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牛角刮痧板

2020-04-18 21:44 作者:老彭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鼠始冠毒肆虐,蜗居在家,闲得无聊,夫人突发奇想的问我:家里的牛角在吗?能否做个刮痧板?没事理疗理疗。我应允了下,便去柜下拿出一个鼓鼓的塑料袋,打开二层塑料袋结,一堆牛角展现在眼前,这可是我从阿尔及利亚带回来的啊!

那是2005年年底,我和夫人在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的一个项目工地上稍有空闲,夫人也是突发奇想的说起牛角梳有保健滋养毛发作用,想要我做一把,我就请我们聘用的当地司机去弄一些牛角。

司机叫阿迈德,五十多岁,长着一张标准的阿拉伯脸型,长长的脸,下巴微微上翘,挺直的鼻梁边一双大大的眼睛透着诚实、憨厚,上唇与鼻尖下夹着一排浓密的胡须,走起路来背有些微驼,两只手总喜欢握着。

听说他原来做过阿訇,宰过牛羊。他可是有二个老婆的人啊!

那年的宰羊节,他还请我们去他家吃了羊肉抓饭,见到了他的小老婆。她四十多岁,个子同他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体态有些发福,白净的脸上展现出热情、好客的笑容。她是阿尔及尔某医院的护士,为阿迈德生了三女一男,最大的女儿十五岁、最小的儿子仅六岁。

阿迈德的家里没有什么家具,一张旧竹床上几乎堆满了被子等,地上放着几张用木板钉成的凳子和二只塑料方凳,竹床对面的墙边依着一只塑料架子,上面乱七八糟地摆放着一些零碎东西,我们就坐在小凳上围着一只大点的小木凳吃起了羊肉抓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隔天,阿迈德拿来些带着头盖骨和着血肉的牛角,我和夫人一起对这些牛角烫、洗、刮、剔、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干净,再拿到太阳下晒干,而后就是我的事了。

做好一把牛角梳子后(这把梳子,我夫人回国后给了她妈妈),项目上任务忙了起来,那些牛角也就丢在一边,直到我回国时丢在箱子里带了回来。算算至今已近十五个年头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

我突然从感叹中醒悟过来,得赶快完成任务了。

我熟练的从工具箱里拿出工具干了起来,锯、铲、刮、锉、开齿、打磨、上油、精磨,花了几天的时间,终于完成了几件大小不一的牛角刮痧板、梳板、茶叶勺。当我把这些牛角制件送到夫人手里,她摸着光滑精致的牛角刮痧板高兴地笑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oybkqf.html

牛角刮痧板的评论 (共 4 条)

  • 倪(蔡美军)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