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川西记游(七)

2019-01-14 11:58 作者:沉默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川西记游(七)

九寨缩影——牟泥沟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我既非智者,也非仁者,但我山也爱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欧阳修)。我爱山的雄悍豪放,我爱水的婉约柔美,所以,几多年来,是随意也好,刻意也罢,游览了不少的山水名胜之地,但至今初心未改。曾有人说,九寨归来不看水,其实也不尽然。九寨我已去过两次,并没有影响其他凸显水的风景区带给我的不同感受。如前不久游览的牟泥沟,虽然景区较小,但有独到之美,美得极致,所以,仍然令我拍手称绝。

牟泥沟位于四川阿坝州松潘县城西36公里处,属黄龙景区西部景观。因为同属黄龙景区,所以也在“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之内。牟泥沟景区由二道海和扎嘎瀑布两部分组成,两个景点有一山间隔,相距十几公里,各自为点,不相牵连。景区面积约160平方公里,海拔在2800至4070米。

我们在游览了黄龙后,紧接着第二天就来到牟泥沟景区,上午准备游览以“海子”为胜的二道海景点。时间尚早,只有我们一群游客。细观周围,一排低矮简易略显老旧的木板房的中间有一个木制的类似牌楼样子的门,门楣上用木条拼写着“二道海”三个字,门的顶上长满了尺八高的枯草,这就是景区的进口。看到这门脸的妆扮,我心中暗想,这个景区或许不很景气、或许没有什么亮眼之处,带着这种疑惑走进了景区……

进门后是向坡上延伸的栈道,左手边是一片开阔的草坪,边缘是葱绿茂密的杉树林。空气湿润、清新,令人神清气爽,毫无高反的感觉。我站在草坪回首,只见四周山峦叠嶂,树木郁郁苍苍,山谷间云雾飘浮荡漾,已将这小小的牟泥沟团团的围裹在如如幻的仙境之中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道海”的名称由来已久,据《松潘县志》记载:“二道海,松潘城西,马鞍山后,二海相连如人目”。景区为一狭长山沟,长达5公里,两侧青山绿树葱茏起伏,雾霭迷蒙,山隐映。我们沿着栈道的阶梯上行不远,就走进了莽莽苍苍的遮天蔽日原始森林,这里的树木经年累月浴风沐,历尽沧桑,有的精壮挺拔,有的老态龙钟,有的姿形俏丽,有的委婉婆娑,有的伸展腰姿企望与蓝天携手,有的铺展裙袂甘愿与湖水为邻,千姿百态,都彰显着勃勃生机。同时我也看到,有的已经倒伏在同类的脚下,任由雨雪的侵蚀,任由身上长满了或绿色或褐色的苔藓菌类,成了林中的装饰;有的跌落进湖水里,任由微生物长年的随意摆布,修炼成了“不坏之身”。原始,自生自灭。在这远离尘寰、寂静幽深的雪山峡谷中,“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在密林的遮掩中,我们走近了“海子”,站在栈桥临望的并不是很大的湖,但惊喜赞叹之声不绝于耳。湖面呈椭圆形,阴暗处显青绿色,着光处显浅绿色,湖水清亮碧透,湖底的水草一丛一丛清晰可见,湖边高耸的松杉枝体都似倒悬在水中,岸上水下连为一体,像一排长腿美女。湖水满溢处,有小小细流沿堤流向坡下。往前是一个紧靠着山脚的湖,山坡上覆盖着或黄或绿或红或褐的一片深秋之色。湖的形状略长,湖水仍呈绿色,近山坡处的水面漂浮着长出水面的水草,一簇一簇,几乎沾满了半个湖面,像开在水面的花朵;没有“浮草”的湖面清明如镜,将岸边的绿树和山坡的秋色一揽怀中,色彩斑斓似锦。再前行不远处又是一个湖,这个湖湖岸参差,岸上的树木也不高大,视野比较敞亮。因为是枯水期,有的湖底已经裸露,被淡黄色的枯草覆盖。水深的地方仍如汪汪碧眼,蓝而晶莹,绿而剔透。岸边有一排略高而齐整的青绿色的杉树,它的前面还生长着一排枝繁而叶落的矮树,但树的顶端还残挂着一些黄叶。青绿色的树影背景、渲染着点点黄叶,倒映在蓝色的湖面,惟妙惟肖的图景让我想起了在网页上看到的汪钰元的彩墨国画,笔简意浓,引人入胜。油彩也好,水墨也好,这就是一幅绝妙的美术作品。

眺望前面是一连串的湖,湖湖挨肩,堤埂相连,高低虽异,参差有致。望着这一个个的湖,我有点蒙圈,见不到明显的标识,长相又相近,这些湖都叫什么名字概不知晓。过而一想,也无所谓。就像看见美女,她又不属于你,你只管欣赏,至于她家住哪里、姓氏名谁根本不重要。

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体魄较大的湖,有人告诉我这就是“二道海”。这里的湖水还比较丰盛,湖面也阔达。也许湖水有深有浅,也许光照有明有暗,湖面呈现出多种色彩,有的深蓝、淡蓝,蓝得幽深,蓝得醉人;有的深绿、浅绿,绿得心颤,绿得张扬。平静如镜的湖面,静影沉璧,不仅倒映着岸边的秋山、树木、栈桥、游人,还可以清晰的看到沉卧在湖底的粗壮的树干。这些已经钙化了的树干不知在湖里沉寂了几多年……

站在栈桥上仰望,湖两侧的山峦,山顶还隐没在茫茫的雾海之中,山的下部或高或低的树木以及坡上的杂草都结霜覆雪,一片银白。就好像不愿让人打扰的醉汉,一直在蒙头大睡……

我回顾沿路欣赏过的一个个“海子”,不禁勾起我的遐想,这一个个色彩不同的湖,多么像令人心动的精致的宝石啊。如果从高空俯瞰,阳光下那一个个辉映着蓝绿色彩的“海子”,你是否会疑惑:这是上天洒落在深山峡谷中的珍珠玛瑙?还是仙女沐浴后遗失在密林深处的翡翠珠链?这是多么幽静迷人的地方啊,有道是“藏在深山人未识”,这是否也与“二道海”景区门脸的低调有关呢?

……

我们离开“二道海”景区,直接来到了“扎嘎瀑布”景区,这里主要以“观瀑”为精。景区内仍然是古树参天,但四处或远或近时有时无的水流声不绝于耳。栈道旁的崖壁上长满了杂草和低矮的灌木丛,不时就有一股股瀑布从树丛中或流淌或倾泻出来。前行不远处,就见到了夹在上下栈道之间的瀑布,这是一处坑洼不平、凸显台级参差的斜坡,水绕过树丛、凸凹台地漫坡流泻,水流在一级一级的台阶前形成了多个小瀑布。说是瀑布,其实说是斜坡上的流水也不错。时值中午,水流反射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但人们还是围在“瀑”边,拍照个不停。

从栈道上行随处可见那宽敞的河床内弥漫的水流,水中还分布着很多面容沧桑的树木,河水与树木就这样在这深深河谷中默默地相依相伴。这弥漫的水流或平静的流淌,或流经坡地、台阶形成激流、矮瀑时发出些许喧闹,或动或静,都宣示着河谷生命的韵律。再上行不远,就是景区的核心、精华所在——扎嘎瀑布。人未到,声已闻,像骤雨前远处的雷声隆隆传来。

扎嘎瀑布号称“中华第一钙化瀑布”,经多年沉积,瀑床已经成为了淡黄色的整体的钙化晶体。扎嘎瀑布地处海拔3270米,瀑高93.2米,宽35米。上游是湖泊,下为一串阶梯式瀑床,水流末端的边缘是一处观景点,铺着整齐的栈木板。瀑床两侧是茂密青翠的树木,一条淡黄色梯形水道贯通无阻,不知是树木逼窄了瀑床?还是瀑布推开了绿树?或许两相谦让而为之,不得而知。我们在观景平台上,看那巨大的清澈的水流,在黄色的背景上,从绝顶倾泻而下,经多级凸凹参差的钙化台阶跌宕飞溅,晶莹剔透的水花,似蜂飞蝶舞,似玉串珠连。那倾泻的激流无情的撞击着凸起的台阶,发出如雷的轰鸣,气势磅礴,“飞流透嵌隙,喷洒如丝棼。含晕迎初旭,翻光破夕曛。余波绕石去,碎响隔溪闻”(唐•刘禹锡)。午后的阳光有时越过树梢,斜射在瀑顶的激流上,银光耀眼,“百尺烟中紫翠分,水光摇日雪纷纷”(明•袁宏道),水雾映虹,十分艳丽。

瀑布左侧有一处几乎立陡的栈桥阶梯,可以近距离的亲近瀑布。我努力的克服着恐高心理,艰难的向上攀爬,在途中的一处观景平台,颤颤惊惊的站在台边,观赏着一丝一缕洁白水流的湍急,倾听她千年来埋藏心底的诉说……

来到瀑布的顶上,“雷声”渐远,相对要清净一些。栈道成桥,水流来自远处的湖泊,流经桥下后势不可挡、一倾而泻。右侧是舒缓的下行栈道,可以逆光观看银光闪耀的激流倾泻的壮观气氛,近距离欣赏那一缕缕、一束束、一股股洁白的水流,撞击在突兀的钙化层上,那浪花四射、神采飞扬的情景,十分壮观。

一边看一边走,不觉又回到了水在林中流,树在水中长的地方。一切还是那样静寂、悠闲、浪漫,如诗如歌,迎着阳光望着这些生长在水中的树、这些树下流着的水,不知是水还是树反射出的一串串光环,恍惚了双眼,虽然是晴空朗日,眼前的一切就好似幻境、梦境的再现……我定了定神,坐在栈道旁的台阶上,捋了捋纷乱的思绪,仔细琢磨,游览欣赏了一天的牟泥沟,有雪山、有森林、有“海子”,也有连绵的瀑布群,与九寨差在哪?除了身材精致,还差别的么……

牟泥沟,你不能妄自菲薄,不能自惭形秽,你是九寨中午时分的投影,你是九寨精华景观的浓缩,你是九寨沟的亲姐妹,你是川西高原还未唱响的那之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tnpkqf.html

川西记游(七)的评论 (共 3 条)

  • 雪儿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