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三十里路云和月

2020-08-16 08:06 作者:建梁洲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三十里路云和月

那年,也是八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段甲岭中学读高一,家里准备刷屋子,要我从学校东北边的石灰厂买一百多斤生石灰推回家。老家离学校二十多里路,都是曲曲弯弯的山路,一个星期回家一次,也没觉着多远,上坡下沟,翻山越岭,弯转回旋,一个多小时饿着肚子也能到家。这次推石灰回家可就不一样了,艰难困苦,险象环生,让人终生难忘!

按说,在学校的操场上,天天可以望见石灰厂的缕缕轻烟,有时爬上山坡可以看到工人工作的场景,深深为他们不怕烈日晒不怕高温烤的干劲所鼓舞,还有一点亲切感就是,那忙碌的人群里边有我熟悉的两个老乡,时不时地利用晚饭后的时间到他们的宿舍聊聊天,有时也会从老家捎些东西送给他们。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对我们来讲就是关系好,相互都方便。这不,买石灰,这关系可就用上了。要知道,上世纪的七十年代,石灰是工农业重要的生产资料,凭票或物资局开具信件才能买到。那年月,在路上推一车石灰都觉得脸上有光彩,眼神儿告诉你,这人了不起,不是有人就是有后门。后门咱没有,人咱还真有,真真正正石灰厂发料员赵满军,还有爆破员方俊林。

头天晚上已经和方俊林说好,把发给他的石灰票给我用,可到了第二天中午,他却因姥爷去世赶回家了,唯一的希望就去找赵满军。问遍工友,找遍矿区也没见着人影,饿着肚子的我傻了。看看火辣辣的太阳已过正午,想想离家还有三十里路,白跑一趟不说,回家怎么和父母交代。哎,颓败的心绪无法言说,焦虑得极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空旷的冒着白烟的生石灰料场上徘徊,愁肠百转,毫无主张。此时此刻,可以这样说,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一个十六岁大小伙子没辙了,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瘪蛋了。心想,如果有照相机拍下此时镜头作为个人历史的回顾,那我就是一个穷困潦倒无计可施的可怜之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是对别人而言,对我,大难不死必有人帮!(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来了,来了,我来帮你。赵满军从天而降,我不该死有救星。他是患感冒去了趟卫生院,回来听工友们说有个老乡在找他,便风风火火赶到了石灰厂。听明白我的来意,痛快地二话没说,就把他的二百斤白灰票给了我,并三下五除二捡熟石灰块儿帮我装上小推车。满满当当,灰白亮,感动的我热泪盈眶。

人在受难之时,特别是在解困那一刻,有时傻的可,语无伦次,甚至是手足无措。我明明知道人家一年的石灰票让给我了,一个小小的学生,我拿什么还给人家?小推车上的两百斤生石灰试着掂了掂,很重,很费劲,凭当时的勇气和身上劲头能推走。赵满军看我的样子没问题,满意地拍怕我的肩膀,说声到门房别忘交石灰票,并信誓旦旦地说,仨小时准到家。

为三小时到家而拼命。

我刚到门房交完票,赵满军又追上来递给我一块塑料布,说是有备无患,累了可以当垫子坐着。顺手递给我半个玉米面窝头,说是中午剩的别嫌少,路上饿了吃。我只能谢谢,感动的无言以对。

烈日高悬,天气预报三十八度。从石灰厂到学校抄近道儿三里路,走砂石大路超过十里地。没法子只能舍近求远,两百斤石灰载重可不是闹着玩的。大晌午路上人车皆无,光天之下就我一人如牛负重蹒跚而行。一步几滴汗,我没数过;一步几口喘,心知肚明。一开始还行,走着走着,腿脚发笨,小腿缀了秤砣一样步履维艰,此时的肚子开始不给力,咕咕叫的自己都心烦,嘴里开始冒狼烟,真想找个凉快的地方歇一歇,可回家的盼头又让我迈开大步向前闯!这时,这里,有的只是原始的念想,绝没有诗和远方。因为诗对于我只是语言的几个符号,只是身外的一片星空。远方,多远?我的学校就在眼前,离家还有二十里,这才是我所渴盼的地方。

人是需要有一点精神的。有了顽强拼搏的精神支撑,步子迈得会更大,哪怕汗水模糊了双眼,奋不顾身,勇往直前,这就是当时的口号,也是我们那个时代的精神追求。虽然为自己,但也激情澎湃。

过了学校全是山路,曲曲弯弯,上坡下沟,推车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便找个树荫下喘口气,干咬赵满军给的半个窝头,吃得快,咽得急,又没有一滴水,嗓子噎得差点背过气。饿极了,仗着年轻火力壮,翻瞪几下白眼又上路。

七八月的天,小孩的脸,一时一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眨眼之间又乌云密布雷声滚滚,大有山欲来风满楼的阵势,又有风来雨到的惊魂。我当时吓坏了。自己可以找个地方避一避雨,一推车生石灰可就玩完了。咱学过化学,生石灰是氧化钙,遇水生成氢氧化钙和二氧化碳。怎么办?赵满军给的塑料布派上了用场。躲到山路旁的一棵老榆树下,大雨随风而到。

一场大雨浇的我成了落汤鸡,一个火球从我头上的树梢滚过,一个炸雷把老榆树劈下半个树冠。我,呆若木鸡,吓得缩成一团,还好,阎王爷没收留我。虽浑身颤抖,但毫发无损,庆幸劫后余生。不敢想,当时也不容想,当你刚刚看到险情瞬间,一声震耳轰鸣已经让你目瞪口呆。想来,死是非常的容易,惊诧在一呼一吸之间,容不得你有一丝一毫的恐惧!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惊愕之后,劫难之余,眼望大雨飘然而过,耳闻惊雷还在天边轰鸣,我站在山路上久久挪不动麻木的双腿。

雨水汇成浑浊溪流,溪流交汇,山洪暴发,眼前的干河沟,大雨过后就成了滚滚洪流,山石滚动,浊流翻涌向前。望望天空,一番云雨又要演绎,一阵凉风吹得我浑身发抖。心想,再过一会儿,山雨轮番登场,恐怕三更天也到不了家。急中生智,化整为零,我首先一人趟水过河,感觉洪水还未淹没膝盖,冲力和滚动石块构不成重大威胁,就用塑料布包裹适当重量的石灰块背着过河。一趟,两趟,第三趟,不该死有救星,一位同届同学正好路过,帮我推过小车,又帮我重新装车。听我讲的过程,挺感动,就不容分说帮我走一程。

山路弯弯,雨过路有些滑,但有同学帮扶拉拽,上坡下沟一路平安。到了尚庄子村,同学到家了,我也将走上砂石路。他心肠挺热坚持送我到家,我婉言相谢,他看我执意不肯,便也不再强送。

再见,老同学!望望前面的路,虽然坑洼不平,但离家不到五里路,再看看雨后的斜阳,到家天就黑了。希望就在前方!

渴,焦渴,賊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家三里地,再也走不动了。路上坑坑洼洼都是水,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山路两旁的绿树时不时地滴着雨水,口渴难忍,背靠一棵杨树大口喘气,此时的鼻腔喷出的是两团火!

瓜地,面瓜地,香气袭人。白庄子村的瓜窝棚像鬼子炮搂一样威严,看瓜的不时地吆喝几声,吓得山喜鹊扑楞楞地展翅突飞,也在警告偷摸瓜的孩子大人,看瓜人眼盯着你呢,可别让我逮着,竟不时地用枪朝着空中鸣放,吓唬偷瓜人不敢近前。

我不怕!人渴饿至极,脸面一钱不值,危险在所不辞。雷电劈树,大难不死,偷瓜解渴还解饿,渴饿驱使,越是艰险越向前。偷瓜偷得大胆而潇洒,竟有点明人不做暗事的架势,但转念一想也要讲究点策略,毕竟是偷摸行为。瞧准机会,趁着看瓜人进窝棚的瞬间,我匍匐着进了瓜地,捡熟的大的摘了两个,滚过瓜地啃咬起来,吃相绝非好看。这时也不忘读书人的愚道:窃书不为偷,偷瓜不算窃。

两个面瓜下肚,懒虫似乎上身,又困,又累,又乏,浑身散了架一样,靠在那棵杨树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对了,还作了一个,梦见灵山的泉水叮咚作响,我捧起泉水大口大口地狂喝起来,那凉,那甜,那解渴,喝的我肚子都快撑爆了。一激灵一场梦,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竟发现有人用水壶在给我 喝水,亲切慈善的面容多么地熟悉,定睛一看是妈妈

天早黑了,圆圆的月亮挂在空中。月光下的妈妈还在用凉壶喂我水喝,让我感到莫大的体贴和母爱。我全醒了,扑进妈妈的怀里哭起来,是情不自禁地哭?是委屈地哭?是见着最亲的人一种自然的情感释放?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亲人来到身旁的那种切肤之感?

知儿莫如母。人到什么时候都别忘了生你养你最疼爱你的妈妈,你的、我的、他的最伟大的母亲

一趟推石灰的历程,艰难困苦,险象环生,几十年过去了仍记忆犹新,不时引起阵阵心痛。再一想,和以后的人生之路比起来,这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2020年8月16 日改毕。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mpbkqf.html

三十里路云和月的评论 (共 5 条)

  • 水墨残荷
  • 老夫子(熊自洲)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