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寻找乐子

2020-05-31 15:58 作者:江北乔木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7岁,我高中毕业后,孑身一人走进了一家离家30公里多的棉油加工厂,与莫言当年干着一样的行当。和一群年龄相仿、经历相似、来自不同乡镇的贫穷男女青年走到了一起,都是快乐的单身汉,都是一无所有。我们一边工作着,一边寻乐子,都互相感受到了欢乐,那就叫穷乐呵。

在棉花旺季,厂里光招收季节工就近300人,统统安排居住在很长一溜略显旧态的灰砖灰瓦的平房里,有三间通的,有两间通的,都是睡通铺,每天工作两班倒,工作时间长达十一个多小时(中间留有检查设备时间),厂区孤零零的,只在厂南大门外零零散散地点缀着几栋家属楼,在厂区西南角紧靠院墙设立了一个简易代销点,只摆放着供职工日常用的物品。职工整天处在一个劳累、苦闷、封闭的世界里,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若不找乐子,人将会走向崩溃。

青年人的意识里没有苦和累,苦不怕,累不怕,就怕不快乐,也就苦中累中找乐子。饭前饭后,班前班后,互相开开玩笑取取乐,讲讲故事解解闷,胡打胡闹开开心,生活也是过得有滋有味。

那时候,宿舍里有两个会讲故事的,其中一个是门村街上姓兰的,另一个记不清了。他俩讲故事都是绘声绘色,眉飞色舞,古代的,现代的,城市的,乡间的,还有自己村子里的,清的,浑的,张口就来,出口成章,要什么样的来什么样的,看样子,就是十天十也说不完。他俩讲故事有一个共同特点,把别人逗得哈哈大笑,自己却不笑,而且从不像某新闻节目主持人那样说话打“卡”,肚里有“货”,从来不“卡”。

都说莫言是会讲故事的人,他是不是也在棉油加工厂工作那段时间学的?我估计,最少是学了一部分。我说的这两个会讲故事的同事与莫言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不会写罢了。他俩能讲得让你白天笑得肚子痛,晚上睡觉的时候睡不着,上班的时候误了点,吃饭的时候笑喷了,有个姓王的同事常常笑得直不起腰来。这些故事一如烹调中的“油盐酱醋”一样,是用来增添味道的,有了它们格外出味。讲故事也给工作之余带来了无穷乐趣,逗得同事们整天乐呵呵的,闭不拢嘴。我至今仍记得那两个同事讲起故事来的动作、表情,精彩的故事内容清晰如昨。

有些同事下班回来的说笑声就是我们上班的“定时钟”,把我们唤醒的同时也带来了几多欢乐,带来了班上多彩的故事。“今天我们班上又来了个漂亮嫚,瓜子脸,大眼睛,尤其笑起来更迷人。”有的同事紧接着补充说:“她俩眼像是会说话,看着你就像有故事。”直听得有些青年小伙心里痒痒的。有的同事还带回了班上男女打趣的事儿:“XXX真活泼可,你跟她怎么开玩笑也不恼,有时说过了头,她嘻嘻哈哈就过去了。”“我看XX跟XXX有戏,停机检修的时候,他俩总爱凑到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表现得很亲热,不一般。”还有的带回些工作的乐事:“这批棉花质量很好,产量又上去了,这班打了一百多个包。”“你们上班试试吧,保证也少不了。”同事下班回来,带回了些五花八门新鲜有趣想都想不到的趣事,注入了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我们是携着欢乐上班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因工作大都是两班倒,宿舍里始终有休息的,因而一溜宿舍门都一直敞开着,这可方便了我们这些爱串门的,到这个宿舍里坐坐,到那个宿舍里站站,到其他宿舍里拉拉呱,聊聊天,串门就跟进出自己宿舍一样,随便、方便,几天下来,这几十间男宿舍就串遍了,彼此间大致了解了,你知我姓乔,我知你姓王,还知他是城关,他是李园,他是门村街上的……随着串东屋,进西屋,越来越熟络起来,有时站在彼此的门口端着饭碗的时候也说着话,说话就和自己兄弟一样亲热、随便,你了解我,我了解你,都是一帮穷兄弟。和这帮穷兄弟中寻找到了情趣,收获了生活的乐趣。

宿舍隔着一溜办公室的前面就是篮球场,我们把工作的苦和累都释放到了这宽阔的篮球场上,在这里找到了乐子,也找到了打篮球的知音。茶余饭后,班前班后,我和同事们都兴致勃勃地活跃在篮球场上,篮球场成了我们邻里挥洒的娱乐场。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中锋老马,平时走路很悠闲,可到篮球场就不是平时的他了;大前锋刘跃进,平日里嘻嘻哈哈开玩笑,篮球却打得蛮认真啊!;还有那后卫老梁,动力工,不言语,篮球场上生龙活虎的像变了个人似的。这些都曾是我篮球场上的搭档,篮球场上打出了虎虎生气,篮球场下缔结了深深友谊。怎一个“乐”字了得?

你说,生活在这样的群体,这样的宿舍,这样的空间里,能不乐吗?你不去找乐子,乐子就会找着了你。

19岁,我又是孓身一人走进了几千里之外的部队。当过兵的人都知道,部队生活单调、枯燥、乏味。生硬的军事训练,板正的内务整理,规范的动作口令,已占据了你大部生活空间。在紧张有序似乎连针都插不进去的地方,怎样找到乐子?

在这里,我寻到了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的一句名言:“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同样,部队里并不缺少乐,而是缺少发现乐的眼睛。

训练、工作、学习之余我发现,打篮球、乒乓球,踢足球,逛阅览室、图书室,亮嗓子、办板报,等等,等等,都是无比快乐的事啊,这些大都能把快乐挥洒得淋漓尽致。篮球场上,我与战友们激情高涨地奔跑东西;乒乓球台上,我和战友们兴高采烈地比试高低;卡拉OK室内,我同战友们高门大嗓地唱得惬意,军中豪情融入了乐子。

我也在书中找乐子。人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却说:书中自有读之乐。读书之乐,乐在其中。我与大作家们在欢乐的促膝交谈,高兴的叫绝拍案。读书之乐,乐在悦心。读一本好书,往往这一天都处在欢乐之中,心情好极了。

我还在军营之外找乐子。我先后参加了新闻、秘书、速记等几类函授学校学习,函授学习带来了收获的甘甜。每当通过学习发表了我的文章,我就会高兴一场;每当通过学习取得了结业证书,我就会欣喜若狂。这不是从军营之外找到的乐子吗?而更大的乐子,是我通过这些学习,被总政治部授予“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称号。

在部队的这几年,都是苦中求乐,苦中寻乐。我在单调、乏味的军营生活中找到了充实的欢乐;在艰苦紧张的军营生活中找到了悠闲的欢乐,这也可是“军中乐”。

1988年,我从部队转回了地方工作,这是人生的大转折。如何在这长期的地方工作中寻找欢乐呢?

我在工作之中找乐子,感到累,并快乐着。工作浩如烟海,无边无际,无头无绪。人们常抱怨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基层工作千头万绪。”把工作当成了苦差事,就永远找不到乐子。

而我却把工作当爱好来做,就增添了无穷的乐趣。譬如,我把新闻写作当成了自己的爱好,酷爱这项工作,把每天写新闻当成了自己的一大乐事。每发表一篇新闻稿,心里那个乐啊,就崩提了,也陡增了一种成就感。久而久之,同事也都知我有“两把刷子”了,有了新闻线索就给我打电话,我就今天悠哉游哉地到这里采访,明天就悠哉游哉地到那里采访,饱览了乡村风情,写出了满意文章。其实,最重要的是收获了采访之乐,收获的是一种好心情。

把工作当艺术来做,在艺术的熏陶和欣赏中感受到无比欢乐。前些年,我把单位的企业文化当作一门艺术来探讨,让企业文化彰显出无穷魅力,我也感受到几多乐趣。我把企业文化细分为“历史传统”“安全生产”“社会责任”等八大板块,将浓厚的企业历史文化底蕴作为企业文化的魂,将主导的安全生产作为企业文化的线,研讨出颇有情趣的企业文化。在全省企业界荣获了大奖,心里能不乐吗?

工作之余找乐子,“八小时之外”的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丰富多彩才能体现出快乐。我常和同事一起打篮球,一直打到四十岁;和同事、朋友一起打乒乓球,每每打得大汗淋漓;和同事去青岛大海扬波,游了青岛,游黄岛;和战友一同去爬山,在奇险处同说着欢乐;和妻子一起去散步,去吼歌,个中欢乐自不必说;我还和同事、战友、同学、朋友常聚首,推杯换盏中洋溢着说不出的欢乐。

工作内外的乐子字很多、很多,隐藏的很深,需要用心把它一点、一点地扯出来,扯出来的就是你的欢乐。

寻找乐子,其乐无穷。乐子处处有,需要细探求。愿我们人人都来找乐子,这世界将变成欢乐、美好的明天!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mtbkqf.html

寻找乐子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巴吾其仁
    巴吾其仁 审核通过并说 把工作当艺术来做,在艺术的熏陶和欣赏中感受到无比欢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