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有趣的雪

2020-01-08 20:05 作者:江北乔木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昨日中午时分,我不经意间见窗外漂白了,这才明白,噢,下了。人们期盼的雪终于来了,这是一场久违了的雪。洁白的雪花似天上下凡的仙女,仿佛带着使命来的,来扣向新年的大门,告诉世人:这是2020年的第一场雪。

窗外的雪在斜斜地下着,都是一个姿势,且雪花与雪花间都是平行的,像是描绘的飞雪迎画卷一般,有点意思。这大概是西北风的杰作,它恰到好处地把握着吹拂雪的力度,不大不小,雪向东南,都是一个倾斜度,一如有时下的样子,很执著,极少有漂浮的,总是斜斜的,斜中生姿,斜中生趣,可以品,可以观,竟生伸手扯拽它一把的念头。这样的雪姿少见,顿生“物稀为贵”之感,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好长时间

雪姑娘似乎表演似的,她深谙世人的喜好、品味,不能用一种风姿飘舞,她要使出浑身解数,拿出绝手秘籍,表演出惊世的《雪之舞》。这时的雪要随风找回自己,急停步,猛回头,瞬间就变换了方向,一律直上直下,如同执行命令一般,整齐划一,没有杂念,更像是雨的意念和姿势,雨会的动作姿势雪都会,雨不会的动作姿势雪还会。从高高的天空上直落的雪,真像“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脚就踏进了先前湿湿的雨底里,掷地有声,我想,像这样直直的落雪是有声的,尤其是直落到雨湿的地面上,若现场洗耳恭听,应该是能听到的,不过听不清这雪声里说的什么而已,我因隔窗而听不到雪声,有些许遗憾。这样的表演,虽没有飘舞的灵动,而更有雪声的动听,这可是雪有声有色的表演啊!只见雪花一触地面即化了,与先前湿漉漉的雨水融为一体,一如情。湿漉漉、光亮亮的地面上,是雨水,还是雪水?我已分不清。

雪花又掉头向西南方向飘舞,也是斜斜的,都是一个倾斜度,一个姿势,不是漫天飞舞,伴雪的风也适度,真是奇了,怪了,这场雪就像逗人玩似地,让人摸不着头脑,看窗前,风吹雪斜树更直,斜雪斜飘添诗意。正在我遐想思虑间,忽一片雪花径直飞来,我急忙往前迎接,怕雪敲窗子没人理,可雪刚到窗前又缩回头去了,我在心里笑。这可能是新年第一次来,初来乍到,还有点羞答答的,时间久了,也就会大方地来登门了。

雪在下,我在想,雪花从西北、东北变换着不同的方向倾斜飘来,都是西北风、东北风使然,也吊起了我的胃口,我忽然想起一首歌,套用一下:“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北风,都是我的雪,我的雪。”

雪在下,我在看,飞雪飘落到形色各异的车辆上,车辆都变了模样,黑车身上白,白车身上肿,我快要认不出自家车了;飞雪飘落到大大小小的树上,大树小树都变了模样,虽说树身上落雪不多,却像绽放出一朵朵银花一样,特别漂亮;飞雪飘落到树丛中,树丛间也变了模样,一簇簇、一道道、一片片白雪点缀在树丛中,给天的大地披上了银装,勾画出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天上的飞雪一直在不大不小、不急不缓地下着,只是到了黄昏时分来了一阵猛烈的,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

第二天醒来一看,大地铺上了一层洁白,空气一片清爽。冬阳普照在积雪上,泛着耀眼的金光,好像无数的星星在眨眼,煞是好看。

雪给小城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写着这篇小文的时候,感到似乎缺少到了点什么,忽见微信群里发了一条下雪的微信,乃当地一文化名人所写,觉写得不错,角度不同,颇有情趣,我佩服之,遂引用之。

“平度下雪了;雪下得非常讲究,识大体,讲大局,接地气,体现了一下三个特色:

1、识大体:全国都下过了,平度才下。不像有些城市,比首都还先下,那叫不懂规矩;

2 、讲大局:平度的雪,不讲排场,不攀比、不奢靡,适量就好。不但雪势不超过周边地区,雪量也很适中。低调,普通,不眨眼,不出头,真所谓既隆重又节俭,既规范又有序。

3、接地气:这场雪,在空中是雪,落地是雨,充分说明下得接地气,既不是高高在上的漫天飞舞,那有官僚主义,也不是只有雪水不见雪花,不搞形式主义。

平度的雪,高端上档次,低调有内涵!既净化了空气,促进了农业生产,又没有大雪封路,也没有影响民生,符合平度和谐社会的定位要求。

全市人民一致认为,这是一场好雪!团结的雪!奋进的雪!继往开来的雪!”

飞雪,变着方向下,下得有趣;朋友变着花样写,写得有趣,顿觉这场雪趣味盎然,撩拨着我浮想联翩……

乔显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plbkqf.html

有趣的雪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