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清明的怀念

2019-04-04 09:07 作者:雨季  | 2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明时节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个能勾起对故去亲人无尽怀念的日子也同样勾起了我的怀念,这不?昨我就又一次见了父亲

按常理讲看到父亲应该高兴才对,可我醒来竟是泪流满面……

是分别太久了,一晃已经满了十三个年头。这么多年,我始终不相信是事实。在我的感觉里,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他老人家好似从来都没走远,父亲的影子一直在我身边!

我时刻在想着、在惦记着,不知道父亲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那个世界生活得舒畅不舒畅?是不是悄悄地回来看过我们?还生不生气我们惹您不快的事?曾经的天伦之乐、还有那些与您并肩风雨同舟几十年的好哥们儿都忘没忘记……

妈妈说您是个执着的人,就凭那股宁折不弯的劲儿,在过奈何桥时死活都不会喝那碗孟婆汤。我清楚您想保留完整记忆是您割舍不掉家人,也割舍不掉您非常热的那片土地。

在天上父亲您早就看到家乡这些年的变化了吧?南山还是那么幽静,只是树更多了,远看就更绿了。南河水仍然汹涌澎湃,它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刚刚挖通不久的那个气魄工程把南河北河连到了一起。咱家的耕地就都用河水灌溉了,由种玉米改种了水稻,再也不用担心旱和涝了。现在屯里一幢土坯房、一条土路都没有了,全都是明亮的砖瓦房和新修的水泥路,很多人家都买了小轿车,咱家就有两辆,看到这些您一定与我们一样高兴,这么富足的日子您若是还在该多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很少谈论身世,以前我就只知道父亲属马,民国十九年正月初九是诞辰日,后来我查万年历才确切那一天为1930年2月7日。那是一个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年代。父亲就在那个年代里含辛茹苦,饱经风霜, 一路披荆斩棘地走来。一个寒暑易节又一个寒暑易节,一个十年又一个十年,直至走到2006年10月24日的凌晨,时钟最后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我的父亲走到了人生的终点站,享年只有七十六岁。

2006年10月23日是个挺平常挺平常的周一,天气也很晴朗,清早我起床后同往日一样吃饭、上班、处理业务。父亲在弟弟家也迎来了新的一天,这天对于我们家人来说没有丝毫异样的征兆。中午弟弟的岳父来了,亲家俩边吃饭、边聊天、边开玩笑,这顿饭父亲很是愉快,少有的开心。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午饭后仍旧在院里院外地忙忙这、忙忙那。大约十六点左右父亲突然的就发病了,弟弟急忙开车把父亲送到医院,我也匆匆地赶到了医院。这时父亲的神智开始渐渐模糊,医生诊断是脑干大面积出血,几乎没有治愈的概率。医院组织力量全力抢救近十个小时,最终还是没能出现奇迹。身板硬朗的父亲这次倒下了,就再也没能站起来。

父亲走的很突然,突然得让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当今社会高度文明进步,“寿星”无计其数,就凭岁数而论父亲在老年群体中应该算是年轻的一员。屯儿里比父亲年长的就有好多位,最大的要高出父亲十多岁。特别是父亲一点小毛病都没有,黄泉路上也不应是走在前排的人。我怎么都没想到父亲竟会先行离去,常规思维也不会有这样的预料。一定是天老爷笔下有误,不然怎会不按顺序出牌?

我跟父亲的深厚感情源于同父亲相像的性格,父亲一生都是在用实际行动说话,干在前,享受在后,从不夸夸其谈,炫耀自己过去农村穷,穷得叮当响,吃不饱、穿不暖绝不是个例,仅靠父亲一个劳动力却能让我们吃得很饱,穿得很暖。我家住的房子不透风、不漏雨,柴草垛是全屯儿最大的,每年杀的年猪也差不多是最大的。在农村生产队里父亲是个顶呱呱的行家里手,或者说是个多面手,样样活都能做得有模有样,全队社员没有不佩服的。

身怀无限梦想的父亲对我倾注的心血最多,投入的精力也最大。父亲特别盼望我上学能好好念书,长大能有出息,娶媳妇能不让家里掏钱,将来能荣宗耀祖。我到了不惑之年,父亲不再提工作和学习了,可是对我的牵挂一丝都没有放下。记得那年我有一段时间工作非常忙,约有十来天没去看父亲。这么长时间没有我的消息父亲就急得不得了了,家人怎么解释他都不信,非得让弟弟开车拉他到我单位,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啥事。当亲眼看到我正在工作,父亲紧张的神经一下子就松下来了。

父亲的举动让我感动,又让我酸楚。我在想,是儿女们在父亲心中永远是孩子?永远是牵挂?还是父亲老了,变成了老小孩?什么叫父爱?这就是,而且是最原汁原味的!这件小事诠释的是前人都没能很好诠释的一个古老话题。

还有一年我公出在外地受了伤,因不慎滑倒摔坏了右腿髌骨。父亲知道后惦记得整天都是坐卧不安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我回到家里父亲每天不知要问我多少遍,“你的腿还疼不疼?好了点没有?”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我的伤,就是父亲心中的伤……

如今都成了思念里的回忆,父亲走了,撒手人寰,带着眷恋去了一个不该去的地方……

伟大的人生并非需要惊天动地,我的父亲就是用平凡来书写的。他热衷忙碌的生活,以劳动为快乐,把劳动当做自己的重要需要,在匆匆的忙碌中都没有来得及向家人告别;父亲还特别讲言行一致,尤其不喜欢把空的东西说得头头是道,因不爱言表,从不多言一句,甚至在临走前连一句嘱托都没说;最难能可贵的是父亲清廉俭朴,不受利禄诱惑,视钱财为身外之物,他两手空空而来, 又空空而去,当时只是挥了挥双臂,没带走一片云彩……父亲的勤奋、少语,不为斗米折腰的“平凡”本色一直保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留给后人的是一笔无价财富!

时光似家乡的南河水不停歇地滚滚流逝,高尚而无暇的父爱永远不会受岁月冲刷而褪色!父亲,您的伟岸身影依然像是能遮风避雨的大山、大树,还像是一轮永不西下的红日,我们的父子深情您不会忘记,我们更不会忘记!

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论信仰者,本不应迷信会有另一个世界,但我却非常希望它存在。父亲就在那里安度着晚年,不需劳作,也不需再为养家糊口拼搏,每天悠闲悠闲地打牌健身,养花种草,观光赏景,茶余饭后看忘川河的潮起潮落和人间的万家烟火……

一年一个的祭奠先人的节日又到了,此时此刻儿女们的心情都格外沉重,无奈下只能给您上柱香,帮您打扫打扫庭院,并默默地为您祈祷祝愿, 祈祷祝愿我亲爱的父亲在那边过得幸福、过得快乐,过得事事如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dzpkqf.html

清明的怀念的评论 (共 2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