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时光中的回忆

2019-03-22 21:03 作者:旭日东升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时光无声,我在光阴深处走着走着,天从晨曦又到了黄昏。夕阳余辉里,我身披着晚霞,金光涂满了衣衫。归林小的欢笑、还有升起的炊烟,写满了母亲的眼角。天空中的那轮月亮,它幸福的脸却如此光亮。黄昏到来之时,我牵着牛儿,脚步踏碎夕阳的背影。一路挽着晚风说着悄悄话,余音却被小鸟衔接着,挂到了末的树梢上。日子在沉浮里,一个不小心,岁月里的文字被风吹碎了一地,字里行间已被沧桑添满。我从清晨走到黄昏,从一个夜晚到另一个夜晚,潜心追逐时光的脚步。昨天在左手边,今天在右手边,明天又在何处?我与明天虚拟了一场对话,它说我在你的前面。而我心中的明天,却像妈妈的倚门而盼。我回眸身后,风滑过了我的指尖,却带走了我没有握住的光阴。

城市街道边的杨树,在风中吹落了枝头的杨树花。看到这些“毛毛虫”,陡然引发了我无尽的乡愁。小时候在老家,每年三月中旬,村里的大人孩子都会拣拾杨树上掉下的花。在我们当地称呼其为"毛虫"的,用它们来做一道美味的莱肴。只是不知道,这种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老家的“毛虫”,相信大多数乡下人都见过并吃过的。而家乡食用的,是那种“笨杨树”上的毛虫,颜色是红的,鲜嫩粗短,却不是今时这种落地青黄色的。天,当柳树的枝条刚刚开始泛绿,杨树花都已经早早的垂挂在枝头上了。它似乎悄悄向人们诉说,春天来了。

春天的风有些调皮,她似故意去招惹杨树花。一阵风吹过,毛虫纷纷落地。她似乎还没有看够远处的风景,却被风扯下了枝头。在高大的杨树下铺满一地,红艳艳的跟地毯一般的漂亮……这时候,树下的儿童们都会跑过来,把这些红艳的毛虫捡起放入篮中。小时候,我也和小朋友们一起,在树下抢着捡拾。倒不是为了什么去争,其时只是儿童中的一份心性吧!回到家中,母亲总是先去掉那段黄色的根尾,洗净后用开水焯一焯。焯好后要泡一段时间的,说是为了去掉其中的苦涩味。吃得时候是在锅内加适量的水,把切好的毛中放入水中,在毛虫中铲开一块地方放入轧碎了黄豆慢慢炖制。起锅后,再重新放入油中翻炒。那味道现在仍然记得,也许这就是乡音乡土的味道吧!记忆里的童年时代,生活还不是很富裕,那时“毛虫”成了餐桌上唯一的调味品。据说“毛虫”熬成汤水,还可以入药,具有清热解毒、涩肠止泻、化湿止痢、健脾养胃等功效。听母亲说,在食不果腹的岁月,连树皮都成了粮食的替代品,“毛虫”更是成了不可多得的美味。一直到现在,人们虽然不再为饮食发愁,仍然有很多人捡拾毛虫,大概只是为了吃个回忆的温馨吧。

自然创造了万物,每个物体都有属于自已的习性与面孔。 即使像“毛虫”这样随处可见的杨树花,上帝也造得那样地独具匠心,那样地一丝不苟。每一个小小毛虫拿在手里,都是一个温暖的回忆,一幅美丽的作品。望着外面坠落满地的杨树花,勾起我无边的思绪。内心深处,总有一股悲凉的隐痛。我知道,这种感觉,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读懂。虽然,现居离心中那块土地有数百里之遥。但我的心,在这个时刻,已经飞回到那个中的故乡。我似乎看到故乡的老宅,还有依门而立的母亲。尽管母亲已离我们而去,总感觉母亲时刻在我的身边,在我的笔下时光的深处。让我自醒自律,让我勤勤恳恳走下去。毛虫是季节给予我们的一份特别的礼物,是春天的回忆。母亲却是给了我生命,给了我诠释生活的本领。时光的脚步是无声,心灵的回忆却是汹涌澎湃的。尽管某些曾经已模糊了,当再次遇到相同的场景,一切又变得鲜活如初。正如这毛虫的飞扬,让我回忆起了童年。其实生命中没有真正放得下,又真能忘却了的东西。缘来了,用心珍惜一下。若缘去了,守一份曾经拥有回忆。现实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随遇而安吧!有时若过分强求,反而失了味道。像朋友之间,有些感情在心不必说出口外,有些牵挂在脑中不必明示。友情之外的东西,若是点得开来反倒相互拘谨,倒是失了原有的清朴纯洁,一切随缘吧!春来了,花开在枝头,春去了,又离开枝头。岁月的轮回中,我们渐渐明了,渐渐成熟。我离别故土三十多年了,虽然有时会忘记家乡的模样,但家乡的味道依然不会忘却的。游子的脚步无论走到哪里,他的身上始终洋溢着故乡的淳淳味道……

一一晚于滕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popkqf.html

时光中的回忆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