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史记李医生列传

2020-02-07 23:33 作者:冷月☆孤雪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李医生文亮者,幽州辽西人氏,其先曰李耳,又曰老聃,东周时著《道德经》,为道教之鼻祖。至亮,弃文从医,誓除人间病魔,还布衣之健康。华五十五年七月,乡试中举,入江夏国子监扁鹊馆,华夏六十二年九月,艺成,遂南下,至厦门三年,期间,尽所学之艺,除布衣之毒,布衣皆曰“善”。华夏六十五年,因心系江厦,经同窗之邀,遂返江夏,入江夏医馆。以继日,言恨,奋战於一线,同窗泣曰:“亮之才气,天下无双,自负其能,数与毒敌战,恐亡之。”於是乃徙为眼科专职,皆以拼为名。

华夏七十年十二月,江夏有布衣者,发烧,继之咳,遂至江夏医馆查之。时亮观其色,看其片,盱衡厉色,遂向医馆报之,医馆报於江夏刺史。当是时,瘟疫初成,苗头已显。然,刺史向京师报之曰:“可控”。三十一日,华夏太医署入江夏。亮夙夜忧叹,自报之,必违法。不报之,则无以面对患者,天下苍生。遂三十日於同窗之群报之,曰:加强防备,并诫之,勿传。当是时,同窗震撼,时有好事之徒,断章取义,公之于众,九门提督震动,为保一方之平安,传唤亮等八人,“谣言”勿传之,诫之。亮等八人皆伏。

华夏七十一年一月,瘟疫势大,值华夏节,布衣涌动,险。太医署太医钟氏南山,以耄耋之躯,八百里加急,临南越,趋江夏视察之,返京,遂昭告天下,瘟疫已成,曰 “新型冠状病毒”,势大,黔首蛰伏。终还亮等八人之清白,其言非虚,其心可敬,实乃万民之英雄也。然,亮亦感染之,妻亦感染之,悲。一月三十日,礼部采风官见亮,亮曰:“瘟疫盛行,不为逃兵。恢复之,吾定击之。”二月,其病重,垂危,入ICU,万民凝神,为英雄祈祷,延英雄之命。然,其毒之侵,已非肌肤,纵扁鹊重生,华佗再世,已无回天之力,终,二月六日子时,英雄陨落,终年三十又四岁。

英雄之逝,遗留妻儿,万民之悲,恨瘟疫之横行,亦怨刺史之懒政。六部及各州府采风官更为之评论,民心不可违之,天子震怒,於英雄陨落次日,遂令都察院入住江夏,彻查亮之事,还事实之真相,以平民之意,慰亮之灵。亮之逝,亦牵动美夷,德夷,英夷,法夷等诸侯国,并为之哀悼,法夷之喉舌曰:谢谢你曾尝试拯救地球!壬辰年戏言之,庚子年找到了新的诠释。

太史公曰:医者仁心,病魔之前,亦勇于除魔,为布衣除之病魔,救之于身;九门提督,系一城之安危,保民之平安,二者皆为救民保民,孰对焉?孰错焉?亦无对错之分。瘟疫横行,错之为不尊重科学,不实际调查而下令之执政者耳。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岂谓亮等邪焉?九门提督邪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babkqf.html

史记李医生列传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冷月☆孤雪
  • 程汝明
  • 一抹阳光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