三个巨大的塑料圆筒。我心领神会,牵着她的手,往下走。在一硕大石刻“世外桃源”处,还留了倩影。圆筒游乐处,三孩子玩的不亦乐乎。见我俩,还蛮热情的,把一圆筒推了过来。没想到,妻还真想聊发少年狂。两孩还蛮热心,告诉妻如何钻进去,把带穿好,抓好把手,还帮忙滚动,乐得妻哈哈大笑……

三月桃花尽,不对,桃源北岭的桃,花开的正盛。那“不知桃花何处去”的阴影,此时荡然全无。立北岭腰上,俯视桃花亭,有“一览众山小”之感。北岭的桃,修剪的,每蔸就是盆景。那树蔸,黑褐色,粗如古树状。那枝条,优雅而舒展,像起舞的仙娥。请别再遗恨,桃花无处觅。妻坐岭上,感慨桃源东山西岭,花来花去,人世无常,叹息说:“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我说你别酸溜溜的,也别太悲观,“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很自然。“今日歌舞地,黄昏桃花悲。山桃花红满枝头,沅水春江润桃源。”似自慰,又像在安慰妻,“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突然,一阵春风徐来,满山遍野,那凋零的花瓣,在最后谢幕时,化做粉蝶翩翩起舞,高频率煽动翅膀。最后陨落,躺在春草上,依旧那般美丽。也许明天,或许后天,她将不复存在,但她今日活出了自信,展现了美。瞅着,草色青青,花水红,肠断岭北坡。想到年过半百之妻,今春疾病缠身,蓦然,对桃花肃然起敬。见游客,轻薄桃红,留影摇枝,不免有些愁绪。风儿吹不去我的愁,桃花偏能惹长恨,内心莫名丝丝隐痛

桃花春色暖。环视桃源,春风徐徐,吹落桃红点点。坐视红树,目尽桃源,眺一岭云杉处,纯白汉宫服,撑一把把油纸花伞,一字排开,款款游动,甚美!惊似武陵源,物外田园,叹俗客争相来集。

日近正午,舞台游客散。游人如游龙穿梭于桃林。桃花亭,游人最盛,岭北较少。殊不知,岭北美景连连。遥望林深处,顿悟:今日入山深,沅水几度碧。看遍桃花水,仙源不难寻。

宫服一字游动,油纸伞高高举起,踩着鼓点,听着流行曲,在岭北腰上走秀。我唤妻下山,看她们表演,来冲淡桃花凋零的伤感情绪。她们体态窈窕,步履轻盈,动作优雅。在这桃源,她们就是道亮丽的活动风景线。

离开岭北,回到舞台旁,只剩殷红花蕊的桃,更像成熟的少妇。她们没了花枝招展的风骚,也没了凋零伤感的凄苦,更没有了翩翩学蝶的悲悯。她们多了份成熟,一心孕育果实,来报答桃源的父老。

烈日下,桃花宴,在舞台下方公路上,弯着排开。桃花流水,鱼儿肥,桃花宴少不了桃花鱼,它很地道,正宗的桃源味,肉质鲜而不腻。桃浆银耳汤,以桃浆为菜,我还是第一次吃。生吃桃浆,我小时候尝过,无味,黏黏的,有些滑。腊肉蕨菜,猪脚蛋卷等,点缀些新鲜桃瓣,极具观赏性。八个菜,个个与桃花关联。进酒的苗姑,头戴银饰,身着苗服,为游客上酒唱苗歌。我虽听不懂歌词,但那婉转欢快的曲子,肯定是祝福客人的吉祥话。遇上“酒仙”,她们会为他唱一曲高山流水。曲不断,酒长流,喝不尽。我曾经的同事,梁博士,竟然唱了两次高山流水觅知音,喝的痛快惬意!

酒罢曲尽,人影散乱,大家四散走开。下午两点许,我们返回了黔城。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tzpkqf.html

美丽乡村桃源盛会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