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西坡花魂

2020-03-18 18:57 作者:蓝桥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纵情,本不该在这个年龄所潜流;但还是触动了心扉,为眼前西坡的惊艳而荡漾。

西坡,苍山的西坡,如苍山伟岸的躯体一样,流溢出耀眼的风姿,夺目的容颜。蜿蜒的山路,似乎让人以磨砺坚韧的毅力而延展,仿佛让人以压抑急切的心境而深藏。山风楚楚,溪流咕咕;绿草茵茵,田畴片片。那是西坡的裙角在浮动,那是醉人的笑靥在等候?

也许是一种短暂的煎熬,一种神圣的召唤。车窗外的风景,铺洒出应有的魅力和豪迈:莽莽苍苍的苍山,峰巅高昂,白灿然。其魁梧,袒露出呵护万千生灵宽阔的胸襟;其神采,展示着滋养万千生灵柔美的情怀。而跳跃眼帘的是一片忘却尘忧的鲜红,一片满目刺眼的惊艳,一片催人振奋的流彩,一片诱人心脾的芳华。我兴奋了,手舞足蹈。这就是西坡的杜鹃吗?!车载着我,我的心早已飞扬;车停止,止不住是我拥抱花海狂妄的心潮。

我看到了遒劲的古木,弯弯曲曲,伸开有力的臂膀,指头托起漫天歌吟的飞天少女的绝唱。我看到了簇拥一道的花卉,迎着咋暖还寒的朝阳,似刚刚沐浴了昨晚细的怜,露出娇羞的笑貌,低语着、嬉闹着,倾吐集聚的喜庆与欢愉。看到了朦胧惺忪睡意中的妩媚,依着绒绒的厚厚叶子的凌空的大床,似乎还沉浸在里自我编制的宫室,回荡在轻盈的千秋上,成就着自己超越自己气魄的精妙。看到了悄悄露出半个笑脸,机灵地窥视周围而又胆怯的双眼,仿佛在神秘地母体中刚刚降生,初尝到无尘不染空气的清新,享受繁多姊妹顾盼自己的挚爱。看到了悬壁上,灵动得如飞鹰般的身影,是为一睹深谷溪流的清凉,还是遥望云雾飘逸的自如;是准备与它们结伴,还是让它们惊叹,始终不畏险境,激情地流溢着自己的高傲。

我不敢有那份勇气,也不敢有那份胆量。只能近距离地凝望,这些花海中的丰盈,这些花海中的笑靥。因为放眼的山坡上,只有花的漫舞,只有花的细浪,只有花的盛装,只有花的歌谣。偶尔我准备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可满地的离开母体的花瓣,分明还在紧紧地依恋着高高在上的姊妹,诉说一份赤城的心音。等等我,等等我,我不愿离开,我不愿离开!于是,那些滴血般的花瓣忽而飞起了身子,忽而撑起了手指,忽而翻转着衣带,依然无法终止它们对天的热爱。我不敢躺下呀,怕自己的沉重身体破碎了它们至美的怯态,怕无力净身的自己玷污了它们至善的灵魂。相反,我只能半跪在没有花瓣的草上,举起笨拙的双手,用手机记录下或凌空、或依偎、或含羞、或奔放的花儿的倩态;我只能匍匐在没有花瓣的草上,静心聆听花儿低声的、高声的、或慢腾腾的、或急乎乎的倾诉愉悦圣灵的心语。

我也不敢去联想,漫山红片的西坡,曾经军人抵达洱海的要冲。不料惨烈的鏖战,一个个年轻而鲜活的躯体变成无声的白骨,被遗落在这片黄土下;滚烫的一股股鲜血凝聚,与肥沃的土砾共融,最终灌注为成片成片的艳丽杜鹃的化身。这是祭奠勇士的圣地,这是护卫疆土的赞礼;这是赋予生命活力的永生,这是神圣使命的涅槃。我更中意眼下的馥郁生机与奇异景致,零散的人家坐落在杜鹃的天幕下,朝暮沉浸在花海的波涛中;调皮的山羊攀爬在杜鹃的枝头上,细细咀嚼慢慢品尝花儿甜蜜的芬芳;黄牛低头食草,漫不经心地游走在花海的丛林里,仿佛丢弃了需不需要归程的思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敢再远走,那是苍山绵延不断的脊梁,那是西南高原无垠的奇胜。只是忽然想起某个游客欣然发表的日记:看着映山的红,满地掉落的杜鹃,我就想每天生活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漫天的污染,没有这么蓝的天;每天上班下班忙忙碌碌,不知道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其实很向往这样的田园生活,远离都市的喧嚣,每天看着漂亮的映山红,种种菜,喂喂鸡,喂喂羊,晒晒太阳。

这随意的记录,也是我的追求。这里,背负苍山,天高云淡;这里,游人稀少,宁静致远;这里,杜鹃绽放,满目璀璨;这里,只有莺歌萦绕,溪涧清流;这里,只有古木环绕杜鹃随风齐鸣的欢愉,寄居农舍鸡鸣犬吠悠然的生活。原来,这就是自己追寻的极地,离家不远却胜似走进仙境的尘世净土。

哦,西坡,苍山的西坡,怎能不让我纵情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qebkqf.html

西坡花魂的评论 (共 4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蓝天
  • 巴吾其仁
  • 江南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