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五二街头闲溜达

2020-05-03 20:51 作者:维扬之水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4月30日升温,眨眼之间已是34℃,看着外边白花花的太阳,一点儿都不想出门。

想起骆驼祥子看看烈日,舀瓢凉水喝,出去拉洋车拼命赚钱的劲头儿,感觉自己懒得像个鸵,蜷缩在窝里,只知道拿着手机刷。

九儿眯溜着俩眼儿荡过来,“我似乎不舒服哎!摸摸头发烧不~”类似小孩子经常玩的撒娇把戏,懒得搭理他。再说俩手都占着,一只端手机,一只码字,实在腾不出空儿,只得伸出抬高洗白白的胖脚丫子,摸摸他额头,噢,没事儿。闲得,一毛钱木有,生啥病噢!逼他出门捡钱去,自己也随后跟着出门,随意逛逛。

火热的大太阳。街上人流涌动,已换了天的装束——衬衣、背心,有女孩子穿着花纱长裙子,还见到一个穿长袖白底花汉服的,背后印着戏服那样的蓝补子,底下是宽大拖地的印花马面裙,大棉布的,摇摇摆摆在街头晃,看看都替她热。

过马路,俩女孩子骑着电车,穿着女仆那样的绚烂蓝布衣裙,系着白围裙,头上戴着皱边花帽沿,不知是哪个店的服务生,说笑着倏忽而过。

街头照例会有个疯子。以前有个男的,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唱,夏光脊梁穿短裤,穿黑皮短裤,内套厚连裤袜,结实的像头牛?,可惜精神失常不能劳动。今天没碰到那个,倒是发现一女的,干干瘦瘦,穿着紧身背心长裤,虎着脸,恼倔倔的样子站在街头,看着与众不同。过了一个多小时,买东西回来,发现伊还站在那里,轻声细语地唱,俩手蝴蝶飞飞那样乍乍着在身体两侧做出舞蹈动作,转眼又骂,骂完又开唱……唉,好好的人,又报废一个。(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公园开门了,进去溜达一圈。花坛里盛开着水红色的玫瑰花,一个年轻妈妈拉着娃,拿个手机在录像。

斜坡上,草茵茵,几个小女生穿着白背心,下摆胡乱扎在破洞牛仔裤里,围坐一圈野餐。桌布铺在草地上,除了几小包纸巾和一个装半块披萨饼的纸盒子,空荡荡的,饮料零食都没有。

女孩子们兴高采烈,能坐在这里看风景,似乎于心已足,清汤挂面的短发乌油油的,衬着青飞扬的白嫩脸儿,腮边漾出成年人酒后才有的粉红。

年轻真好,无论做什么都是美好的,记得那次见一对小情侣嘟着嘴在月下亲吻,看上去只觉得恰如其分,彼时公园里人来人往,他们也还是那样拥着,相互啃着,没有半分逾礼与难堪。倒是旁边看的人觉得打扰,忙着走开。春花春水绿树荫,就是上天给青年人预备的礼物,世界是他们的,无论上一辈的人怎么伸手挽留,一切都像流沙一样从指缝间悄悄溜走。

湖瘦得很。

一直干旱无,水位已下降了半米多,碧波粼粼,湖中心许多泡泡在冒,亭子里有个穿长裙的妈妈拖着娃,躬身指着水里轻呼:“好多鱼!”

偶遇个老实巴交的男同事,在带孙女玩,帮他拍个祖孙俩的合影照片。过了会儿,又找路过的年轻女子给自己拍几张,终究看着不满意,删了。相片里的人总比想像里的自己胖而丑些,看到每每以为是另一个人,不认为是自己。

小树林里许多长尾巴的喜鹊来回飞舞,偶有一两只落在树上绿叶间歇歇脚,我看着它们,它们看着我,不躲,不跑。这自然界的小精灵,公园是属于它们的。

在林荫道走几圈,游人来回挡着,连张好风景图片都没拍成。每个取景框都有人在移动,一家几口的,胖妈妈拖个娃沿湖边桥头走的几个老头老太结伴的,小孩子大的带着小的,追逐打闹的……

跳绳的女娃娃 ,抱着婴儿走八字转圈的壮年小奶奶,看上去都是那么乐呵。

毕竟熬过一个无法出门的春节,一个不能乱走动的憋闷春天,五一来了,公园开门了,门口还有人在摆摊卖饮料零食,摊子上还摆着一次性蓝口罩卖。

吹糖人的老头儿裹个毛巾蹲在地上,垂着脑袋,有气无力的。旧26黑自行车上绑个草架子,上插一圈暗红冰凌鸟儿,栩栩如生,胖鼓鼓,显然闷了一肚子气儿。也有其他图案的作品。

阳光依然耀眼,闪烁的夕阳余晖,穿行在枝杈间。

迤逦走到超市附近,一对夫妇抱着娃,拿着点儿东西迎面而来,“超市里面人还多吗 ”“多!”

一个字,足够打消进去逛的欲望。于是扭头走开。满脸的汗水,口罩显然已经戴不住了。

不知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儿, 多么怀念以前能光着嘴巴自在说话吃烤红薯和冰淇淋的日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zhbkqf.html

五二街头闲溜达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