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盏茶的时光(第九更)

2018-12-04 22:24 作者:城南丶陌路人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前言:

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帘幽,在清晨雾弥漫的林间,在午后窗前慵懒的沙发,在静泛黄的光影中,有时候,寂寞是这样叫人心动,也只有在此时,世事才会如此波澜不惊,凉风吹起书页,雨露滴湿衣裳与书卷,在午后暖阳中散发着潮湿的气息,随着和风飘来的只有淡淡墨香,待到夕阳西下,花开人静时,于橘色灯火中留下浅浅水印在光影中跳跃,城南假日,时光静好,捧书而坐,细品一盏茶的时光。

时光呀,你都去哪儿了,若不是那新添的几丝白发,我甚至都怀疑你是否来过。是的,你来过,穿插于生命中,从我的全世界悄然路过,足迹所至,如影随形。

昨天睡前洗漱时,当看到镜子里那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却意外的沉默了许久,我努力在回忆,想把从前的模样记起,可时光只留下一张模糊的脸,除此之外,一片空白。 几声长叹,一晃眼,已不知今夕是何年!,当抛开那些黑白的胶卷以后,谁还记得,年少的自己

长恨当年情所累,却忘红尘似烟飞, 追忆流失的岁月,当思念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却也淹没了我留在昨天那最后一丝足痕,来时的路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唯剩一片心海在往事云烟中时隐时现,我莫名的凝视着,就好比我望向镜子里那陌生的身影一般,总想表达一些东西,想大声疾呼,想奋力呐喊,可最终,总是无法言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最近总在听电台,习惯每晚在电台里娓娓道来的声音中睡去,不知始于何时,当止于何处,日积月累后才明白,你总能在那些故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也因此给了我很多写作的灵感,但我却未曾挽留,放纵它如流星般划过,消散于星空的某一隅,供自己去眺望,或是遗忘。那些熟悉的场景,相同的经历,又或者似曾相识的陌生人,每每听到,总能开启内心深处某个被遗忘的角落里,那尘封的记忆,而这些零散的回忆,或让你嫣然一笑,亦又是黯然神伤,这并不重要,因为这些恨情仇、欢喜悲忧,本就是人生的一部分,昨天有,今天有,明天依然还在,你所能做的就是坦然面对,同时祈祷那些曾伤害过你的,未来不再让你心寒。

总走不出往事迷途,思念如枷锁般拉扯着回忆,夜太深,心太静,耳畔的喧嚣早已随时间流逝,为何又独留我一人。

曾在灯红酒绿的KTV里,用一首歌的时间,裁剪那如枯藤般爬满心头的情丝,也曾在喧嚣的夜市中,用一瓶酒的时间,铅洗那如浮尘般藏于肚腹的愁绪.云开雾散后,迎着温和的光,我微笑向暖,不想也不敢去回望,那潜藏于身影中的未知,谁曾想,这所有的一切,却都在一盏茶的时光中,随着静夜泛黄的光影,跃然于纸上,在笔尖辗转。我无奈的把你拾起,想丢弃在冷风中,谁知你转眼就溜上眉头,待渐弱的音乐随我入梦时,你悄下眉头,却上心头。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在朋友圈里发现一个P准考证的应用,二话没说就厚着脸皮弄了,做到最后出现个留言栏,提示为“你想对曾经的自己说什么?“,我沉默不语,闭上眼任凭那记忆的洪流漫过时光的堤坝,涌入平静的心海,在被激起的每一朵浪花里,努力的找寻年岁残留的痕迹,许是一个片段,那人那物,又或是一段往事,爱恨情仇。当我用尽一杯茶的时间细数起三年生活的点滴后,蓦然睁开眼,在留言栏里写上”17岁那年的雨季,我在时光里等你“.

少年啊,请原谅我已把你忘记,当年走得太过匆忙,只顾着向前奔跑,还没来得及好好收拾整理一番,就已分别,许多老物件都被留下,留给了你,留给了时光,留给了那一方水土。可怜现在,每每想起你,想拿个睹物思人的物件出来都这般的无可奈何,就像这准考证,真的,早已随风散了,只能弄个假的,聊以自慰,尤自叹兮,尤自怜矣。

17岁那年的雨季,我在时光里等你,但愿我还能在岁月的潮流中遇见你,好让我再次把你想起,那个年少的自己。

其实从来没有忘记你,当时隔多年以后再听到有人提起你,还是会想念,不是想你,而是想名为“你”的文件夹里所包含的每一个文件,许是一张图片,一则文字,一段视频,一首歌。照片我没删,只是加密收藏了,有回忆的东西我没丢,只是装进了那个再也不敢打开的箱子里,而你,我也没忘,我只是把你整理好,放在了情歌里。

原来那句“我忘了”,许是真,亦是假,我忘了你的名字,忘了你的年龄,甚至模糊了你的容貌,可我始终放不下那个情字,不是爱情,只剩旧情.

会不会有那么一个雨天,在拥挤的人潮中,寻觅到你缓缓流失的身影,会不会有那么一个瞬间,在模糊的视线里,定格住你一闪而逝的目光,如果有的话,请别沉默地低头,垂伞遮面来掩藏空气中那挥之不去的尴尬,你要勇敢地抬起你高傲的头,相逢一笑,你说:好久不见,过的好?,我答: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就像张学友歌中所唱,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在十七岁的初恋第一次约会,在二十五岁恋爱是风光明媚,在三十三岁真爱那么可贵,在四十岁后独自流泪。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在想,我们是否也会有久别重逢的一天,在四十岁的家长会,在六十岁散步的公园,在八十岁医院的病房,在青山白云里落满青苔的石碑,许是一眼,一眼万年.......。

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在渐渐模糊的窗前,每个人最后都要说再见.

你说:夜深了,你在思念谁?,我答:夜深了,我在怀念旧时人

早几年,每天都会去一家饭馆吃饭,同样也会见到那饭馆里一位可人的姑娘,这也许是我在城南最熟悉的角落,喝着她泡的茶,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其实这也是一种生活,只是一种习惯,而这种习惯正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悄然消散,剩下的唯有怀念。

想去剪头发,走到门口却已停业,无奈地喝杯咖啡,才知道服务员换了人,想起一个很久不曾联系的朋友,电话播出去却显示空号,回来的路上还意外地发现,当年那个常去的饭馆早已改头换面,那位可人的姑娘此时又会在哪呢,

当这些习惯被无情的剥离、物是人非之后,心中免不了感叹,我自认为是个怀旧的人,喜欢老音乐,怀念旧时人,当新事物不断冲击人心灵之时,我们留给老故事的位置还有多少,我不想遗忘,也不想被遗忘,我只愿安静的自顾怀想,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在这一盏茶的时光中。

你好,旧时人,你那里的夜是否也如此微凉,当你仰望星空时,愿你还能记起,远方还有我的思念,请清风明月代为相传,我无言的问候,愿你一切安好,晚安,好梦。

窗外那一丝晚风,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是你的急不可耐,还是安之若素,你不说,我怎能懂,如果你也在等待,那我期待与你梦中相遇,在高高的山岗上,那一抹暖人的月色里,我愿倾听你无言的心语.

触摸时光流逝的伤痕,昨日今昔已不那么明了.

橘灯夜舞,是谁在摇曳?,将难言的情愫散于风中,此生情怀皆赋烟雨,落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我伸出手,任凭雨水划落手心,那触手可及的冰冷中,总有一丝温暖在辗转,暗淡,消散,是无言的问候?,是淡淡的思念?,浅尝于嘴角,..........原来是苦涩的味道!!

晚风悲歌,是谁在吟唱?,吟唱那似水流年的梦,将回忆沉淀在情歌里,寄予和风,委以相思,去往有你的地方,于灿烂中翱翔,于静夜里凝望,映出你昨日的模样,在我今晨未醒的梦里,倘若某天清风徐来,那一定会是你的柔情。

有人问我,为何在《一盏茶的时光》里写尽了回忆感触,却唯独,只字不提爱情。我没有回答,选择了沉默,而这相似的场景却时刻都在上演,在跟朋友说我很久没谈过恋爱后他们怀疑的言语中,在街坊邻里得知我没有女友那不敢置信的眼神里。

也曾相过亲,也曾疯狂的爱过,也曾在女孩表达情意时,选择了保持距离,当一切尘埃落定后,依旧一个人,但我却不觉得落寞,原来,爱情也可以如此洒脱,对想追求的人,并为此努力付出过后,结果是什么反而不重要,对向你表达情意的人,不是真爱就及时保持距离,免得让人误会而造成伤害。

关于爱情,我在太多人眼里看到了对分离的悲伤又或是冷漠,同时,我也在许多人眼中看到了对相恋的珍爱又或是虚情。君子与小人之分在于平素,一言一行,一念之间,一心之间。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这是法国诗人保尔·瓦雷里在他的作品《海滨墓园》中写的一句话。同时,也是电影《起风了》中男女主角在火车上相遇时吟诵的诗句,当少年在追逐梦想的途中邂逅爱情,他或许不曾想到,这句话也如命运般伴随其一生。

如果说少年时的初遇只是人生中一次平凡的经历,那成年后的再次相逢就是命运的捆绑,在高高的山岗上,穿着浅黄色连衣裙的女孩,那随风舞动的裙摆,飘荡的长发,当她手拿画笔专注地描绘眼前的风景时,却不知,此时此地的自己,已然成了男孩眼中最美的画卷。

明知女孩身患重病,却依然从女孩父亲手中接过了女孩的手,那一刻,我在男孩清澈的眼眸中看到了爱,更多的是责任。在相处一段时间后,女孩开始了自己的寻医之旅,而男孩也继续投入工作,那对梦想的执着

因为工作的特殊,男孩无法离开岗位,当得知女孩病重后,坐着火车飞奔到她身边,看穿了女孩刻意遮掩的苍白,却始终没有道破,只能在返程的火车上默默的流泪。

当风起时,梦想的翅膀再次被折断,时日无多的女孩放弃了治疗,来到男孩工作的地方,用陪伴给了他最长情的告白。痛苦的呻吟,憔悴的面庞,都留给了黑夜,病痛的折磨没有让她屈服,用坚忍给了他似水柔情,每一次出现在男孩眼前的,唯有那精致的妆容,淡淡的微笑。

风又起时,女孩默默地离开了,回到了山中的疗养院,最后,孤独的逝去,关于这段,电影只用了一句话来说明,“她已经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了自己心爱之人” 。

风再起时,男人的梦想终于展翅翱翔,飞向天际, 山岗上,女孩穿着浅黄色连衣裙迎风走来,留下一句话后随风而散。

“起风了,一定要活下去!”。

离开的时候,记得说“再见”,哪怕转身之后,从此天涯是路人。

我们是否都曾经历过这样的爱情,相爱的时候,总以为对方就是自己全部的寄托,直到不得不分开的那一天才发现,原来对方只是我们生命中的又一个过客,当曾经的亲密爱人被时光所抽离,成为一个背上行囊,即将从你生活中搬离的过客时,我们却没能如初见时那般礼貌的说声“......再见,珍重......”。

爱情开始的时候,我们总是那样的彬彬有礼,我们也从不会吝啬自己的言语,总希望通过言谈举止来增加自己的魅力。可爱情结束的时候,我们却始终沉默,简单的一句分手,不经意间,已然了无音讯,你会发现Ta消失在你的好友中,Ta的微信朋友圈成了空白,Ta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悄然淡出了你的视线,仿佛Ta从未来过。

直到此时,曾经习以为常的事物却无比的刺眼,那一直置顶的对话框以及从不曾删除的聊天记录,那一度被人笑骂“秀恩爱”的手机壁纸,那能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男人钱包里存放的照片,女人锁骨间精美的项链,这些曾见证且陪伴彼此的长情,仿佛也失去了它的信念,当珍贵变得平凡,它失了光鲜,反而暗淡,你会如何选择?,是回忆还是逃离......,如果是回忆,请把它锁进箱子藏在角落里,而逃离,那就把它丢弃在时光的沙漏里.

我聆听过很多的爱情故事,每当我问起分手后有没有道别时,大多数人都笑着摇摇头,我能看出,他们中有些人是苦笑,有些人是讥笑,每个人的爱情观各不相同,所以也不能单纯去评定他们对于“分手后是否需要告别”这个话题所表达的态度是好是坏,只能说那些苦笑的朋友,你们或许挺无奈吧!,曾几何时,当你们想告别时,却已没了机会,始终讲不出那句“再见”.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不断的相逢和遗忘中完成的,爱情的路上也是如此,但我们一定要学会尊重,尊重彼此,尊重爱情,只有“你好”没有“再见"的爱情并不完整,也不是真正的爱情,只能算个游戏,戏耍的唯有自己,如果你连“再见,珍重”都不愿说,那你对这段感情,对那个爱你的人又有多用心呢,如果你真的爱Ta,在分手后你不想祝福Ta?

对爱情的敬仰与尊重,才能使我们不忘初心!

回忆从来不说谎,而我们总在骗自己。

总会在某个时刻,想起某个人,当你在整理房间时翻出某个旧物,当你从别人口中听到某个名字,当你在人群中偶遇那与之相似的面容,当你再次来到某个有故事的地方,尽管你总是刻意回避,尽管你总在努力忘记,但不得不承认,想起一个人,却是如此简单。

当年,回转年轮。不曾遇见未来,还有多少期盼,在徘徊中永远定格成难以平复的曾经,只是一些洋洋洒洒的思绪,还在那些空空洞洞的气息里,作着垂死的挣扎。

脑海里不停地出现那些如梦似幻的场景,记忆或者说是意识被一种叫做思念的躁动带着东奔西跑,走南闯北。意识流,在假想中,做着和你约会的梦。

每每想要提笔,却有千言万语哽住了喉咙,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的心里总是藏着这样一封信,泛着依稀陈旧色调的牛皮纸信封,上面贴着小店里买来的邮票,信封上写着这么几个字,寄往心灵深处的寄托。这一封早就严严实实封好的信,里面承载着我的私语,那么多密密麻麻的简体汉字总结来就是那么几个字。

想念那繁花似锦的年华,想念那不为世俗的情怀,想念那席地而坐、谈天说地的情谊,想念,那个坐在草地上,看着你冷的发抖,想伸手去抱你,却畏畏缩缩的我,想念,想念那天下雨,我们还是朋友的时候,我给你举伞,像情人般嬉戏玩闹的时光。想念,就像是剑客的剑,当回忆疯长成高高的芦苇时,一剑下,芦苇断了,幻化成我断了的思绪。

想念,想着念着,想着的是你,是你的情愫;念着的是你,是你的眉宇楼兰。

我穿行在你的晨昏,停停走走,用心触摸那悄然流逝的每一秒时光,呼吸,聆听,再提笔将这无处安放的青一字一句落满心扉,或是浓墨重彩,宛如黑白画纸上那一抹朱红,或是轻描淡写,好似青灯黄卷上那浅浅水痕。

我从不曾打扰你,就像现在这样,远远的站着,望着,将目光所及之处的事物,跨越时空与你重叠,穿行在人潮中,我总能在那些稚嫩的面庞中依稀看到你的影子,亦如此年少轻狂过,亦如此情窦初开时,漫步在城南的大街小巷,斑驳的树影印在墙上,随风起舞,好似轻巧的手语,讲述着光阴的故事,曾在那一角落患过的伤风。

不知道还会跟随你多久,或许终有一天我会说服自己,说一句往事不堪回首,留下你的传说,从此江湖再无言.........

很简单的相遇,没有任何预知地铺垫,甚至连眼神都不曾给过交待,就算是那些过分热烈的情感都显得太过草率。在一丝不苟的循规蹈矩中,木然的享受这份纹理不明的错综复杂,以为的梦境完美到阿谀奉承,而我们居然都信以为真,并且束手无策的只能等待。

也许是杞人忧天,或者是庸人自扰,望着来势汹汹的你来我往,我们居然又杯弓蛇影般的祈求共鸣快点有,相遇快点来……猜不透而且猜不来,有种过去不明白,可很多将来不能猜。对于相遇的徇私枉法,无语之后只能笑着说……从头再来。

如果时间真的如流水,那我一定会溺水身亡。可时间更像离弦箭,所有的人都已成功抵达另一种遥远。时间指向昨天,去年不像今天就好比今天未似后年。此去不经年。以后会是怎样的嘴脸,下下一年还会怎样,倔强没有写上我的脸,但我不会轻易松懈。一如花开,一如季节。

昨天没过完,去年已走远,季节的轮廓反复纠缠更变。其实真的没什么区别,我这样对自己说,人总会变老,青春总要逝去,有些人是要记住一辈子,有些人是要在下一个转角就忘记。我还没敢忘记任何人,可已经不被任何人记起。这是个遗忘的季节,随时都在等待另一场阵亡般的离别

我说有些人啊,我真的会记住你们,一辈子并没有那么长,那些流光溢彩的青春赞歌应该被缅怀,黯然神伤或者顺其自然。记住一个人很难,可记住一群人真的很容易,只是都不再清晰,模糊的画面,泛黄的老照片,在夕阳下,目光里,相守或者相忘。

于是传说在流传,只是我去流年而流年不待见。

------城南陌路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txskqf.html

一盏茶的时光(第九更)的评论 (共 5 条)

  • 草木白雪
  • 王东强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rx
    rx 推荐阅读并说 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