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太阳湾的故事

2018-07-30 16:01 作者:方仲贤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弹指一挥转眼间,几十年岁月悄然而过,当我的心中渐渐被沧桑攀爬而过的时候,猛然才发现身边的亲人都老了,而那个以前童真的自己也只能在记忆里一点点拾捡起来。

那个僻远的太阳湾,那里上山青水秀,人杰地灵,蜿蜒的山路曲曲折折,参差不齐的土房子忽高忽低,还有几口古老的石磨房,似乎比我古老了太多,却依然固执地立在那里,无悲无喜地承受着风,然而于我的心里这个地方却盛满了我的青,我的情,我的.......

每年春节放假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便是去那儿,正因知道只要一放假,我们当年一块儿在太阳湾插队的知青都会不约而同的去往那里,那么多的知哥知妹在一齐,热闹自是不必说了,就算一片树叶,一粒石子也能奏出当年快乐的音符,而那个时候的寒齐耳的短发,总是神采奕奕,总是笑意盈盈地为我们这群知青做着或这或那可口的饭菜,那个时候我们凑在一齐能把她累翻,但是她却一向是那么的有耐性,那么一向爱着我们,就记得每每家里给她带來有好吃总要放起来,直等我去了才拿出来,而更多的时候是等到发了酶,至今,这情这景每每想起便会泪眼朦胧。

她每每下地回来总会背着一捆青草,她生怕饿着生产队里的那些耕牛,那个时候总感觉她有使不完的劲,但安闲下来的时候,她总是笑着用那美丽的目光端祥着我们,问这,问那,我记得那时我最喜爱她的那个蒲扇,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尽管我到此刻也不知道它是用什么做的,尽管是边上破了又被她用布缝好了,但我还是个性喜爱它,每次去了,一到夏天我必要找出来玩,也喜爱她割草回来的时候为我摘的野核桃.夏寒父亲是老地下党员为迎接刘邓大军南下,解救重庆渣滓洞战友作了不少工作,可在文革中被打成了叛徒,夏寒母亲也受殊连从部队文工团开除回农村,不久患病而死,临死前夏寒约我去省医院看了她母亲,

那个生产队里有一个很深很深的沟,站在崖顶往下望,会让人有望而生畏的感觉,但顺着崎岖的小路走下去,你便会看到别有洞天,好多好多的梨树,杏树,苹果树,木瓜树,还有绿油油的菜田,一涧一涧的细流,那个时候我是最喜吃那里的大大的杏儿了,它总与别处的不一样,个头足有鸡蛋那么大,而且更甜,只是我怎样敢摘得下?就算摘得下,被大队看守民兵抓住反而会给夏寒母亲增添罪,夏寒知道我喜爱吃,就时不时用衣服包回来给我,就算给上两个也是想到我这个男朋友

是啊,夏寒一向是在母亲的教育中成长着,于是在这日渐成熟的岁月里似乎要比别人更坚强一些,没有经过太多的风雨磨砺,也总是渴望有宽大的羽翼为我撑起一片祥和的天空,抬眼,望天,云卷云舒间,年华过往,苍老了容颜,也将这人生的卷宗丰厚起来,看着而今有些苍白发的夏寒,不免心中酸涩,也不免又忆起以前岁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1971年我响应毛主席号召到离城30公里的太阳湾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认识了夏寒.我们一块上山种地,下田插秧,由于夏寒长得非常漂亮,常引得不少外村青年常來太阳湾周旋,有次我见一个高大英俊的成都知青同她一块儿上山砍柴,我不知怎的心理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隐痛,那晚一合不上眼,爬起來在磨房草堆里连喝了两瓶酒.

第二天,我眼睁睁看着夏寒把那小子一直送到村口,她俩久久站在那儿好親热啊,完了,一切都完了,夏寒一定爱上那小子了,顿时我双腿发软,眼泪刷地滚了出來.......

不久公社成立业余宣传队,由公社王书记提名我任队长,书记放权人员由我挑选,我第一个首选夏寒,我走到她身前叫着她名字,她拿起一夲精装毛主席语录脸颊涨得红红的,显得更加俏丽,她侧着身,她的脸颊非常丰满,长着一些少女所特有的茸毛,鼻子端正,耳朵上穿了小孔,她回头一笑,她的微圆的脸,她的一双睫毛长长的墨黑的大眼睛,妩媚动人,她这么美,难怪那么多小伙冲她而来.我看着她心儿跳个不停.

但是,我极力克制自己,把讦讦多多话儿埋藏心底.

收工了,我同各大队男女青年一同在公社排练,<<白毛女>>王书记把我叫去办公室要我好生照顾好秀花,并拍着我肩说:"公社要淮备选拔年轻干部.当我与夏寒排到<<山洞里遇喜儿>>那场时,我看着满头白发的夏寒眼泪禁不住滚了出來.这时我见坐在对面的秀花盯着我嘴里不知嘀咕啥?完后我开玩笑逗夏寒说:"其实王大春这角色应你找那个同你演才合适?"我说到这儿.夏寒瞪我一眼,说了声莫名其妙扬长而去。

"五四"青年节那晚,公社人山人海,就连县革委会主任也來观看了,音乐一起,在"北风哪个吹"的乐曲中夏寒穿着芭蕾舞鞋出场了,台上掌声连连响起,我捧着一包面粉双手送到她手心时,台下又响起阵阵掌声.,演完后我约她去河边.她冷冷一笑拒绝了.那一夜,正因我的情绪不好,竟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去喝几杯烈性的酒,试着想要麻醉自己的神经,找寻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尽管意识依然清醒,尽管一再掩饰,然而细心的她笫二天还是发现了,竟然哭着问我“胥刚,你喝了多少酒?”我说没有喝啊,她便凑到跟前非要闻我口中的酒味,没有办法只得说喝了一点点,但是她一个劲地哭,那样的悲哀那样的难过,我才明白,我错了,她眼里的母亲怎样喝酒?在她的记忆里也.......

有过这样的场景,她的母亲总就应一向是在被批斗后回家喝酒,她的母亲应如水一般清澈纯静,在她的眼里她的母亲就应是那种最美最美的,恍若不染这人间的尘埃。

十岁的夏寒,却心中有了这么多的牵念,倒是让她自形惭愧了,也正因上次她的一场大病她便暗暗入了心,以为她的年纪不会去在意这些,然而那日母亲去药店买了好多的药回来,她看到了,却一副悲哀的模样跑过来,眼看着就要哭了,她说“妈妈你得了什么病了,?母亲说没有啊,她说那你为什么买那么多的药,她说全是些日常用的,没什么呀。然而她还是满脸的不放心,拿起说明书一一看起来,她的喜怒那么牵动着她,只要稍有不高兴她就问“妈妈你怎样了?不舒服了?”于此,她的心生生被揪了起来,母亲双眼望着她说:'女儿,你真的长大了"。

她的心开始疼了,为她的亲人,为她所爱的人,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吧,她疼着她爱的人,她爱的人也疼着她,生生世世就这样轮回着,她从自己童年的记忆里走出,原来她已长大,而看着长大的女儿她母亲又在女儿的童年里撒下许多故事的种子,光阴荏苒,就这样演绎着,延续着……

那天夏寒约我上山拾柴,她给我讲起了那常来她这儿的表哥李向东.也向她表哥提到了我.她对我说表哥叫她不要恋爱,这样会影响前途,若是遇上真心相爱的也......."

我双手按着她肩问"也什么?"

她双手使劲推开我大声说"也不能谈!"说到这儿,夏寒她直往山上跑.

我扔掉手中砍柴的镰刀在后面追着,追着........

县上文艺调演,夏寒被王书记大笔一挥刮掉了,我找到王书记评理.他说夏寒父亲历吏反革命叛徒,所以样板戏必须工农兵上演.王书记又拍着我肩说"要我带王秀花演.我坚决不同意.第二天我被罢免公社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队长职,送进了"一批双清"学习班接受批判.在那儿认识了,夏寒的母亲陈丽娟阿姨.

在学习班与陈阿姨一起接受批判,她教了我讦多怎样做人的道理.她说当年在重庆一起参加地下工作的上级怎样追求她,她心中始终深爱着夏叔叔,后來有了夏寒.......

今天我同夏寒去医院看陈阿姨,她笑着说"我这个老反革命帽子戴了几十年使寒寒也受殊连,上大学不推荐,当工人被刮下,幸好小平上台,不然.说到这儿,陈阿姨落泪了........

她从帎头下取出与夏叔叔的结婚照片又说:"老夏呀,陈阿姨嘻开唇,微露的白牙,甜甜的笑.......谁想三十多年,不,应是四十多年过去了.在布满灰尘的记忆深层里,你老夏微笑仍那么动人,恰象一颗被埋在巟丘里的珍珠,虽经岁月的沉积,风刀霜剑,的追剿,仍然耀眼夺目,老夏啊,!你已经昭享受省部级待遇.可........

她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可如今,你应在这世界上多活几天,为国家为人民多作一点贡献,给人间多留一点芬芳,也看看寒儿今天长大成人留美归来成了清华大学文学院士,还有......陈阿姨看我一眼又捧起那张照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qaskqf.html

太阳湾的故事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