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意外的活着

2020-01-20 14:24 作者:闲话少说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已经到了腊月的尾巴,一年马上就要结束了。小区每个单元的大门口都挂上了大红灯笼,树上和绿化带里用灯带扎起了新年吉祥物、各式各样的鲜花、“欢度节”或者“新年快乐”等祝福字样,一到晚,那平常猥琐得令人恶心的老鼠一反常态,在草坪里和街道两侧的绿化带里,或憨态可掬或聪明乖巧的与闪烁的鲜花和夸张的文字一起跳跃。

所有这一切都告诉我,新的一年马上就要不期而至了。当然,这也只是对象我这样一直保守的以农历计算时间的人而言,对城里人或者年青人,元旦过后新的一年就开始了。

能看到和感受到这一切,说明我还活着,而且还将继续活着,而且活得和所有其他人毫无异样。除了两鬓的白发又添了几根,额头上的发际线又向上延伸了几许,头顶沙化之地又扩大了一圈,爬坡上坎时腿脚开始酸软气息也不如年青时均匀外,其他一切都还正常,还感觉不到有什么危及生命的迹象,体检报告中各项指标也都在这个年龄段的人完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这的确很意外。

我是一个粗心大意之人,加之囊中羞涩也不容许我活得过于精细和精致,所以就一直粗枝大叶顺其自然的活着,既不懂什么养生理论,也不知刻意去追求什么可以永葆青春生活品质和生活方式,浑浑噩噩,随遇而安,口不择食,行不看天,完全不顾及健康专家们的谆谆告诫。如果以多如牛毛的健康杂志上规定的千奇百怪的标准来衡量,我应该早就死了或者至少已大病缠身行将就木,而我居然象大河里的鱼、荒坡里的野兔子和偷着什么吃什么的老鼠一样,鲜鲜的活着,你说是不是个意外?

首先,我的皮肤抵抗力之强,是个意外。从外表看,我的皮肤除了比很多人略显粗糙,肤色也略微深沉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我出差在外,不论宾馆旅社等级高低,一律不喜自备洗漱用具,方便时也从未繁琐地在马桶上铺上一层厚厚的卫生纸,或者干脆两脚高踞在马桶之上,尤其不好意思的是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陋习----喜欢裸睡。在我看来,出差一两天,在旅社或者宾馆住上那么一晚两晚,却要两手不空的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装上各类洗漱用品和几套睡衣,多麻烦,哪有两手空空随意来去来得自在和惬意。但既奇怪又幸运的是,大大小小的旅馆也住过不少,却并未染上专家谈虎色变的那些羞于启齿后果难料的什么疾病!想着电视、报纸、杂志反复报道宾馆旅社那些龌龊行径导致旅客染上各种皮肤疾病,并大声疾呼必须加强个人卫生防范的文章和声音,我庆幸的笑了,如果不是他们说的过于玄乎,那我真是个意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次,我的胃似乎也到了百毒不侵的程度,可能也是个意外。

比如水吧,由于到目前为止还缺乏说“不差钱”的底气,所以一直用自来水蒸饭和烧开水泡茶。我想既然自来水是国家提供的,应该经过必要的处理,泡茶蒸饭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可很多朋友和邻居都早已用纯净水了,说现在的水怎么敢用?有杂质,有污染,你还敢用来泡茶和蒸饭,岂不是慢性自杀?再说茶吧,我总喜欢在睡觉前泡上一大杯,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一气将其喝尽。因为一觉醒来,口干舌躁,急需喝水。据专家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补水排毒利尿,但千万不能喝隔夜茶,最好是喝温开水,因为水温太高也有很多潜在的危险,可我哪有时间烧新鲜开水然后等它慢慢变成温开水?我要上班呢,迟到可是要扣钱的!好在最近又听有些专家说,隔夜茶不但可以喝,好象还有诸多好处!谢天谢地,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歪打正着了!

再比如米、蔬菜和水果等食品,在菜市场,我总是挑挑拣拣地选那些颗料饱满,色彩光鲜,品相周正的买,而且总是固执地认为个头大,颜色鲜,品相好的质量也肯定好。就象男人看女人一样,首先总是偏重于外貌。女人秀外慧中当是极品,可“外”秀不秀一眼便知,“中”慧不慧则恐怕不是一眼两眼就能识加别的,而且说句大家都想说但不肯说的话,恐怕大数男人都宁愿选择外秀而中不慧的女人,象诸葛亮这样的男人只能算是例外。可专家和有经验的人却告诉我,大米呀,蔬菜呀,水果呀,只能选丑的,因为个大粒饱颜色鲜的,肯定是转基因,而且肯定是用硫磺等什么熏过的,而且还可能经过了打蜡等什么防腐处理过的,吃这种食品,就等于是在吃毒品!会买菜的人,都会选那些外形干瘪,长得歪瓜裂枣,看起来死眉耷眼,尽是虫眼遍体鳞伤的,才是没施化肥没打农药没经过防腐处理的绿色食品!看来我是糊里糊涂还沾沾自喜的吃了几十年“毒品”,如果把胃打开化验,肯定如有人说的那样,是一品类齐全的化学元素周期表了,可我竟然还算健康的活着,你说是不是个意外?

除了睡觉没染上疾病,吃喝没有被农药和危化品毒死外,走路没被自天而降的人砸死,也没有因脚下突然“地陷”而摔死,也算是个意外。小时候总低头走路,因为总希望能发现别人丢下的还可抽上两口的烟头或不小心丢失的几个硬币,长大后便成了习惯,走在大街上,总是想不起要不时昂头看看头顶的天空和身旁的高楼。可最近重庆接连发生的两起“空中飞人”惨剧,竟使我在心有余悸的同时,又感到庆幸。一是一个壮年男人从闹市的高楼上凌空而下,砸死了两个花季少女,二是一风烛残年的老人从高楼上决绝一跃,砸死了一正在楼下打电话的盛年男子,这三个走路丢命的不幸之人,正应了那句“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的俗语。

看来,今后走路,也要不时梗着脖子,仰首望天了,那怕被人怀疑患了某种残疾或得了某种精神疾病。可是,天空可以仰望,地又怎能穿透呢?前两天从《文摘周报》获悉,甘肃和其他几个地方,又发生了几起突如其来的“地陷”,人在马路上走着或在公交车上坐着,走着走着或坐着坐着就没了——被马路“吃”了!过去只听说祸从天降,人心叵测,没想到如今地也“叵测”了!

看了这些报道,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人活着真的不容易!但转念一想,我活得如此粗放和随意,竟然还活着,而好多始终在精致的养生者却远不如我健康,尤其是那位全国首屈一指的养生大师竟然在59岁时一命归西,便一下子高兴起来。于是随手翻了翻桌子上还剩下两三张的台历,点上一支烟,写下了这篇为自己意外活着而庆幸的文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tjbkqf.html

意外的活着的评论 (共 4 条)

  • 平水晴云
  • 今生依梦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