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苇湖散记(二十一)

2020-02-10 14:10 作者:北方的河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苇湖散记已经有七年未曾写了。让我想想该从哪里记起呢?是2000年的天吧,那时我刚从七队调回可可苏。李科长说我年龄也不小了,快三十岁了到现在连个老婆也没找着,准备把我调回厂里保卫科,我心里也有些忐忑,想想也许新的生活就要重新开始了。

春天里口蹄疫很厉害,同事老陈的猪和牛都染了这种病。牛的嘴角全都流着哈喇子,一窝小猪仔一晚上都死了个精光。老陈天天都得给牲口打针。去农场玩儿,养牛的都用谢绝入内的眼光审视着我.....现在想想那时候也不知自己脑子里整天的在游走些什么?

老陈回家休息,把牛的事托给我照料,我家以前是养过牛的,每天下午,我都要爬上牛棚顶撕下一把干草在手里晃着,“昊————昊!”我不停的吼,牛群就像听到集合号一般争先恐后的往回奔!谁说牛是天生的慢性子?可是机灵着呢,一头老母牛老是不让我挤奶,她总是想着法扭屁股尥蹶子让自己的牛犊靠近。我拌了一盆麸皮让她吃,嗨,这家伙真是成精了,居然专门让我挤奶不让牛娃子吃奶了!你也太势力了点吧!动物这种东西有时就差不会说话了。

老陈和领导的关系搞得不怎么好。这事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当时只是断断续续的听说了一些和领导曾经的龌龊。偏偏有两次查岗时被领导逮了正中。当时老陈也在岗,躺在房顶上大概刚刚睡着了....恰逢此时却被厂里的保卫科长逮了个正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老陈被逮住时的辩解“我刚刚......”。要知道厂里距离可可苏最少也有五十多公里呢。还有一次也是恰逢他回家又给逮住了。老陈平时说话本来就很夸张,吹牛,又不许别人揭穿他,再加上对当官的有些小气不奉承,不讨人喜。谁知道呢?也许更为复杂。当年单位上的事的确是扑朔迷离。

本来就是一个很偏远的草料场,一个距离造纸厂五十多公里的芦苇基地,就那么几个人孤孤单单的长年累月的坚守在那里像苦行者,却生出那么多的事来,真是闲了领导看你都不得劲儿啊!我那时在原料基地算是年龄最小的吧,一个整天浑浑噩噩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憨蛋,亲眼目睹了好多同事都被打回车间,而自己一直都没挨整,这个疑问始终都萦绕在心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fkbkqf.html

苇湖散记(二十一)的评论 (共 8 条)

  • 一抹阳光
  • 淡了红颜
  • 程汝明
  • 江南风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推荐!
  • 浪子狐

    浪子狐那篇,是删除了,在我空间里是看不到的,但网站没清除被删除文章的缓存,我又习惯每次发表后在电脑里留存该文章的网页地址,所以我自己能找到。就是手机菜单栏里__工具__电脑版......登录不上,就多登录几次,定会成功,急不得的,哈哈哈。一般来说,登录了,收藏散文网,不换手机,就不要退出登录,下次就不用麻烦重新登录的。这两天我尽量专门就“手机登录”这个问题,摘出来重新发一下,放在空间里,以便手机族的师友们都能看到。这评论栏是不能发网址的,【答散文网的几个常识问题】的网址,我发到给你的短消息里了,望查收。平安!

    赞(0)回复
  • 北方的河

    北方的河回复@浪子狐:我看到了,上次你把你这篇文字存在网址上了,刚才发现。

    赞(0)回复
  • 浪子狐

    浪子狐回复@北方的河:嗯嗯,那就好。我刚才给【答散文网的几个常识问题】暂时复制进我的个人日志里了,去我的空间已经可以看得到的。有空,再逐条摘录出来,把各种问题尽量详细跟进成文,依次发表在日记栏目,以便大家都知道。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