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把旧椅子

2020-01-22 15:00 作者:童话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墙角,斜倚着一把旧椅子,杂草树叶灰尘落在上面,渍像绣出的朵朵边缘清晰可见的梅花,虽已遭受整整两年的日晒风吹雨淋,表面已变得十分粗糙,但骨架依然还很硬朗,倔强挺立。主人从前年起再也没怎么理会过它,将它和几节歪木头锈铁丝一起扔在了那儿。紧靠着的是一间低矮的小柴房,房顶上长着几颗杂草,形容猥琐鄙陋,多数时间无精打采,佝偻着身躯,只在每下完一场雨后,才精神抖擞那么几天。

它有时探着脑袋看下面的旧椅子,仿佛在看一件古董或丑八怪。流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情。旧椅子呢,懒得理会它,它只在不停地回忆往事。白天懒洋洋地晒着暖阳,晚遥望天空的星星和月亮,下雨时似乎也毫不在意,正好可以冲一个凉水澡。十几丈远的花园里,主人种着几棵枣树梨树和桃树。天来了,每年要开上那么一个时期芬芳艳丽的花,蜂蝶围绕其间,路过的行人驻足啧啧称赞,也深得主人的喜。隔上十来天或半月总要给它们浇上一次水。尽管矮草渴得要命,但主人从来不理会它,有一天,她要过来取点柴,走到这儿抬头看着矮草,自言自语地说“哎,连荒草都长到房顶上去了,搬把梯子,把它拔下来就好,以免下雨时屋顶漏雨。”但她接着似乎把拔草忘了,所以几颗草至今依然长在那儿。但它们似乎也读懂了主人嫌恶的神情,自惭形秽。长在那儿苟延残喘听天由命。

旧椅子从来不理会这些,这些花儿草儿,人生阅历实在在太浅!草木一秋,哪里知道人世的更替巨变和沧桑。它们的确,要论歪木头,旧椅子的年龄和它们差不多,但它们的一生就这样白白地完了。在准备盖新房时,主人从田地间将它们一起搬运回来后,一次都没正眼瞧过它们。在挑选梁担檩子木椽时,主人选的都是粗壮端直的木头,它们就直接被另开,扔在了一边。在主人干活时,甚至嫌它们脚底下堵来挡去的,总把它们往一边拨,视它们为没用的废料。在房屋落成要做门窗时,工匠在挑剩的木头堆中反复打量,把一些比较端正瑕疵少的挑走了,最后它们就和一些老树皮被归拢在了一旁。它们既伤心又是生气,想当初它们长在田间地埂边时,主人可比其它树木更重视它们,那个农夫和农妇,隔三岔五在天下完雨后,总拿一把镰刀,把它们身上长长的枝条割下来,捆成一捆,背回家去给毛驴吃。而他们对于那些长得非常端直的没有斜杈的树木总似乎总不理也不睬,不觉十几年就过去了。直到一年春天,它们一起从脚脖子被锯断拉运回家为止。

它们觉得待遇十分不公道,也有几分怨天尤人的意味。还好主人每天来找烧柴时,总是把身边那些硌得它们身体生疼的粗树皮捡走,却从来没打过它们的主意,它们只是被主人一挪再挪,最后被挤堆在了墙角。

新门窗很快就做好安装上去了,旧门窗被拆卸下来,和它们一起被搁置在了墙角,旧门窗初来的时候,总有几分岁月遗留下来的亲切味道。它的身上,有孩子们遗留的图案划痕,有门把处经年累月用手反复触摸留下的痕迹,它仿佛一位历经沧桑岁月的老人。它们之间交谈总是找不到共同的话题,歪木头听旧门窗讲它自己的年龄、故事;从出生算起它已经整整二十五年了;孩子们的可爱顽皮,主人平时对它的爱护和珍惜;还有一些歪木头从未听说过的趣事。因为它是柳木,密实紧致,小虫子在它身上不容易钻洞,同时它还具有很强的韧性,不容易受潮变形。不像歪木头是杨树,木质疏松,是虫子最钟爱的。它们的身体最容易成为虫子的家。杨树椭圆形的叶子有时被虫子咬得千疮百孔。虫子还喜欢将虫卵产在它们长着锯齿的宽大的叶子上,再用丝网紧紧裹了起来,既避免为儿们和其它动物所猎食,还方便就地取材——虫卵一出生就开始吃叶子。树叶上圆圆的小洞是天窗,既惬意又凉快,吃喝拉撒睡全都在里面了。对于这些,歪木头了如指掌也深受其害。它的身躯受虫害从小就没长大,低低矮矮的一簇。时间久了,主人也再没指望它能长大,只把它的枝干一再削减,最后看到它实在没用,就索性砍倒了它。它只能怪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道吧!

新门窗依然用柳木做成,主人在用材方面,依然比较看好柳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一天,他来到这些旧门窗旁,用手抚摸,认真地仔细地打量了它们一番,完了一句话没说,就走开了。这种眼光和感觉,对于旧门窗曾是多么地熟悉!

又一天,主人家顽皮的孩子在院子里玩耍时,他们突然发现了旧门窗,于是商议把它抬走,用来做游戏。它们快乐地玩了整整一下午,连旧门窗也一同分享了它们的快乐,它仿佛重新又回到了过去,找到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它回来时,似乎风采依旧不减当年,连歪木头都有些嫉妒了。是的,对于它们,主人哪怕连坐在上面歇息一下都不肯的呢!它们整整两天默不作声,心里很难受,似乎再没有心情去说什么话!是啊!自己是上天造就的命运啊!

过了两三天,主人拿来一把凿子和锯子,歪木头认真地看着他,心中不禁闪现出一丝希望来。但主人走近后,只将旧门窗搬到一边,放平,再将它小心拆卸开来,慢慢用一把量尺认真测量着每一块木头木板的长度。他准备用旧门窗做几把椅子,为新屋内添置几件家具。在他的起早贪黑叮叮当当的几天忙碌过后,几把新椅子站立在了歪木头的面前,它们还被刷上了清亮的油漆,焕然一新,主人容光焕发地把它们搬进了新屋。

两三年又过去了,歪木头被搬运到了墙角,几乎快要奄奄一息了,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连呼吸起来都觉困难,外表更加丑陋不堪,它几乎真的哑巴了!再也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星星和月亮了,也没有心情与擦过身边的风儿对话。它这一生就要完了!

有一天,主人家门口停了一只大货车,车上装的都是成套的崭新家具,多数是用压缩板做成,纹路色彩都非常漂亮。屋内被添置一新,旧椅子放在一起,显得很不协调。它已经陪伴了主人七八年,显得有些苍老。主人便将它们放在了院子里供人早晚歇息乘凉聊天时坐一坐。但主人家顽皮的孩子似乎更喜欢旧椅子,总围绕在它的身边玩耍,还在它的身上跳来跳去,爬上爬下。它年龄大了,腰腿渐渐有些不稳了。在顽皮小孩从椅子上掉下来被摔了几次以后,女主人在内心有些不忍割舍的情况下还是将它们扔到了墙角。

旧椅子斜倚在墙角,日日夜夜在那里看星星看月亮。几十载春秋,它一直就是在阳光照射和星月辉映下这么过来的。也做着与星星月亮相同的

旧主人已经去世了,它也一直在怀念他。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sjbkqf.html

一把旧椅子的评论 (共 4 条)

  • 雪中傲梅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今生依梦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