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鬼”能上树,“耗子”会...?

2019-04-25 10:44 作者:奇源人均平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鬼”能上树,“耗子”会...?

奇源人均平

相信, 你一定听说过:有钱能使鬼上树之类的话。但我敢肯定,你一定没见过:耗子会推开文中这样的纱窗。 今天,我有个重大发现:“可受训”并非猴子、狗、海豚等动物的“专利”。四大害虫之一的“耗子”的聪明,估计其他动物无法比拟!聪明的耗子,会“开”窗。

昨天,因有事回县城的家,耗子知道了,关顾了我学校里的家。家中的山芋被吃;香皂被啃;沙发垫上留饭团;上了我的床,没得到我的人,却是昨“床”上真正的“主人”!.......也许是吃东西累了;也许是太惬意了,美连连;也许为留个纪念……随床给我来了个大小便,让人恶心!害得我今天撤、换、洗,忙了老半天。

怕耗子还在家中,我为它准备了大餐——耗子笼,以解我的心头之恨!

耗子是怎么“进家”的,我很是纳闷!我没给它这样的机会,大门是玻璃门,纱窗是去年换的“钢丝”窗,离开家时,我把一切都处理妥当的,不存在门窗没关的可能性。但今天回校,看到家中大房间约1平米的前纱窗被开了足“两三寸”的缝隙,我开始怀疑起自己,昨天忘记关窗了。耗子进家,都是自己的错,怪不得耗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今天晚饭后,去操场散步前,检查好了门窗。天黑回家在后房上网,结果听到前房有响动,赶紧前往检查。嘿!纱窗又被打开了“两三寸”。耗子见我,冲出房间,直奔厅堂,闯进厨房,藏匿起来。我紧追其后,关上门,拉开了“人鼠大战”序幕......

藏匿自己是耗子的看家本领。如何把耗子找出来,并我紧打不舍,非易事。随手拿起拖把不断地探找,我惊着它了。耗子直往外逃窜,上蹦下跳,身手十分敏捷。我紧打不舍,始终没能击其要害。水池下面的一碗水被打翻,泼了耗子一身,想必它从来没洗过这样“魂飞魄散”的澡......几个回合下来,人鼠皆惫。

再狡猾的猎物还是逃不过猎人的手。最后,瓮中捉鳖,宣布它:死刑!立即执行!

耗子唱的这出,大开了我的“眼界”!我为之叹服!

此次耗子进家,让我再次想起:去年家中山芋被耗子折腾之事和前些年彼此间的难忘“邂逅”。

收后的山芋不能立刻收藏,必须先风干。但要完成此事,还是挺麻烦的!天气好的时候,白天把山芋搬到院子晒,晚上收回家。为了减少工作强度,索性就把一些山芋高高地挂在院子的阳台下,山芋也易干。由于在学校住在一楼,结果第二天耗子就关顾了,不得不下钩回家,一起摊在厅下的地上。真是“闹心”!

周末回县城里的家,山芋需要通风,玻璃门不好关,就关了纱门。纱门高,门里无物挡住,耗子若往里抵,就有缝隙进家。为了不让山芋被糟蹋和家里卫生,无奈放张小椅子在门里面。耗子并非“望芋兴叹”,纱门的底部钢纱被整得不成样子,幸好没能突破最后防线。今天看来:庆幸自己的小心,没有低估耗子的本领;庆幸耗子没能有像猴子捞月般的“团队”精神,虽然他们很聪明!

要说,耗子让人厌恶,我非常赞同!不是有这样的话: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可要说“胆小如鼠”,我就不以为然了。苍蝇、蚊子也许是最多的。除此,耗子估计就“当仁不让”了。那些污秽之地,就是他们的“天堂”和“王国”!不管白天、黑夜,照样吃他们的美餐,只要安静、我们人不去打扰他们;有时他们趁人不注意,大胆从你身边溜过,反而让人,特别是孩子女人吓得大跳、尖叫;和人“同处一室”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是我们挥之不去的“噩梦”——叫人恶心,欲睡不能、欲罢不能、欲哭无泪、精神分裂;若不小心吃了耗子偷食过的食物,让你疾病缠身......

耗子的“本事”,我是领教过的, 至今记忆犹新!

前些年,在“闪中”任教期间, 那栋人字架的屋顶、爬着鱼鳞片似的小瓦、缝可入指的松木天花、始建于上世纪中期、几乎与“校龄”等同的低矮平房,就是“阳光下最崇高事业者”的寄生处。条件之差,像天寒冷、透风;天潮湿、闷热;四季天逢屋漏;蜈蚣咬人;有时蛇绕在厨房里水池边的“热得快”上等,虽危险、不和“时代步伐”,终究还能克服、忍耐。

可“鼠患”那是“一生的记忆”!厨房里,菜橱是没法摆的,不是橱门的铁纱被干掉,就是橱板被啃通。就是放在睡觉的房间里,有时也难逃“厄运”! “棉絮”也是耗子“报复、泄愤”于房间主人的对象,常被咬得一塌糊涂; 随处的大小便,如学校里遇上级的检查,考察主人的卫生与否; 晚上房间的天花板,那是耗子们的“风花月地”、“游乐场”、“练兵场”、“庆功场”和“格斗场”......什么亲亲我我声;打情骂俏声;路遇情敌一声吼;攀爬、奔跑、追逐、窜跳操练声;派对祝福声;尖叫、欢呼声......不绝于耳!不甘寂寞的房间里的耗子,此时也活跃起来,精神来了,咬这啃那的,令人心烦的吱吱声,仿佛向你示威,显示他们的威力。让人水生火热!

有时工作累了,我只好“投降”,以拍打“床沿”,敲“桌子”表示我的“抗议”;有时深夜实在无法休息,无奈起床,在房间里“翻箱倒柜”般搜索耗子的踪影。记得有一次,我半夜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起了几次床,到处都依次隔离、找遍了,就是找不着。我的人都要崩溃了!大家猜,我最后在哪儿找着的?我把床铺都掀掉了。原来,耗子就藏在我床头下床板和床椅间的缝隙里,经常和我“同床共枕”。只不过,我在枕上它在枕下,我们只隔着层床板。我梦中被爬上脸的耗子惊醒过,是否被多情的耗子忍不住“亲吻”过,那就不得而知了。耗子没说过,即使说过,你我也听不懂;我也无处问起。

我与耗子们,就这样“暧昧”着、“斗智斗勇”着、以生命做代价“搏斗”着、“难分难解”着,渡过了十几个秋,直至平房拆除......不过,念旧的耗子还是光临过我四楼的新居,故友我却不敢给他们“盛大”的欢迎。迎接他们的是:房门大关,窗户紧闭。后来,有一次还是如愿“登堂入室”了,以破纱窗的方式。或许巡查到新居一贫如洗,也无藏身寄情之处,从此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我才过上深居简出、短暂、平静的生活......

世上事挺怪。令人水生火热的“鼠患”往事随风远去,记忆却清晰起来。而路过的人,许多渐渐地模糊于记忆的长河,随波逐流,让人难以找出当年的些“蛛丝马迹”。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一开始就没走进彼此的心里”吧。

人生事难料。你逃离了旧处的“耗子”,新地的“耗子”又不请自来。就好比一些人的一生中既幸遇“贵人”,也永远无法摆脱小人的“纠缠”一样,那是人世间无可奈何的事,只有笑而了之,而不能愤而除之。

低级讨厌的耗子,尚如此“聪明”,让人意想不到,难以对付。这世上的“人”和“事”,在“利益”和“诱惑”面前,还有什么“不可能”?彼此间的错综复杂性,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你觉得?

OK?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swpkqf.html

“鬼”能上树,“耗子”会...?的评论 (共 5 条)

  • 雪儿
  • 紫色的云
  • 心静如水
  • 从余东风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