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花飘飘

2020-01-10 19:42 作者:文章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东北,最富有的是,白晶晶,凛然然。有幻,有苍茫。小寒又降温了。冒烟雪像疯女人凌乱的头发,随风乱刮,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狂野。

我去外地办事,赶上倒霉的天气,心里非常烦躁。路下是冰,覆盖的是雪,一不小心,滑脚,弄个趔趄。办完事,在长途汽车站附近,找一个三十元钱便宜的旅店住下,怎么还不将就一宿,明天回家了。没想到,小旅店条件太差,后半暖气冰凉,再加上我换新环境睡不着觉,早晨四点钟就爬起来去车站。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马路那一抹桔色在闪动着,清洁工人拼尽全力在铲除积雪,寒冷的北风呼呼地吹,如同从天穹射来的弩箭,刺着我的脸,最难受的是那没及脚踝的雪,进了鞋里扎骨冰凉。我冒着踩滑摔倒的危险,小心翼翼,步履维艰。进了车站,我心凉半截。电子板显示,公路封闭除雪,开通时间临时通知。我垂头丧气地走出了车站,这时感觉到又冷又饥又渴,想找一个饭店充饥暖和一下。在前边二百米的路旁,看见一个明亮的灯箱“好再来”饭店。

我推开门进了屋,店里干净整洁,摆放着十张桌子。四十多岁憨厚朴实的小老板热情地打招呼:“老哥哥,您想吃点啥?有包子、花卷。包子牛肉萝卜、猪肉芹菜馅一元一个,花卷五毛一个,茶蛋七毛一个、小米粥、大米绿豆粥、大碴粥、薏米红豆粥,一元一碗。”我环视了屋里一下,找了靠暖气的桌子坐下:“来一碗小米粥,三个牛肉萝卜包子”老板娘应声好嘞,麻利地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和三个包子,放在了我的桌前。橱窗里摆放着海带丝、榨菜、酸辣白菜、酱尖椒、酱土豆芹菜叶、萝卜条等,各样咸菜只收一元钱,客人自选,不限量。觉得特别实惠,温馨。

小店里我是第一个顾客,老板也有功夫,闲聊了起来。老板说,这些天连续下雪,车站的乘客少了,生意有些黯淡,平时,每天早上要蒸四百多个包子,这两天蒸二百多个,吃早餐的都是学生、上班的。夫妻店虽小,干净整洁,热情好客,服务周到,早餐品类多,便宜,实惠,生意就好。我们聊着兴趣正浓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和工具的碰击声。门开了,打断了我们的说话。进来了四个披橘红色马甲的不速之客。先进来三人,还有一个没进来,敞着门,一股巨大的寒流直接向我袭来,我不耐烦地嚷着,关门!快关门!!四人都进了屋,开始跺着冻得硬帮帮破烂不堪的鞋。打扫身上和抖了帽子的积雪。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当摘下帽子令人惊讶的是,四个长相同的清洁工,真象一家工厂同样的产品:荒草般的头发蓬乱着,黝黑的脸上留着粘黏盐卤的汗迹,布满了车辙似的皱纹和沟壑,是岁月雕刻的深深痕印,看起来比实际年龄都要老许多。每个人深陷的眼睛露出了凄楚、迷茫又带着恳切期待的目光,干裂、发白的嘴唇,不知饱尝过多少的酸、甜、苦、辣。从他们的表情中,毫不掩饰忍受着寒冷、口渴、饥饿,是我根本就无法体会的滋味。小老板热情地问,几位吃点啥?其中的大个子毫不掩饰地说,老板,我们借你屋暖和一会,吃点干粮,麻烦你,有热水吗?我们一人来一碗就行。说着,每人从衣服怀里拿出用塑料口袋包装的凉馒头,放在了暖气上。同时,大个子不自觉地脱下冻得邦邦硬的鞋子,把脚伸在桌子底下的暖气旁,当我看到那脏兮兮漏着后脚跟的破袜子,讨厌!这群人真没素质。嘴里的包子再也咽不下去了。嗨,太不讲究,是那个山头撵下来的这帮山炮。

小老板招呼媳妇拿毛巾,打洗脸水,暖和暖和再吃饭。四个人不好意思,连声说,别忙乎了,谢谢。当小老板问起他们劳动时间时,大个子滔滔不绝,这是好人不惜干,赖人干不了的活。好天气还行,这连续下雪天,清雪、扫雪、装车,早二点起床,每天十六个小时,工资一千六百元,有多少人都累跑了。我们还坚持着,你不干,他不干,街道清洁,为老百姓和车辆出行方便,必然得有人奉献,有人干。再加上城里孩子陪读,花销大,不干咋整,小车不倒,只管推吧。我听了大个子的一席话,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对这些农民工肃然起敬。心里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又是感动,又是可怜,又是同情。他们劳薪低,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我在外边待一会,冷得受不了,何况他们在冰天雪地连续劳动十六个小时。我赶紧端着热粥,把我占领的热乎的好位置腾出来,让给他们,多暖和一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他们洗完脸,小两口端上了半盆包子,一大盘子茶蛋,两盘子各种咸菜,一盆子小米粥,四个碗。欢迎你们来我家小店,感谢你们贪黑起早为市民清道除雪,今天早餐免费为你们提供,包子不够,咱们再拿,粥不够,咱们再添,吃饱吃好,好有力气干活。

店主小两口,既敞亮,又大方。当人遇到惊喜容易激动,其中的大个子绛紫色的脸膛肌肉在颤抖着,泛起红光,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一边擦着眼泪,不停地点头,谢谢,谢谢。一个“暖”,多么富有魅力的字眼,像电流迅速点燃了我和四位清洁工人的心和炽热的情感连在一。寒冷死寂的清晨,将我们五个人的心汇成严一股涌动的暖流。当八只浑浊的眼睛,黑幽幽的眼窝,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满桌子喷香诱人包子,哈喇子快流出来了,渴望着美美地饱餐一顿的欲望,油然而生。人在饥肠辘辘、饥寒交切的时候,让我看到了人性生存最低标准的温饱渴求。看着他们饥不择食,急不我待,吃顿免费又热又香的早餐,脸上淌的是汗水,心里胀满的是喜悦。幸福来自于欣慰的满足,温暖来自于心无私的传递。

一双双伤口破裂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每人捧着一碗黄灿灿的小米粥,踢了秃噜喝的这麽香,细小毛孔里渗出的汗水与眼里的泪水落在了碗里。一阵风卷残云,桌子上的半盆包子没了,咸菜光了,满桌子是茶蛋皮。大个子一边擦着满脸的汗,一边拍着肚子说,这下吃饱了,中午都不用吃了。

眼前的一幕幕,让人换位思考。如果我是农民工,每天十六个小时工作的劳动强度,我能干吗?如果我是店老板,小本买卖,早餐的钱能不收吗?我立刻感觉到,我在他们六人面前,更显得自私,猥琐,渺小。脸上觉得火辣辣的,手心里透出冷汗,心头像有千百个蚂蚁爬过。此时我的心情又感动,又惭愧。人都需要有一颗温暖的心,带给他人温暖与帮助。我深深地感觉到劳动者的平凡、光荣与伟大。爱心者的奉献、无私与高尚。

当我们走出了小店。雪,还洋洋洒洒地下着。四个劳动者,淹没在天地一色之中。我恋恋不舍地回头望着醒目的“好再来”三个大字。雪花飘飘,再见了,温馨的小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vlbkqf.html

雪花飘飘的评论 (共 5 条)

  • 平水晴云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残影
  • 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