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闲情偶寄:看绿牡丹,评《诗文会》

2019-05-02 01:13 作者:维扬之水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闲情偶寄:看绿牡丹,评《诗文会》

前几天从网上买书,包书的信封上印有“北京大学”字样,一时感慨。记得小时,秋天坐在院子里剥玉米皮儿,家父就曾念叨过清华、北大等名校。

    大明月亮地儿,一院子新掰的玉米,高大茂密的梧桐,树影横斜斑驳,恰似东坡先生所写:“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那时小,天真简单,以为跟戏台上唱的落魄书生中状元那样,随便考考就成,还说将来有出息了请老天去海南避寒,他胃不好,怕冷。那时真是单纯的可以,希望满满,哪里想到半生潦倒,勉强度日,随口许的愿,至今都没还上。

 

    五一假期,照例宅在家,买汰洗烧,擦擦扫扫整理内务,刷手机看电视陪娃读书,看到新闻里各景区路段人挨车挤,内心无比向往:“别人出去旅游,起码有钱有闲,哪怕被堵在路上,受得也是有钱的小康生活的罪,比咱憋闷在家强。”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电视里在唱张派京剧《诗文会》,随意瞄一眼,几个书生以绿牡丹为题在写诗。小时在表姑家看过《绿牡丹》这本书,很薄,才子佳人的内容。那时比较喜欢弹词《再生缘》,为孟丽君的女扮男装、倜傥潇洒振朝纲着迷,这本《绿牡丹》不是我的菜,匆匆一览就搁在一边。

 

    上网查查,戏曲《诗文会》果然是由《绿牡丹》改编,内容是某大户沈重家绿牡丹花开,召集文人雅士,以此为题做诗,为女择婿。候选人有三个,顾子玉有文才自己写,别人呢,找高手帮忙代做,车某找的妹妹才女车静芳,牛某找的自家教书先生落魄书生谢瑛。准岳父沈重看看那俩鼻子贴白的丑角,实在丑陋不堪,偏还占了前两名,不想把闺女嫁他们,用了缓兵计,让仨人都去参加科举考试,中了再说。

 

    牛某知道自己不行,转而求娶车静芳。车小姐要亲自考文才,牛某又找谢瑛冒名顶替。谢瑛不忍心骗婚,故意写歪诗坏事儿。后离开牛家,跟顾子玉一起参加考试,他中状元,顾第二名。后又生波折,俩无赖文人车某和牛某先行冒充状元来沈家骗婚,被识破,两对有情有才的才子佳人终成眷属。

 

    戏中扮演车静芳的女演员,神态表情跟程派京剧著名演员张火丁很像,举止娴雅,身段风流妩媚。戏好看,正如爱因斯坦解释相对论,美好时间过得总是很快,久不开电视的我,不知不觉,竟然把整出戏从头看到了尾。

 

    戏里车静芳有几段唱词极好,如“喜盈盈进画堂,亲任主考选才郎。欲前又踟躇,踟躇复彷徨。大事难托恐虚妄,兄长他纨绔忒荒唐。纵有双亲在,婚事也须自主张。观诗心窃慕,无端动柔肠…… ” 

 

    “可笑他无才学自讨无趣,市井徒充斯文来把人欺。多亏我亲主考当场面试,那狂徒装腔作势写歪诗。逃之夭夭出门去,他枉费心机!回头来向兄长责以大义,你不该当儿戏乱把亲提。绣花枕头裹败絮,又似那乌鸦披着凤凰衣。说什么莫逆之交仁义兄弟,分明是朋比为奸暗用心机!全不念二老双亲遗言嘱咐你,招狂徒,欺胞妹,昧天理,哪有手足之义!你枉戴儒巾着儒衣!”

 

    这两段把一个有见识、有才学、有自己主张的闺中女子形象塑造得丰满纯美。少女那点小心思被描摹得淋漓尽致,把无良文人骂的狗血喷头,说明这女子找对象以才学和人品为重,持浪漫的爱情观,只要人合适,宁可不要娘家哥陪送的妆奁财产,不像现在的人这么现实无奈,男女双方以有钱有势、有房有车来谈结婚条件。

 

    当然,古代仅诗写得好,是中不了状元的。不信看李白,写那么多好诗,连个进士都不是。李白当自己是大才子,“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人家唐玄宗不过是“倡优蓄之”,让他在御前混日子,如对待唱戏跳舞的人。

 

    隋唐科举考试有许多科目,论、策、诗赋等。隋朝之前,如六朝时的“策”文学性似乎强些,遣词造句比后来北宋苏东坡先生这些文人更为精美。看这篇《天监三年策秀才文》,以皇帝的口气描述帝王行事,“虽一日万机,早朝晏罢,听览之暇,三馀靡失。上之化下,草偃风从。”一句里就出来好几个足以流传千年的成语。

 

    唐朝的传奇小说、诗词很多都是交接权贵,博取声名的敲门砖。想考个官很难,比方说白居易,他准备国考多年,博览时文,甚至为考试整理资料编出本书来,才混到个小小的县尉,曾写信回忆:“二十已来,昼课赋、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矣。以至于舌成疮,手肘成胝,既壮而肤革不丰盈,未老而齿发早衰白,瞥瞥然如飞蝇垂珠在眸子中也,动以万数,盖苦学力文所致,又自悲矣。”瞅瞅,学得多辛苦!头晕眼花,口舌生疮,手和胳膊肘磨出老茧,头发也白了,牙也掉,整个人瘦成一把骨头。

 

    苏轼20岁时,参加科举考试,写的文章题目是《刑赏忠厚之至论》。为应付考试,大才子活学活用,现编了个尧那时代,皋陶将杀人的典故,把博学多识的主考官欧阳修给蒙得一楞一楞的,问过出处,回家翻遍《三国志》都没找到这条。

 

    到明朝,考试科目限定的死板,跟《绿牡丹》成文时间相近的《儒林外史》里,精于八股文考试的鲁小姐,嫁了个以诗词出名的名士蘧公孙,门户相称,才貌相当,小姐喜孜孜嫁人,料想公孙很快就能考个少年进士。没想到他根本不通考试举业这一套,鲁小姐气得跟母亲抱怨,眼看丈夫指望不上,干脆生个儿子,自己拿着教鞭四书五经的从小亲自培养。

 

    《儒林外史》里也有一段诗文会的描写,几个文人先凑分子,然后定地方,买食物,“三公子恐怕鸭子不肥,拔下耳挖来戳戳,脯子上肉厚,方才叫景兰江讲价钱买了,因人多,多买了几斤肉,又买了两只鸡、一尾鱼,和些蔬菜,叫跟的小厮先拿了去……又去买了些笋干、盐蛋、熟栗子、瓜子之类,以为下酒之物……一大篇文字都在写怎么准备做诗文会,吃的啥,至于写的啥诗,一句没有,显然在说他们诗写的不咋滴。食物很寻常,没有《红楼》里那些剥螃蟹赏桂花,大天烤鹿肉蒸大芋头来得雅,来得那么高级。

 

    《儒林外史》中马二先生和匡超人落魄时,都靠给书店评考卷为生,那工作,类似于现在的名优作文点评,书店管吃管住,给工钱。马二先生教匡超人时说:“只是有本事进了学,中了举人、进士,即刻就荣宗耀祖。古语道得好:‘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而今甚么是书?就是我们的文章选本了。”临走又是送匡超人棉袄,又是送他书和路费盘缠。 

 

    匡超人当官后,在路上跟人说自己的选本一刻就是一万本,各省客商抢着要。而提到他的恩人马二先生,却全无半点感激之心,说:“这马纯兄理法有余,才气不足;所以他的选本也不甚行。选本总以行为主,若是不行,书店就要赔本,惟有小弟的选本,外国都有的!”瞧这牛皮吹的,外国都有!外国又不考四书五经。

 

    古代有考卷点评做参考资料,现在逛书店,也有许多的中考、高考卷子和辅导资料。目前大学能培养的,除了极少数的科学家,大多都只是些在职场打工的普通人。即便全部高中生都上大学,如果没有配套的岗位和待遇,毕业后又能怎样谋生呢?人生有涯,唯有孩子们的考试卷子无数,似乎永远也做不完,考不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aypkqf.html

闲情偶寄:看绿牡丹,评《诗文会》的评论 (共 8 条)

  • 程汝明
  • 心静如水
  • 啊菊
  • 草木白雪
  • 听雨轩儿
  • 江南风
  • 稚藕弋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