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9-02-03 18:23 作者:东湖聚李胤德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个“归”字,写满了别离与团聚的人间风情与乡故。归去来兮,千年“归”的灵魂,总是萦绕在游子离人的心头,像一根风铮的拉线,无时不刻地牵动着离后的心绪。如杜甫的《归》、李白的《思》、孟郊的《游子吟》等等,离愁,思归,情满了他乡,情满了故里,情满了伊人,情满了一朵云的漂泊与游离。

请君试问东流水,波涛与之谁长短。离人,离乡:许是为了奋志,大有不得锦衣不还乡的雄心;许是想见一方世面,争得江湖逍遥自在;许是一处不得意,一时不得志,而云游四方,求一意一志;许是生处太小,难以发挥通文达艺,而寻找更适合的舞台;许是穷困潦倒,无奈而漂泊他乡。然而,不管种种原由,不管走出多远,那归的魂魄,就会自离起始,游荡心肺,而离得越久,归弦就拉得越紧。

有离,才有归。如今,我也是归人,原由一脉,同样有着古情今境,有着“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由衷感慨,有着“妻孥问我成何事,买得虚名满世间”、“稚子牵衣问, 归来何太迟? 共谁争岁月, 赢得鬓边丝? ”的诚惶诚恐。

我原打算小年前回江南,回老家,总因事务左缚右缠,才一退再退,顶到今天。而今天,似乎天气又在与我开玩笑,急急冷下,一下子让我这个大大咧咧,又不知防寒御冷的人,来个措手不及。而另,又像是冷下清唱:“他乡孤,回更寒”的心曲。还好,一侧还有一丝慰藉掠过心头,天还欠一个年的瑞。是的,我的北方,我的南方,还真的没有好好地下过一场雪。气象预报,说近日因冷空气影响,会使多个省份下大雪。这下好,瑞雪,必找丰年。我期盼着,2019年的丰采与厚实。

下午4时多,我到达出发的J市车站。广场,售票大厅,网机前,入站口,已是人簇人拥,一个个脸上,全刻着归心如箭的心情,不断在我的眼帘快速穿梭。行李箱划地的声音,混合着南腔北调,如一首离情别绪的歌,高低声声,唱着离与归的沉重。这刻,我也被此情此景,掀起一片心潮起伏,一股心流拥在眶口,难以表达。

我取票后,离开车的时间,足足还有一个半小时。外面很冷,我只得到候车室里坐等。刚好我的小聊发来微信,像是知我者,归途孤寂无聊。而微信中的一字一句,犹如一股股的暖流,温暖着我的空落,又婉约着我的情绪。我们一来一去,非常开心,满屏布满了有聊的温馨。时光,也在我美好中滴答,行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知不觉中,到了准备出发的时间。验票,上车,就卧,程序化的动作,一一而过。而我与小聊,仍继续着微聊。车缓缓起动,徐徐而离。暂别了,我的J市,待到春花开来时,我们再相见。我还要在你的佑护下,得一彩光芒,争一片辉煌。我不会怎么快,就与你决别,让我再多一个归的日坐愁城,千念万绪。

车过X市站,我开始入睡。当我次晨醒来,火车已经奔驰在江南了。挑窗眺望远处,远近山丘,宽窄小河,埂垅青黄,风格小桥,别致村落,纵横道路,现代城市,在我的眼前,近来远去。突然,一帧江南春画浮起,芽发蕾开,鹅鸭嬉塘,蜂嗡蝶舞,唧燕呢,乌蓬往返,浣妇轻歌,小女采茶,黄牛童谣,那青山绿水,那遍地菜花,那杨柳依依,那小桥流水,那巷伞人,那更多更多的江南雅情,在醉读着江南千古春色

此刻,我仿佛听到了路旁的叶豆、花芽的支开声。江南啊,我是你的归,从他乡而来,从冬天而来,从想拥抱你春天而来。我深刻着,你曾经给过我的春天。我想,回归的我,回归的春天,一定会有新的起点,在归上征程。

火车的轮子,不断拉长过轨的音符,随着“嘘止”一声,迎面扑来归里的气息。归时千人离归,归是故乡人,归是一家情,归愿一切归人安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olpkqf.html

归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