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生命敬畏(散文)

2020-03-29 17:36 作者:倚石老人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自从武汉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年的气氛就变得异常紧张,注定这个天有点难。很多人为了节假期同家人亲友团聚,从四面八方往家里赶,带着侥幸心理,我行我素,对生命的敬畏毫无顾忌。自杀、谋杀,就在侥幸中慢慢地扩散传染范围。

一月二十一上午,微信群里传出一个令人切齿的消息:某某车牌号,在武汉已经确诊为“新冠肺炎”,趁工作人员不注意自驾车逃回沅陵。大家密切注意车牌号码,严禁接触,一经发现,立即报警!

微信群里很多文友,不知道的故意玩弄文字,还是故意制造混乱,总是夸大实事,歪曲实事,甚至毫无根据地捏造假消息在群里不断扩散,真假难辨。这条消息是真的吗?是否制造谣言呢?群里瞬间转发上百次,有点人表现惊慌,有点人指责谩骂起来。说的人多了,我也开始动摇,宁信其有,毕竟新冠肺炎来势猛,传染快,死亡率高。全县人人都知道这条恐怖的消息,各种议论纷纷传出。更多的言论就是责骂,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其实,这个消息是武汉检测人员发出的,县卫生健康局已经证实。

舒某,男,三十六岁。长期居住武汉市汉江区,一月十二日出现轻微干咳、流鼻涕现象。一月二十一日上午患者及家属自驾车回沅陵,出关时检测为“疑似新冠肺炎”,趁工作人员不注意开车逃逸,当天到达自己家中--东家滩。

新冠肺炎在武汉已经死了不少人,全国各地传染病专家、医务人员纷纷取消节假,开赴武汉救援。这种传染病可怕性并非儿戏,若不及时扼制,恐怕沅陵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县级领导采取果断措施,全部取消春节休假,进入一级“战斗”状态。疾病防控中心立即采取科学应对措施,安排隔离病房,组织经验丰富医务人员,做好二十四小时救治工作。当务之急,必须尽快找到患者及其家属!疫情如火情,刻不容缓!

刺骨的寒风一股劲地吹,绵绵细刷刷地下个不停,市民沉庆在年的温馨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县几位主要领导牵头,县疾病防控中心、县卫生健康局、县人民医院出动专车、专业人员,备足防护用品,消毒设备,驱车急速奔向一百公多里外的东家滩。

山路蜿蜒曲折,沿途坑坑洼洼,颠簸特别厉害,每个开车司机默默地告诉自己,快点,尽量快点。公路窄,弯度小,人人都把紧张的心提到嗓子眼。疫情第一,安全重要,欲速则不达,心急如焚的工作人员,真正体会了咫尺天涯的滋味。城里人不习惯跑山路,车队不敢丝毫懈怠,中午过后才到乡政府,户籍管理领导在网上查找患者的详细地址,一句话说完,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啊 !”累得腰酸背痛的城市工作人员,顷刻要瘫倒在地。

原来,舒某的老家在偏远地带,道路崎岖,山里有山,离集镇还有五十里。以前,这里是近百人的一个生产队,八二年后,大家觉得生活不方便,逐渐自动搬迁,多数人住进县城,一部分住在集镇上,到目前为止,只有几户空巢老人留守。舒某在湖北打工十多年,房子卖在湖北,与妻子、儿子都长住湖北江汉区,老家是一栋上百年的旧木房,已经破旧不堪,只有年过六十的父母居住。两老身体欠佳,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只知道耘田种地,恪守本分,眷恋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死活都不愿意离开。舒某打工上班特别忙,路途遥远,回家一次很不容易,咬紧牙,去年卖了一辆小车,一年回家几次看望二老。

二〇〇一年建设新农村,公路村村通,是全乡最晚通车山旮旯,也是自然消失殆尽的村落。由于资金不足,到舒某家,有两公里一段路还是土泥路。由于长期雨水冲刷,没有人保养,路面很多坑坑洼洼,大的坑塘四季积水不干,摩托车行驶都十分危险,小车无法正常通行。舒某的家在半山腰,需要爬一里长的陡坡。这里早在八十年代就通电了,能看卫星电视,手机没有信号。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现在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从没有来过这里,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更不知道这里还有人家。城里人听了,难免心里害怕。领导没有犹豫,果断地说:“为了杜绝病源,为了全国人民的安全,就是登天,我们也要架着梯子爬上去!”大家吃了点随身随身食品,立即驾车出发了。

寒风依然吹着,细雨依然下着,山里雾气特别浓,能见度只有五十米。最后两公里,是最艰难惊魂失魄漫长路段。开车经验丰富老司机冲在前面开路,新手尾随其后,车在剧烈的摇晃中徐徐前进。不知开车的人是否有感觉,看着的人见车身剧烈晃动吓得阵阵惊叫。小王是才三年的新手司机,见到这样的路,吓得浑身冒汗,小车前行择路分寸稍有失误,右边前车轮掉进一尺深的大坑,溅起泥水花过丈,小车溅满黄泥水浆,车身险些侧翻。我的乖乖,只要车侧翻,就会“轰隆轰隆”地掉下十丈山崖,落到谷底小溪里。大家也被他吓得冒汗,都停下车咂舌叫险。心悸之余,大家一起想办法,研究如何才能把车子弄出陷阱。人人动手,找来野石填充深坑,再一齐用力推车。耗费一个小时,才把小车从泥坑里弄出来。这种险情随处可见,时刻威胁着车队每个人的生命。疫情就是火情,多一分钟耽误,就多十分传染扩散的风险。百姓的事就是大事,任务只能前进,决不能退缩!最后两公里,车队行进两小时,终于到了舒某的老家山下。

小车调转头整齐地摆在泥土路边的荒地上,下车长嘘短叹一阵。抬头看看草木半掩的高坡,看看细雨中的暮色,唉!一整天了,总算到了!冬天昼长短,加上连日细雨不断,浓雾在半山腰笼罩不散,夜色早就降临。大家站在半山腰,抬头看舒某的家,根本看不到房子的影子,只能估计山依然很高。山里格外安静,无法想象这里有人家。几只厌恶久雨寒风的归,从对面山林里发出向同伴求宿啼叫,声音在山间回荡。光秃秃的树干挂着手指粗的冰凌,路边枯黄的野草裹着薄薄的白冰。工作人员冷得哆嗦起来,一双手的手套似乎也在开始结冰,手背像无数细针在乱刺。热气从嘴前的口罩过滤喷出,用手抚摸防化服,发出呲呲的响声。

领导给工作人员再一次打气,“我们已经安全地到了患者的家门前了,这次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可以说完成了一半,我们要继续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热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每个人都要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领导走在前面,吃力的往上爬。一行十五人,走在直梯子般的土坡上,路面结了冰,多人几次摔倒,爬起来又继续前进。人影、脚声、黄草,枯树、细雨、微风、暮色、浓雾、啼鸟,绘制出新春寒天里动人风景。这是特殊一年里最温暖、感人的精彩画卷!

天气十分寒冷,舒某家门关着,从窗户透出电灯的银白光亮,能看清小院里摆设。房檐下摆满陈旧发白的干柴,院子里很干净,像是刚打扫过。一家人五口都围着熊熊的柴火塘,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电视剧,悠闲快乐融融。享受着年的快乐,家人团聚的温馨,笑声跟着剧情装满陈旧空荡的木屋。

工作人员都走进舒某家的院子里,舒某还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听到叫喊忙走出门外,没有细问,将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迎进热气腾腾的木屋。舒某父母见了,忙搬出椅子,招呼工作人员坐下烤火。

时间就是生命。工作人员喘气未定,立即开始一对一询问、登记、排查并做好记录。舒某这才意识到事态的危害性和严重性,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脸也发烧了。他积极配合,详细叙述从湖北到家的全部过程。好在这里人户稀散,又是新年大节,不方便串门,没有与其他人接触。舒某说道:“我们回来时,我个人已经感冒咳嗽,体温到达三十七度。我体质比较差,每年都要感冒几次,每次吃点常规药物,坚持几天就痊愈了。我距离武汉远,不可能感染新冠肺炎!”

人民医院院长亲自测试舒某体温,眉头紧锁,轻言细语,十分和蔼地说:“新冠肺炎传染性强,致死率高。但是,早发现、早治疗,治愈率也很高。现在我测试你的体温已经达到三十八度了,初步诊断为疑似病例,确诊还需要进行核酸测试,才能一步确诊。为了对生命的敬畏,你必须到县人们医院隔离治疗。为了病原不扩散,你的家人必须严格防护、隔离十四天。”

两名消毒员,穿上防化服,立即实施房屋、院子、道路、家具、用具全面消毒,不留死角。防控领导立即发放口罩给患者及其家属佩戴,耐心细致地讲解防疫方法,注意事项。

一月二十四日,舒某坐乘县人民医院120专车,住进医院,患者心情良好。二十五日,经怀化市疾病防控中心检测,为NCOV核酸阳性,二十六日复查,确认为我县唯一的新冠肺炎病例。

县电视台当天发出自我隔离号召,严禁聚会,聚餐,少出门,戴口罩,关闭餐饮、酒家、娱乐、旅游区等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全县城市民积极响应,备足生活用品,都安心地坐在家中看电视,密切关注电视台公布的疫情消息。

一月二十七日夜里九点,患者转入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传染病中心进行抗毒和对症支持治疗。经过精心护理、心理疏导和综合治疗,患者体温恢复正常已达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经专家组评估,符合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已于2月5日上午治愈出院。

县城防疫工作不敢丝毫放松,每个小区有专人播放录音,喇叭喊话。除了少数借机发国难财商家,太高口罩价钱,扰乱防疫秩序,受到严肃处理。其他生活必需品价钱平稳,没有出现哄抢物资异常现象。由于沅陵人高度团结、自觉,将疫情牢牢扼制在首列。

2020年2月15日于沅陵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debkqf.html

生命敬畏(散文)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