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煤屑

2020-09-15 20:53 作者:猫头鹰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九六七年,一个日的午后,阳光灿烂。我跪在阳台上,低头拿着母亲刚送给我的拖拉机玩具。一大堆黄沙在阳光中闪闪发光。我一边“突突……突突……突突”地叫,一边把拖拉机推进沙堆里,抬起装满沙子的铲,开心地推到边上,把沙子卸下来。我想盖房子,需要很多沙。姐姐妹妹看到我在阳台上玩新的玩具,不高兴地问母亲:“凭什么给他新玩具,那我们呢?”我转过头向妹妹说:“我们一起玩儿吧。”可是她们俩绷着脸转过身就走了。那年我五岁。

早上七点前,每天母亲都会推开我房门轻声地说:“托斯腾,起来吧!”我总是不太愿意起床,勉强睁开眼睛,不停地打哈欠,伸腿脚,伸胳膊,赤脚走进洗手间。姐姐也起来了,在洗手间门前不停地催道:“快点,快点吧!”这时母亲帮妹妹穿衣服,然后去厨房准备早餐,拿出绿包装的麦片盒,把麦片倒进白瓷碗里,加点冷牛奶,再加上父亲自制的甜味蜂蜜。我们仨坐在四方的餐桌边,埋头不吭声,只听到勺子碰瓷碗的“丁零当啷”地响。有一次,七点半出门前,我们站在走廊高高的镜子前,发现我们四个人都是金发。我很好奇:“爸是黑头发,为什么我们没有黑头发呢?”母亲笑眯眯地说:“我父母家的基因很强,所以你们头发也是金色的。”我不知道“基因”是什么意思,那时我还很小。

记得那是夏天一个星期日下午,邻居的孩子都在外面。我站在阳台上,三个穿花花绿绿裙子的女孩,坐在花坛边上,跟腿上的洋娃娃说话。斜对面的游乐场有四五个小孩跪在沙坑里玩,他们的母亲坐在沙坑边上聊天。一群男孩在对面的绿草上踢球,草地上搁着脱掉的汗衫作为球门。一位黑发高个子的男孩拼命地踢球,黑白图案的皮球飞速地射进球门,有人喊:“哟,进球啦”,对方的球员惊呆着不说话。外面说话和嬉闹的声音不断地跑到我们屋里来。这个时候母亲说:“我们出去野餐吧。”听到要出去,我跟姐妹一起蹦蹦跳跳,大声地喊:“哟,出去了,出去了。”母亲马上开始准备我们的“野餐”。切面包,切黄瓜和西红柿,带着苹果和香蕉,红茶和果汁,所有的东西都装在父亲的双肩包里。我跟姐姐赶紧穿上鞋,系好鞋带。只有妹妹还不能。姐姐就跪下来给妹妹穿鞋系鞋带。出门后,母亲拉着我和姐姐的手,父亲背着沉甸甸的背包牵着妹妹的手。过了主干道和红绿灯,穿过平房住宅区,前面就是一个像足球场那么大的草地。

我们站在草地上,发现这地方的花很多,满地是黄色的蒲公英,有的已变成圆圆的白绒球,风一吹,有的只剩下光溜溜的绿杆子。姐姐说:“我们一起吹吧,看谁的飞得最远。”我跟姐妹一起跑到草地上,一人摘一根, 大家立刻鼓起腮帮子使劲地吹,绒球一下飘散了,绒针顺着风飘走。姐姐指着她吹开的绒球开心地说:“看看,好远。”我笑着说:“哈哈,才不是你吹的,是风吹的。”有的绒针在空中跳舞,随风飘到上面去,有的飘得很远很高,有的很快就落地了。母亲说:“蒲公英是母亲,绒球里面的种子是孩子。它们飘到哪里,不管是干枯的地面、窄小的石缝或者高高的房顶上,都会慢慢地长出来,和母亲一样好看。” 半个世纪过去了,夏天看见蒲公英,常常想起母亲的话。总有一天,孩子都要离开母亲的怀抱,成家立业,创造自己的世界,就跟蒲公英的种子一样。

母亲摊开深红色的毛毯,跟父亲坐在黄绿色的草地上聊天。太阳暖暖地照着,白云慢慢地飘过。我们三个在草地上玩一种“抓兔子”的游戏。她们俩是兔子要拼命地跑,我是老虎拼命地追。只要我的手一碰到妹妹或者姐姐,我就变成了小兔子,我跑,她们追。跑累了,我们三个就在父母身旁坐着休息。母亲从背包里拿出茶水和面包,我一面嚼着面包,一面盯着停在草梗上的瓢虫,它的衣服很漂亮,红衣上有黑斑点,头上的两个白点像眼睛一样。父亲说,头上的两根黑触须才是它的眼睛。它细细的脚抓到草梗上,不会掉下来,它一直不动。我没注意的时候,它突然飞起来,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抓兔子”的游戏玩腻了, 我们开始翻跟头,看谁翻得最多。刚开始我不太会,就看姐姐怎么翻,跟她学。我四肢撑地,头部朝下,屁股朝上,双脚用力往后蹬,身体一下子翻过去,落地后高兴得很,但姐姐说:“错了,你翻歪了,这不算。” 我翻了五六次,站起来后,头重脚轻,眼前草地晃来晃去,姐妹好像也旋转。几分钟后我才定下神来。这时候感觉左眼里有东西,眼睛睁不开也闭不上,我用手揉揉,但越揉越难受。母亲用手帕帮我擦,可是也擦不出来。父亲站起来担心地看着我,但不作声。我很难受,眼睛不停地眨。母亲很紧张,手忙脚乱地把背包装好交给父亲,父亲拉着姐妹俩走回家,母亲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带到城北医院去。母亲的手心很热,很湿。在急诊室里,我坐在母亲的腿上,医生头上戴着圆镜,盯着我说:“睁开眼睛!”可是我的眼不停地眨。母亲紧紧地抱着我。医生就用食指和拇指,轻轻地扒开我的眼皮,拿着白色的药水瓶,把药水一滴一滴地挤进我的眼睛。我安静地坐在母亲的腿上,没有哭也没有闹。眼睛突然不眨了,一切都正常了。医生最后弄出来的是一粒煤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第二天下午,母亲从幼儿园接我回家。刚走进客厅我就发现,阳台上有一堆黄沙,旁边有一台黄顶红车身的拖拉机。母亲说:“你昨天在医院里没哭也没闹,应该奖励一下。”我抬起头谢谢她,然后赶紧地找我的拖拉机去。我捧着它仔细观察;黑色的轮胎,红色的车身,驾驶室前还有两个黑杆子,可以控制前面的大铲子。可以掀起,可以放下。我把拖拉机在地上推来推去,推到黄沙进去,动工了。

现在,每当我看见四五岁的小男孩,在沙坑里玩沙,我都会停下脚步盯着他,仿佛又看见在阳光下玩拖拉机的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udbkqf.html

煤屑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