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寒窑不寒,爱是天堂

2019-10-30 16:45 作者:瑶台望月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去寒窑,是为了一个感动的守望。

那里有薛仁贵与柳英环的故事

寒窑在山西省河津市的修村,据说,原称沟村,后人为纪念唐代名将薛仁贵,改名为修仁村,因“修仁”与“羞人”谐音,村人为避讳,故又名:修村。

薛仁贵,与我至少若干年前应该是一家。这位老兄的传奇,曾是我儿时挂在嘴上的家族炫耀,常为此与伙伴们争得面红耳赤。而今,看望这位薛家的兄长亦在情理之中了。

我来了,登上那方名曰白虎岗的黄土坡。称其为白虎岗,是因相传白虎星下凡的薛仁贵曾于此生活和居住,逝后又魂容于土,土显其形,所以此土岗就近看是山、远看似虎了。人未到,心已到,我想兄长与嫂夫人应感觉到了,张罗着招待我吧,但闻汾酒的清香从窑洞里飘来。

迈过那道风飘零的柴门,一个小小的院落呈现眼前。这就是千年前兄长的家?篱笆为墙,土窑是家。院里宽敞如场,窑内窄小似席。土院土窑土坑土脚地,造就了土生土长的一代名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窑洞,破败萧条,哆嗦在北方苍凉的风中,很孤独,是那种钻心透骨的孤独。两扇栉风沐雨的窑洞木门,铁铆钉已锈迹斑斑,透露出岁月的沧桑。寒窑阴暗,灰尘依旧,一炕,一桌,一灶台。裸露的黄土窑壁见证了一个女人平白无饰的一生。恍惚间,眼前浮现出嫂夫人英环在昏暗的油灯下,缝衣纳鞋。在十八年的漫长等待中,含辛茹苦地抚养儿女。多少次,倚着柴门,眺望长安,腮上一道浅浅的泪痕……

遥想当年,老薛家也曾是河东的四大名门望族,家族不乏俊男英才,只因家道中落。仁贵兄因自幼丧父,生活贫寒,却生就一副好身板,顿食斗粮,力气大得出奇,习武修身,本领过人。然英雄却无用武之地,只能以耕为业,为富家扛活。一般的财主都惧怕他的饭量,不敢雇佣,他常因吃不饱而犯愁。

柳家,富足殷实,河东的大财主。农忙之际,人手短缺,破例雇用他了。仁贵生性忠厚淳朴、吃苦耐劳,深得柳家上下喜爱。如花似玉的柳家小姐英环,对薛家后生更是一见钟情、爱慕有加。两人眉来眼去,私定终身。不久东窗事发,柳员外得知后觉得门风殆丧,要拆散鸳鸯,但英环吃了秤砣铁了心,执意要嫁给心上情郎。好在家中丫鬟心地善良,趁着深人静,帮着这对情男痴女逃出柳家。

为了安身立命,住进了村后崖根那孔如今被人们称道了千百年的寒窑。从此,仁贵凭借一身奇好的箭术在汾河湾以射雁为生,英环白天去汾河湾挖野菜,晚上在家为人纺纱织线、贴补家用。尽管清贫寒碜、度日艰难,但两个人不离不弃、相依为命。

寒窑虽苦能遮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唐太宗李世民在御驾亲征辽东之前,曾自己被一敌将追杀。他由东向西而逃,却被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在此紧要关头,一位骑白马穿白袍的小将及时赶到,三戟挑死了敌将,救他于危难之中。当问其姓名时,白袍小将便说了四句诗:“家住遥遥一点红,飘飘四下影无踪。三岁孩童千两价,保主跨海去征东。”话完毕,龙头出,白袍小将便跃马进龙口而去。

第二天早朝时,太宗让宰相徐茂公圆梦,茂公言曰:家住遥遥一点红,那就是太阳落山的地方。据臣所想,他家准住在山西。山西有个绛州府,绛州府有个龙门县,他进龙口而去,那这个人就准在龙门县;飘飘四下影无踪,其意是,雪与薛二字音同,这个人肯定姓薛;三岁孩童千两价,是人的身价贵重,简为人贵,可称仁贵。三句话合起来,应是此人名叫薛仁贵,家住绛州龙门县。朕要御驾亲征辽东,必得有此人保驾不可。也许这是上苍的偈语,但凡英雄出世总与凡人有所不同罢了!

一个梦,“应梦贤臣”,成就了一位大名鼎鼎的唐朝战将。薛仁贵,应征入伍,从寒窑出发了,开始了自己的戎马生涯。

这一别,不知郎君何时归?英环嫂子十八里相送、十八弯山水、十八句珍重。她站在黄河边,望着丈夫的影子消失在河对岸,禹门口的山风吹散了她鬓角的秀发,也久久不愿离去。一句等你回来,眼中尽是磅礴的泪。

这一别,但见白袍将军,良策息干戈、三箭定天山、神勇收辽东、仁政高丽国、爱民象州城、脱帽退万敌……,烽火硝烟,勇士无敌,仁贵从普通士兵“鲤鱼跳龙门”,累至平辽王,功垂大唐。

这一别,就是十八载,“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英环在等,一直在等,等的是天老地荒,熬得是海枯石烂。从一名貌若天仙的小姐变成颜值失色的村妇,仁贵却一去杳如黄鹤、无影无踪。

这一别,青丝变白发,情丝却不移。寒窑隐藏在荒凉的山谷之中,无人留意过问。一个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廋弱女子,无论怎样困顿,如何煎熬,她的心充满希望,充满阳光。多少个风雨交加的日子、月朗星稀的夜晚,她一个人待在寒窑内,对着忽明忽暗、闪烁不定的灯光,想象着同丈夫如胶似漆、卿卿我我的美好时光,憧憬着丈夫回来的那一刹那……

这一别,多少个睡梦中,梦见丈夫在寒窑前练剑习武、砍柴挑水。梦醒时分,山谷还是那个山谷,窑洞还是那个窑洞,但爱情的烈火愈烧愈旺,对郎的眷恋与日俱增……

这一别,十八年的风霜凄雨,苍老了谁的等待?望夫亭上,影子为谁凄惶?贞节牌坊,又在为谁而痛泣?十八年后,一位似曾相似、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威武将军,向你走来。你左看看,右瞅瞅,这是我千盼万思的郎君吗?只见他,大踏步向你奔来,夫妻相拥痛哭,这一抱,一哭,融化了、温暖了十八年的哀怨恓惶……

家贫出英雄,寒窑留贤良。也许正是这座寒窑,是薛仁贵牵挂的根;也许正是这座寒窑,是柳英环守望的梦。

寒窑不寒,爱是天堂。想起了《诗经》里那句话: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好家风,福祚长,勿相忘!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rqbkqf.html

寒窑不寒,爱是天堂的评论 (共 11 条)

  • 紫色的云
  • 浪子狐
  • 江南风
  • 残影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瑶台望月

    瑶台望月寒窑不寒,爱是天堂。想起了《诗经》里那句话: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赞(1)回复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登上那方名曰白虎岗的黄土坡。称其为白虎岗,是因相传白虎星下凡的薛仁贵曾于此生活和居住,逝后又魂容于土,土显其形,所以此土岗就近看是山、远看似虎了。人未到,心已到,我想兄长与嫂夫人应感觉到了,张罗着招待我吧,但闻汾酒的清香从窑洞里飘来。 迈过那道风雨飘零的柴门,一个小小的院落呈现眼前。这就是千年前兄长的家?篱笆为墙,土窑是家。院里宽敞如场,窑内窄小似席。土院土窑土坑土脚地,造就了土生土长的一代名将。

    赞(1)回复
  • 瑶台望月

    瑶台望月回复@漫舞洛城:感谢漫舞洛城,遥祝安好

    赞(0)回复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加油加油再加油,写出好文竞风流!散文网的美好未来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和积极参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佳作来!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