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愫愫的心事(小说)

2020-06-16 10:45 作者:难得雨丝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愫愫是个职高学生。做个职高学生,愫愫实在不甘心。

在本县,成绩最好的学生录取在中专、师范,其次的便读县重点高中,上不了重点线的便读普通高中,最后的才是职高的学生。到此时,职高的录取线已形同虚设,因为实在没有多少人愿读。于是只要愿来的,不管多低的分数,都一概收容。

愫愫原先在初中时,学习属于中上类的,要命的是心理素质不好,平时在班上排前十名,一旦正规考试时,便慌了手脚,头脑一片空白,结果便砸锅。为了对付中考,愫愫除了在学习上拼命用功外,还特意买了补脑汁,买了蜂皇浆,要让自己到时头脑清醒好用,不会慌场。谁知,临考前三天,愫愫突然感冒,且连续吃药打针也没怎么好起来,最后头沉沉地上了考场,结果在离普通高中录取线五分的情况下,被录取在这所打着全县唯一招牌的职业技术学校。

中考完后愫愫大病了一场。等职校通知书来时,愫愫受辱般的把它扔在了墙角。哥哥见了,说:暂时先读着吧,你有文化底子,将来可以考农大。

考农大?别做了,他们都说职校是“农民学校”,是培养农民专业户的,这么多年来还从未有考上农大的。

愫愫悲伤至极,然而临到头还是背着书箱来到了职校。不来又怎样呢?愫愫才十五岁,总不该从此便辍学了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所职业技术学校校园倒很大,比愫愫原来的初中大多了。房子也高大,然而操场、小路等明显看得出是刚从荒山坡上挖出的,一点也不平整,下便处处泥泞,找不见一块水泥地面。一句话,无非就是一片荒山坡上矗立着几栋红砖楼房罢了。

职校开的课最让愫愫失望了。愫愫读的是农学班,什么植物栽培学,农业基础学,专业课全是关于农业的,语文、数学、物理等,倒成了次科,特别是愫愫最喜的英语,这里竟然不开。愫愫是怀着一线幻想来职校的,她准备努力读书,将来不管是农大还是什么,定要考一个大学。当愫愫看着开的课竟然全是这样的课时,她失望,继而着急。愫愫怀疑在这里读下去的价值,难道真的将来做个农民专业户?自己娇嫩的身子受得了沉重的农业劳动?

愫愫开始了逃学,不断地逃学。有时她会在山坡上静静地坐一上午,有时会到不远的河边耽搁一整天,却不管那枯燥的课程,不管班主任犀利的目光。

愫愫又逃学了。她来到河边,伤心地看着河水向下游流去。她想再不能这样下去了,在职校是浪费时间,就像这流水一样,自己的青在逝去。可怎么办呢?县中又去不了,连普通高中也读不着。想到这,眼泪立即涌上愫愫的眼眶。唉!不是感冒怎会连普通高中也考不上?她愫愫原本不属于这职校的。

愫愫抬起头看着对岸的房屋。忽然想起一位同学辍学后,便进了父亲的单位,安排在对岸的兽医站。不如去看看她的境况。

愫愫乘渡船去到对岸。这一整天,她都在这位女同学的单位上,看她配猪药,给农民卖药。末了,愫愫便与她挤一床,唧唧咕咕了一晚上,愫愫流了许多泪。这位同学叫华,原来是畜牧水产班的,读了一学期,便辍学了。愫愫羡慕她有个好父亲,早早给她安排了份工作,可自己呢?愫愫伤心之下又在冬华处呆了一天。晚上,冬华说,听说如果县中有关系,可以转学去县中。愫愫眼睛一亮,便巴不得天亮了。

待愫愫急急回到职校时,班主任徐老师正铁青着脸坐在女生宿舍里。接下来是徐老师暴风骤雨般的训斥。训斥到最后,说:我要通知你父母,几天不在学校,出了事谁负责?

唉!人家老师还担负着责任呢。

星期天,愫愫坐车到邻乡乡政府,硬拉着在那儿工作的哥哥去了县城。县中是哥哥的母校,她要哥哥想办法帮她转学。他们先找了校长,校长不在家。后又找了副校长,副校长见是旧日弟子,态度很是和蔼,然而听了他们的请求后,却真诚地表示了自己的歉意:县教委决定,县中严格控制转入学生,只有在每年县统考之后,普通中学的前几名才允许进县中,且要交二千元的转学费,像愫愫这样的学生,他实在帮不上忙。

愫愫是带着沮丧、委屈和失望的心情回校的,哥哥的劝慰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在哥哥用手抚了一下她的头发时,她的眼泪就“哗”地流了下来。

等愫愫回到学校时,已是将近傍晚了。她疲惫地推开宿舍门,却发现父亲正坐在自己的床上。显然,父亲在这儿已等了一天了。父亲说,徐老师写信说愫愫经常旷课。

这天晚上,父亲与愫愫去了班主任徐老师家里。愫愫担心又是雷霆风暴。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徐老师出奇的和蔼,一晚上都是和风细雨的话语。其实,徐老师是个很好的老师,睿智,看问题既现实又深刻。错的是她愫愫,整天旷课,逃学,能怪老师生气吗?

徐老师说:你中考会怯场,会生病,能保证在激烈的高考前不会怯场吗?能保证在今后人生的重大时刻不会怯场吗?因此,现在你一要学好功课,增强自信心;二要加强锻炼,提高心理素质。

是哩,徐老师一语点中了她的要害,愫愫要命的就是心理素质差。可是,徐老师另外一句话愫愫就听不进了:暂时考不上大学也不要紧,上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考不上大学还能有什么出路?愫愫可不想当农民专业户,也当不了。

可是,县中去不了,愫愫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此后,愫愫不再旷课了,学习认真了,因为班主任那晚的教导,也因为转学无望,更因为父亲临走时的那番话:母亲久病,家里的柑橘园只果无收,果实刚指头大,即焦黄脱落,面对贷款建立的果园,父亲一筹莫展。愫愫不敢正视父亲的眼睛,不敢面对父亲眼睛里的那份凄凉和无奈,以及令愫愫无地自容的那种失望。

期中考试了。愫愫拼命复习功课,然而农学专业的课程却不是那么容易学好的。分数一出来,还是有两门不及格。愫愫深深的叹气。

星期天,愫愫伏在桌子上写日记,这是上职高后养成的习惯。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眼前桌上、本子上,使愫愫郁郁的心情有了些轻松。愫愫!窗外忽然一声喊,冬华出现在门口。冬华头戴太阳帽,身穿装,洋气呢。

冬华是来邀愫愫去玩的。她们去了远近闻名的宝华山。宝华山的险峻,清幽,令愫愫流连忘返。在飞珠溅玉的瀑布下,愫愫直想有架相机该多好!中午,她们在宝华寺里吃干粮。宝华寺巍峨,古老,有着美丽的传说。看那些高大的佛像,倒是新塑的金身,再看周围的建筑,也大多是新修的。看来国家投了不少钱。寺周围是参天的古木,清幽幽,凉爽爽。头顶是蓝蓝的天,白云轻轻地飘。于是愫愫的心也飘啊飘。走在下山的路上,冬华忽然说:这里风景那么美,建成个旅游区多好!

是呀,全县那么多红色景区,那么多名胜古迹,有几处还有文天祥、辛弃疾的题诗呢。愫愫接口说。家乡那么贫困,要改变面貌,开发旅游资源也是一条路呢。愫愫直怨大人们不会动脑筋。

一会儿,天边飘来一片乌云,紧接着刮起风来。要下雨啦!愫愫和冬华赶紧向不远处的村庄跑去。她们的后脚刚跨进一户人家的门槛,门外就“哗哗”地下起了大雨。

厅堂里坐着一对中年夫妇,满脸愁苦,对愫愫和冬华的到来毫无反应。愫愫有些尴尬,冬华却大方地搭话。交谈之后才知道,这户人家借钱饲养了两千只鸡,开始时即不断地死,到半大时剩一千多一点,这十来天又染鸡瘟,大量死亡,到今天已仅剩百来只,欠债已是无法还清了,读大学的儿子学费更是无法筹措了。

在妇人诉说这一切的时候,男人的泪不断地流下来。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愫愫的脑海里。冬华说:怎么不买药呢?买了呀,开始时有用,后来便没用了。妇人说着拿药来给冬华看,冬华看了半天,竟然看不懂。

走在回家的路上,冬华一句话也不说,眼泪直在眼眶里转。是哩,冬华原本就是读畜牧水产专业的呀!

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愫愫的眼前老是出现一张泪流满面的男人的脸。愫愫的心一阵阵痛。

以后,愫愫再也没去哪儿玩,她把精力全放在了学习上。可是,她心里总不时会生出莫名的烦躁。

学期结束时,班主任徐老师找到愫愫说,根据愫愫的情况,建议她下学年转到导游班去,做个导游她会很合适。并说,本地将来肯定会成为旅游区的。

愫愫也不知道怎样好。放假时去向冬华道别,冬华正准备函授读中专,还雄心勃勃说将来要函授读大学。

愫愫叹气。她还面临着要否转班的问题,而且,她将来也要函授读大学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dubkqf.html

愫愫的心事(小说)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